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敲錯門,找對人

  這天上午,新雅廣告公司業務部的楊曼莉剛上班,在外地出差的主管鐘啟泉就打電話安排她與飛天新科技公司企劃部的斐小虹聯系,問清楚前幾天談好的廣告策劃和代理的款子什麼時候打過來。
  
  電話裡,楊曼莉剛委婉地把話說出來,不料對方竟說:“對不起,這件事我不知道。”楊曼莉有些著急地說:“可我們主管鐘先生說,他已經和你們談妥瞭,讓我與您聯系。”斐小虹猶豫一下,又說:“你等一下,我問問主管。”一會兒斐小虹回電話說:“楊小姐,對不起,我們主管說公司沒有委托你們做廣告策劃和代理。”聞聽此語,楊曼莉不由愣瞭。
  
  第二天鐘啟泉一回來,楊曼莉便紅著臉向他匯報催款的事,剛說到一半,就被他不耐煩地打斷瞭:“我已經知道瞭,不曉得你是怎麼和人傢談的,他們主管是我的老同學,昨晚就打電話給我說,你們業務員的素質太差瞭,款子不打瞭。小楊啊,不是我批評你,這麼大一筆到手的業務都被你搞砸瞭,真不知道你還想不想在業務部幹瞭!”
  
  所有業務部的人都用怪異的眼光看著楊曼莉,那意思很明顯:她是個笨蛋,把主管談妥的生意給弄飛瞭,不主動辭職還等什麼?
  
  這天晚上,楊曼莉很晚還沒有入睡。按照慣例,自己就是不辭職,主管也要炒她的魷魚。可她覺得這樣辭職實在窩囊,決定明天先去找斐小虹問問情況,就是走也要把事情弄個明白。
  
  同一時間,飛天新科技公司企劃部的主管歐陽聰,也是很晚還沒有睡意,坐在電腦前翻看著昔日與女朋友“天涯”的聊天記錄。
  
  “天涯”是歐陽聰在網上認識的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孩,他第一次見到她的相片時,就暗中喜歡上瞭這個女孩。
  
  歐陽聰大學畢業後,一直在港資企業飛天新科技公司工作,隨著職位的升遷,他的擔子越來越重,私人生活變得越來越單調、枯燥。自從在網上認識“天涯”以來,她每天不是發來自拍的DV風光片,就是為其講述旅途中的浪漫奇遇。“天涯”的出現,為歐陽聰的生活打開瞭一扇亮窗,為他帶來瞭清新的空氣和陽光,他在還不知其真實姓名的情況下,就迫不及待地向她表達瞭愛慕之情,而“天涯”也向他表示瞭愛意,就這樣兩人在網上談起瞭戀愛,並互留瞭手機號碼。他們商定,為保持相愛的特有氣氛,沒有特殊情況不用電話聯系。再後來,歐陽聰實在想聽聽“天涯”的聲音,就撥通瞭她的手機。當電話裡傳來音質清脆甜美、妙如天仙的聲音時,歐陽聰險些失控瞭。“天涯”告訴歐陽聰,她的名字叫房芳,供職於一傢公司的業務部。兩人約好,一個月後見面。
  
  可幾天後,“天涯”與歐陽聰的電腦聯絡突然中斷,歐陽聰打她的手機,手機關機,正著急時,突然接到“天涯”的電話,她哭著說,她被人綁架瞭,歹徒讓她拿8萬元贖身,而她的父母都是一般工人,父親身體又有病,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錢……
  
  不等“天涯”再說下去,歐陽聰就著急地說:“不要再說瞭,贖金我來出,趕快讓他們告訴我聯系方式。”
  
  歐陽聰記下對方的賬號,快速到銀行把錢匯給瞭歹徒。可讓他傷腦筋的是,錢匯出之後,“天涯”一連幾天消息全無,歐陽聰的心一下子懸到瞭半空。他想報警,可又怕出意外,徹夜難眠之際,隻能一遍遍地翻看昔日與“天涯”的聊天記錄,盼望她能順利脫險……
  
  話說楊曼莉不甘心這樣被炒魷魚,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就直奔飛天新科技公司找斐小虹。斐小虹在17樓6號房間辦公。楊曼莉乘電梯一邊上樓,一邊氣呼呼地想著昨天的事,結果竟稀裡糊塗跟著人在16樓出瞭電梯,她徑直找到6號房間,敲起瞭門。
  
  16樓6號房間是公司企劃部主管歐陽聰的辦公室,他正在為“天涯”的安全著急哩,忽聽有人敲門,忙說瞭聲“請進”。隨著話音,楊曼莉推門走瞭進來。歐陽聰一見楊曼莉,禁不住驚喜地叫出聲來:“啊!是你!你怎麼找到這裡的?”不等楊曼莉回話,他又說道:“‘天涯’,綁匪把你放瞭,你咋不說一聲哩?你知道我為你有多擔心……”
  
  楊曼莉被歐陽聰的一番話說愣瞭,一頭霧水:“先生,我是新雅廣告公司的楊曼莉,你是在和我說話嗎?我搞不懂你在說什麼?”
  
  歐陽聰納悶瞭:明明是她,為啥不承認呢?莫非她是受驚嚇失去瞭記憶?如果真是那樣,她不可能找到這裡來的……為搞清真相,歐陽聰決定先穩住這個女子。於是,他向楊曼莉道歉說:“對不起,誤會瞭。請問,您到這兒有啥事?”
  
  楊曼莉瞟瞭一眼神經兮兮的歐陽聰,疑惑地說:“這裡不是企劃部?難道我找錯地方瞭?”歐陽聰說:“這裡是企劃部,請問您找誰?”當歐陽聰得知她是找斐小虹的,便告訴她,這裡是16樓,斐小虹在17樓辦公。楊曼莉這才知道是上錯樓層敲錯門瞭。她正要離去,歐陽聰又喊住她:“別上樓瞭,斐小虹剛才有急事出去瞭。我是公司企劃部的主管歐陽聰,如果是業務方面的事,可以跟我說。”
  
  楊曼莉想不到這位帥氣的小夥子是企劃部的主管,暗忖跟他說更好。於是,就憤憤不平地說出瞭事情的原委,最後又自責道:“都怪我掉以輕心,如果前天我親自來一趟,你們也許不會變卦。”
  
  歐陽聰聞聽這個自稱楊曼莉的女孩是新雅廣告公司業務部的業務員,馬上想起瞭該公司業務部的主管——老同學鐘啟泉。一年前,鐘啟泉涉足不熟悉的期貨生意賠本,欠下不少債。為翻本,他曾向歐陽聰借錢。歐陽聰不但沒借給他,還勸他不要再做投機生意,此後,兩人關系明顯疏遠。特別是這次廣告業務沒讓他做後,他對歐陽聰更有意見。可再有意見也不能騙人傢一個小姑娘啊!於是歐陽聰對楊曼莉說:“你不必為此太內疚,實際上你沒有做錯任何事。”
  
  “噢,你是說這項業務你們原來就沒打算讓我們做,並不是我把事情搞砸的?”楊曼莉驚異地盯著歐陽聰。“對,可以這麼認為。”“那你能不能打電話跟我們主管解釋一下……”
  
  歐陽聰沉思一下,說:“如果這事另有原因,比如說,你們主管是有預謀的,那我打不打電話都是一樣的。你想想,如果真像你說的,他談妥瞭這樣一筆大生意,還用得著你來催款嗎?而且催款時又不告訴你具體做法。”
  
  “對呀,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些呢?”楊曼莉終於想明白瞭,原來主管是在變著法兒整自己。她搞不清鐘啟泉為啥要算計自己?為討清白,楊曼莉請求歐陽聰給在北京出差的大老板打電話,讓他知道事情真相。
  
  歐陽聰笑笑說:“你過於天真瞭,所有老板都不喜歡員工之間勾心鬥角,更不會因為給一個普通員工伸張正義,而傷害一個資深主管。我看還是免瞭吧!”
  
  聽瞭歐陽聰有理有據的分析,楊曼莉不由暗暗佩服他的睿智。下一步該咋辦,難道就這樣吃啞巴虧嗎?不行,這口氣一定要出,再難也要想法討回清白。楊曼莉很快想出一個主意,她求歐陽聰把那項廣告業務交她辦理。歐陽聰說:“就你目前的處境來看,這樣做確實是討回清白、顯示自己才華的最佳辦法,一個業務員能將一樁黃瞭的業務做活,比做成其他業務更有意義。不過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我有件私事想問問你。”
  
  緊接著,歐陽聰問她上不上網,有沒有網名,愛不愛與陌生人聊天?對這莫明其妙的提問,楊曼莉雖是不解,但還是如實相告。她說,她雖然早在大一時就開始上網,可從未起過網名,也從不與陌生人聊天。歐陽聰看她不像是開玩笑,又問:“這麼說,化名‘天涯’在網上和我聊天的不是你?”“當然不是我……”得到肯定的答復後,歐陽聰把楊曼莉領到自己的電腦前,打開聊天記錄讓她看。她一看那些畫面,驚得險些跳起來:“天哪,我的相片,還有去洛陽龍門石窟、白馬寺、宋陵遊玩時拍的DV,怎麼會在你這裡?”
  
  歐陽聰見她真的與“天涯”無關,知道自己是遇到騙子瞭,而那個騙子很可能就是盜取楊曼莉相片和DV的人。為盡快找到騙子,他給楊曼莉講述瞭自己被騙的經過。當他講到自己為照片上和DV中的“天涯”,也就是楊曼莉高雅的氣質和清純脫俗的容貌所傾倒而放松警惕上當受騙時,楊曼莉臉上不由騰起一片紅雲。
  
  楊曼莉生氣地說:“這個騙子太可惡瞭,竟然盜用我的照片行騙,我一定要想法找到她(他)。”說到這裡,她忽然靈機一動,“歐陽主管,咱們做筆交易如何?如果我能幫你找到那個騙子,你把公司的那項業務交給我好嗎?”
  
  歐陽聰想不到楊曼莉會想出這麼個點子,更不相信她能找到那個騙子,便順水推舟地答應瞭,但隨後又後悔起來:他怕她能力不夠,難以承擔那項業務,萬一她真找到那個騙子……於是,他特別強調說:“如果你能做成這件事,我將十分感謝你,但要想拿到定單,還得靠實力,要有一份出色的策劃書,而且時間已經不多瞭。不過,我可以盡力幫你。”言外之意,如果楊曼莉的能力、水平達不到,業務就免談。
  
  楊曼莉不管那些,問他能給多長時間?歐陽聰想瞭想說:“這項業務還有兩傢廣告公司在爭,最多給你一周時間。”說完,他把電腦中有關廣告策劃的資料,連同和“天涯”的聊天記錄,一起拷給瞭楊曼莉。
  
  一周後,楊曼莉不但完成瞭策劃書,而且還用她研究過的黑客知識,找到瞭那個騙子的蹤跡。她找到歐陽聰,先把策劃書光盤交給瞭他。
  
  歐陽聰打開光盤,邊看邊不住地點頭稱贊。因為這個策劃搞得太精彩瞭,遠遠超過瞭另外兩傢公司。接著,歐陽聰拿出合同書,遞給楊曼莉簽字。
  
  楊曼莉並不急於簽字,她又取出一個光盤,笑笑說:“歐陽主管,你應該看看我完成瞭另一項任務沒有!”
  
  “啊,你當真找到那個騙子瞭?他是誰?”歐陽聰瞪大眼睛,脫口而出。
  
  “他不是別人,就是你的老同學、我們新雅廣告公司的業務主管鐘啟泉。”
  
  “什麼,是他?不可能,你是不是搞錯瞭?”
  
  楊曼莉見他不相信,便說出瞭調查經過。那天,楊曼莉回去後想起一件事:她剛進公司那陣,鐘啟泉曾追求過她,被她拒絕瞭。公司裡最有條件接觸她的電腦的就是鐘啟泉,他會不會是出於報復,偷偷打開她的電腦,提取瞭相片和DV,冒名“天涯”勾引、詐騙歐陽聰?為尋證據,她利用“特洛伊木馬”黑客軟件,穿透鐘啟泉的電腦“防火墻”,進入其電腦,果然發現瞭自己的相片和DV,同時也找到瞭他和歐陽聰的聊天證據。隻是有一點她想不通,明明一個男子,他和歐陽聰通電話時咋就變成瞭女聲?後來又一想,現在的“視聽”科學這麼發達,下載個麥克風變聲軟件想變啥聲音都成……
  
  聽楊曼莉講完,歐陽聰才確信是報復心極強的鐘啟泉在詐騙自己。
  
  歐陽聰拿著楊曼莉給的光盤找到瞭公安局。公安局拘留瞭鐘啟泉,鐘啟泉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原來,鐘啟泉借錢不成後,對歐陽聰耿耿於懷。一個偶然機會,他偷看楊曼莉的電腦時,發現裡面存瞭她許多相片和自拍的DV。剎那間,一個“一箭雙雕”的報復計劃在他腦中形成。他根據自己掌握的歐陽聰的擇偶標準,認定楊曼莉很符合要求,於是悄悄竊走瞭楊的相片和DV,購買瞭一部專用手機,用網上下載的“麥克風變頻、變聲軟件”,模仿年輕女子的聲調與歐陽聰通話,開始瞭他的詐騙勾當。得逞後,他怕歐陽聰來公司找他時見到楊曼莉而露餡,便以搞砸生意為由逼楊辭職,沒想到楊曼莉敲錯門,找對人,不但討回瞭自己的清白,還查到瞭鐘啟泉的詐騙證據。
  
  還有一點讓鐘啟泉沒想到的是,正是由於他的“牽線”,歐陽聰和楊曼莉幸福地走到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