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被“調包”的兒子

  一、淚灑他鄉
  
  蔡淑君和同村的寇文虎相戀,可她父母嫌寇傢窮,不肯答應女兒嫁給文虎,文虎提議兩人私奔,出去打工掙錢,到時候生米做成熟飯,傢裡人不同意也晚瞭。淑君思慮再三也隻好點頭同意瞭。
  
  淑君和文虎來到距傢一千多裡外的益州市,兩人租瞭一間小房子住,各找瞭一份活幹。沒多久,淑君懷孕瞭,她本想去醫院做流產,可文虎不同意,他說自己能養活淑君和孩子。隨著身體越來越不方便,淑君隻好辭瞭活,一心等著孩子降生。
  
  很快幾個月過去瞭,眼看再有不到一個月就要臨產瞭,卻發生瞭讓淑君意想不到的事情。
  
  這天中午,淑君正在午睡,突然被吵鬧聲驚醒瞭。門“砰”地被踢開,一群人氣勢洶洶地沖進來。為首的一個五十多歲的胖女人,橫眉豎目沖淑君吼著,讓她交出“姓寇的混賬”。
  
  淑君奇怪地問出什麼事瞭。
  
  胖女人說文虎打死人瞭,“我要他給我男人償命!”說著沖上來“啪啪”抽瞭淑君幾個耳光,揪住她就要打。旁邊跟隨的趕緊攔住她,指著淑君隆起的肚子讓她別打壞瞭。胖女人大概也怕出事,就一把推開淑君,指揮一起來的那些人把屋裡的東西都砸瞭,這才餘怒未消地走瞭。
  
  心驚肉跳的淑君望著滿屋狼藉,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擔心文虎出危險。突然間肚子疼得厲害,她隻得強撐著走出去,想到路邊坐公交車去醫院。但肚子越來越疼,她禁不住躺到地上捂著肚子,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引得過路人圍著她議論紛紛。直到過來一位三十多歲的女人,見淑君要臨產,趕緊攔瞭一輛出租車送她去瞭醫院。推進產房不一會兒就傳出瞭新生兒的哭聲。
  
  送淑君來醫院的女人叫舒欣,是一位中學教師。她為淑君交瞭住院費用,還請假在醫院照顧她。舒欣問起淑君的傢人在哪兒時,淑君掉下瞭眼淚,把自己的情況告訴舒欣。舒欣安慰她不要難過,母子平安比什麼都好。
  
  淑君盼望文虎能來,還瞭舒欣交的住院費,接她和兒子出院。但一連幾天也不見文虎來,病房裡生孩子的產婦送走瞭好幾批,隻有她還在這裡住著。如果文虎不出事應該找來瞭,現在看來他一定是出瞭意外,淑君越來越絕望。
  
  這天舒欣又來到醫院,對淑君說出院後實在沒地方去就先去她傢住。淑君說:“大姐,我出院後想回老傢去。你是我的恩人,也是大好人,如果你不嫌棄,這孩子我……我想送給你吧!”
  
  舒欣吃瞭一驚,連連搖頭,安慰淑君不要亂想,她墊付的費用不必放在心上,安心照顧好孩子。
  
  淑君落下瞭眼淚,她說自己和文虎本來就沒有領結婚證,傢裡也不同意他們的事,孩子一出生就是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人;加上文虎又惹瞭事,不知結果會怎樣,如果真的殺瞭人還會被判重刑,她一個人沒辦法撫養孩子。
  
  舒欣說她傢有個六歲的女兒瞭,再要孩子不合法,但可以幫她打聽著把孩子托付給別人。淑君點點頭:“大姐,我相信你,你要幫孩子找個心眼好的人傢呀!”
  
  舒欣很快找到瞭一傢想抱養孩子的,這夫婦倆都是本市的教師,結婚五六年瞭一直沒有生育。舒欣把他們帶到醫院,夫婦倆一見孩子就非常喜歡。
  
  “你放心,小陶和小秦都是教師,孩子跟著他們以後一定會有個好的前途。”舒欣對淑君說。
  
  淑君點點頭,可以看出來他們都是有知識的人,孩子跟瞭他們應該比跟著自己強。但這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就要送給別人,她的心簡直要碎瞭。她抱起孩子,撩起衣襟把乳頭塞到孩子口中,孩子貪婪地吸吮起來。看著看著,淑君的淚水禁不住順著臉頰直淌下來。
  
  孩子吃飽瞭,在淑君懷中睡著瞭,她望著孩子的小臉真想大聲說:“不,我不把孩子送人!”可她知道如今自己走投無路,沒有其他辦法,她一個人是很難帶著孩子生活下去的,而且她還是一個沒結婚的姑娘,帶著孩子回傢,以後一傢人的名聲都會毀在她手裡。
  
  淑君把熟睡的孩子遞到舒欣手中。“快抱走吧!”她說瞭一句就用被子蒙住頭,歪倒在床上失聲痛哭起來。舒欣把孩子遞給小秦時,淑君突然叫瞭一聲:“不……”跳下床又把孩子搶到瞭自己懷中……
  
  二、意外得子
  
  淑君抱著孩子又哭瞭一場,最後還是難舍難分地把孩子交給瞭那對夫婦。舒欣安排他們把孩子抱走瞭,將一疊錢遞給淑君:“這是小陶、小秦兩口子讓我給你的5000元錢,你收下吧。”
  
  淑君滿臉是淚,搖搖頭:“大姐,你留夠為我花的住院費,剩下的還給他們吧,我一分錢也不要,我不想讓孩子長大後以為是他的親媽為瞭錢把他賣給別人瞭。”
  
  舒欣隻好把錢收起來,讓淑君到她傢住幾天養好身體再回傢。淑君不想去,她想盡快離開這個令她傷心的地方。舒欣去辦好出院手續回來後拿來一張紙,說是貼在外面“公告欄”上的啟事。淑君一看,見上面寫著:“高薪聘奶媽一名,照顧孩子並為其哺乳,月薪3000元。”後面寫瞭聯系電話。
  
  舒欣問淑君想不想去試試。淑君想,現在自己走投無路,隻有回傢,可回去怎麼對父母交待她也發愁。這樣的事正適合她做,為什麼不去試試呢?淑君點瞭點頭。舒欣按“啟事”上寫的電話號碼,聯系到瞭雇主,帶淑君過去看看。
  
  這是一幢獨立的小樓,住著一個叫寧玉晶的二十多歲女人,長得很漂亮。她的兒子出生還不到一個月,她為瞭保持身材不給孩子喂奶,又擔心隻吃奶粉對孩子健康不利,這才想找個人給孩子哺乳的。淑君到寧玉晶指定的醫院做瞭多項身體檢查,檢查結果都正常,加上舒欣出面為淑君擔保,又押下瞭淑君的身份證,寧玉晶這才答應讓她留下來試用一段時間。
  
  淑君的奶水很好,每次都能把孩子喂得飽飽的。但每當喂這個叫天天的孩子時,她就想起自己的孩子,不知不覺眼淚就流瞭下來。寧玉晶已經從舒欣那裡知道瞭淑君的事,所以每當見到淑君流淚也不問為什麼。淑君人實在,做事很麻利,寧玉晶比較滿意。
  
  淑君見寧玉晶一個人帶孩子住在這麼大的房子裡,從沒見她的丈夫回來過,感到很奇怪,但也不好問寧玉晶。寧玉晶出手很闊綽,常叫飯店送菜過來,平日裡不是去做美容就是上街買衣服。
  
  這天,寧玉晶又出去瞭,淑君一個人在傢照顧孩子。突然門鈴響瞭,淑君從監視器中看到門口停瞭一輛轎車,一位五十多歲的女人正在按門鈴。她說她是寧玉晶的姨媽,專程來看她和孩子的。
  
  淑君剛要去開門,這時電話鈴響瞭,是寧玉晶打來的,她用急促的聲音說:“我就在門口附近,你千萬不要開門,那是我的仇傢找上門來瞭!”
  
  淑君驚得心“怦怦”直跳,任憑門鈴不停地響,她也不去開門。門外的人無奈,隻好離去瞭。直到天黑瞭,寧玉晶又打電話來讓淑君趕緊出去。淑君抱孩子出來,見門外停瞭一輛車,寧玉晶正在車上沖她招手示意。淑君坐上車後,寧玉晶便催促司機加大油門將車開走瞭。
  
  寧玉晶帶淑君住到瞭一傢賓館,她說不能回去住瞭,淑君問她緣由她也不肯說。
  
  在賓館住瞭幾天,淑君發現寧玉晶也不出去瞭,每天隻是不停地打電話,然後就是一根接一根地吸煙。夜裡淑君醒來,見寧玉晶還沒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吸煙,整個人籠罩在煙霧中。淑君覺得她肯定遇到瞭什麼難事,心裡不好受,就起來倒瞭一杯水遞過去。
  
  不料寧玉晶沒接那杯水,卻一把抓住淑君的手,眼中噙著淚水:“我求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什麼事你盡管說,我能幫忙的話一定盡力幫。”淑君不知道發生瞭什麼事,慌忙說。
  
  寧玉晶對淑君講起瞭自己的事。她上大學時傢裡出瞭變故,父親被生意夥伴騙瞭,由小有積蓄的商人變成瞭負債一百多萬的“負商”,需要盡快還債,不然就要被追究刑事責任。
  
  寧玉晶中止學業四處找工作,掙錢幫父親還債。但她一個才二十歲的女孩子要想很快掙到一大筆錢談何容易。萬不得已她到夜總會做瞭“坐臺小姐”,在這裡她結識瞭好多官員和商人。包括本市副市長郭廣斌,這位“花花市長”十分迷戀漂亮的寧玉晶,就買瞭房把她包養瞭做他的“二奶”。五十多歲的郭廣斌隻有一個女兒,他想讓寧玉晶為他生一個兒子。寧玉晶覺得這是個可以“撈一把”的機會,就與郭廣斌約定為他生一個兒子,但郭廣斌要付給她200萬。郭廣斌痛痛快快地答應下來,並付給她一半“訂金”。寧玉晶為父親償還瞭大部分債務,她想為郭廣斌生下兒子後,要挾他和老婆離婚正式娶她。
  
  “現在我為他生瞭兒子,可不知怎麼被他老婆知道瞭,那天找上門的女人就是他老婆!”寧玉晶說。迫不得已之下,她帶上孩子和淑君離開藏嬌的“金屋”住到瞭賓館。可她再和郭廣斌聯系卻一直聯系不上瞭,她到處打聽才知郭廣斌貪污受賄“東窗事發”,已經被“雙規”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