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井怪

  1。怪事
  
  明末,因邊關重鎮隆城常鬧匪患,朝廷就派瞭文武雙全的劉德正到隆城出任知府。劉德正剛一上任還沒來得及制定剿匪計劃,城中就出瞭怪事。
  
  這天,城中突然謠言四起,說城北的劉傢莊出瞭妖怪。劉傢莊是個不過百戶人傢的小村子,村民們用水隻能到村東頭唯一的一口百年老井裡去取水。當天早上,村民劉壯挑著水桶剛走到距離水井五六丈的地方,突然半空中響起的一聲怪叫把他嚇瞭一大跳。他抬頭一看,一隻孤雁正哀鳴著朝井中落去。
  
  劉壯心生好奇,便扔下水桶緊跑幾步來到井邊,隻見他低頭朝井裡一看,人就晃瞭幾下後,頭朝下栽進瞭井裡。這一幕正好被同去打水的另一村民看到。那村民天性膽小,忙丟下水桶跑回村裡喊來瞭村民們。村民們雖個個救人心切,但未知的恐懼卻讓他們誰也不敢靠近水井。
  
  就在眾人無計可施時,村中靠賣肉為生的鄧屠從城裡回來瞭。鄧屠天生膽大,聽罷眾人的訴說,就挽起袖子打算下井去一看究竟。有人擔心鄧屠再遭不測,就提議去找一根又粗又長的繩子系住吊籃把他送到井下。很快,村民們就在距井口中心約有兩丈遠的兩邊各支起一個木架,又在木架上放上一根長木後才讓鄧屠下井。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拉緊繩子一點點地把吊籃向井下送去。繩子放下去約有三丈,突然吊籃那邊一下子輕瞭許多,幾人一不留神就都摔倒在地。等把繩子拉上來一看,哪還有吊籃的影子?
  
  面對此等怪事,村民們再也不敢輕舉妄動,於是就一起跑到府衙裡來報案。劉德正不敢怠慢,忙吩咐捕頭孫威帶著幾個捕快去辦案。孫威帶人趕到現場,同樣不敢靠近水井,隻好與村民們一起遠遠地圍在水井四周商討對策。
  
  孫威算算井下二人落井時辰不短,斷難生還,便想把井填瞭以免再生意外。但他一人不敢做主,就派瞭一名捕快回到府衙向劉德正請示。
  
  捕快回到府衙,劉德正與本城首富康旺財在閑談。康旺財與劉德正是同鄉,這些年他也沒少受城外蛇腰山上以馬駝子為首的最大匪幫的害。自劉德正到任以來,康旺財就毛遂自薦跑來幫劉德正出瞭不少剿匪的主意。他還十分慷慨地向劉德正承諾,一旦官府出兵剿匪,他就要錢出錢,要糧出糧。
  
  聽瞭捕快的稟報,劉德正思來想去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此事就這樣不瞭瞭之,自己這個父母官在百姓中還有何威信可言?但如果硬著頭皮查下去,連孫威這樣經驗豐富的老捕頭都沒辦法,自己又該派誰去呢?
  
  康旺財似乎看出瞭他的心思:“大人,國運不興,妖魔現世。我看唯有請個道士做法,方能平息此事。”
  
  見劉德正點瞭點頭,康旺財便吩咐管傢康二快去取來千兩紋銀,用做張榜招賢之用。康二苦著個臉,嘆瞭口氣後這才離去。
  
  2。恐慌
  
  第二天一早,康旺財就帶著一鶴發童顏的老道來到井邊。老道拿著個羅盤測瞭半天,這才對眾人說:“井下住著一隻百年蟾蜍,如今它已修煉成精,凡從井口過往生物,都會被它攝入井中吸去元神,助其練成毒魔大法。如不及早封住井口,再用靈符鎮住,一旦蟾蜍精練成大法,必將給全城之人帶來滅頂之災。”
  
  村民們聽罷,忙跪在地上求法師趕快施法。老道指揮村民們用貼瞭靈符的石頭把井填瞭,又在井邊做瞭場法事,這才離去。
  
  一連兩日,劉傢莊倒平安無事,距劉傢莊十餘裡的陳傢溝卻又出事瞭。當天早上,有幾個村民到一口井裡打水,還沒走到井邊,村民們就看見幾十隻老鼠不知從哪兒躥瞭出來,一個個瘋瞭一般跑到井邊就爭先恐後地跳瞭井。聯想到前兩日劉傢莊出的事,村民們扔下水桶就都跑回傢去,扶老攜幼逃出瞭村子。全村人無處可去,一商量大傢就都跑到府衙裡來找劉德正瞭。
  
  劉德正也想不出辦法,隻好派人找來康旺財讓他快去請上次的法師。有瞭法師壯膽,劉德正才在孫威、康旺財的陪同下率領一班衙役與村民們來到陳傢溝。眾人來到井邊,老道背上背的那口桃木劍就突然離奇地自己在劍鞘裡來回出入。老道拔出劍,掐指一算面現驚懼之色:“看來,我低估瞭怪物,它已練成大法,現在我隻有憑死一戰,或許能降伏它。”老道以井為中心畫出一個大圈後,告誡眾人千萬不可進入圈中,就一個人手持桃木劍緩緩地向井口挪去。來到井口,老道就揮舞著劍朝井底砍瞭起來。每次劍落下後,井底就會傳來一聲聲比哭還難聽的怪叫。突然,老道的劍似乎被什麼東西控制住瞭,強拖著他的身體隨劍而動。老道忙用雙手握住劍柄,仍是無法控制住劍,隻聽“啊─”的一聲大叫,老道就被劍拽著跌進瞭井裡。
  
  劉德正也顧不得乘轎子,率眾跑出很遠,才敢停下腳步歇息。康旺財喘著粗氣一屁股坐到地上把管傢叫到身邊:“康二,快回府上去取些銀兩到城中多買些大缸,然後把缸送到邊關守備馬將軍那裡。”
  
  看著康二一臉疑惑的表情,康旺財回過頭來對同樣表情疑惑的劉德正道:“大人,當務之急是確保邊關守軍軍心穩定。”接著他就分析起瞭當下形勢。他認為,井怪雖厲害,但從目前來看,它還不會出井傷人。從井怪能在陳傢溝出現,說明它可在井下移動。城中之人對怪物心生恐懼,必會在怪物未出現在自傢井裡時,多存井水。最後,他還分析城中人早有準備,怪物撈不到好處,說不定就會移到城外,如果井怪移到蛇腰山附近,山上群匪說不定會不攻自破逃下山來。到時,隻要請馬將軍調一部分邊關守軍守住群匪必經之路,就可全殲之。餘下的匪幫勢單力薄,官兵隻要使用各個擊破的辦法,不出幾個月,就能將隆城境內的土匪全部蕩平。
  
  劉德正邊聽邊頻頻點頭。康二卻一臉不滿地沖康旺財嚷嚷道:“老爺,都這時候瞭,你不為自己著想,還管什麼守軍不守軍的?”
  
  康旺財一巴掌打在康二臉上,怒斥道:“大膽奴才休要在此胡言,還不滾回去辦事!”康二捂著被打紅的臉,忙一溜小跑跑遠瞭。
  
  形勢果然如康旺財所料,謠言傳到哪裡,隻要那裡的人還能遠距離打上一桶水,人們就開始拼命搶水,存水。有幾個村子還因搶水發生瞭械鬥。劉德正怕出亂子,忙跑到馬將軍那裡求援。馬將軍也擔心發生內亂,隻好抽調瞭一部分守軍分散到各地維持秩序。白天井邊是最熱鬧的地方,到瞭夜裡,井邊就成瞭最恐怖的角落。
  
  3。高人
  
  人們的擔心並不多餘,接下來的幾天,多口水井都出瞭怪事:有的井無故冒出瞭白煙;有的井打出的水五顏六色。有幾個村子打出的水倒無色無味,村民們飲後卻都得瞭怪病。隆城的郎中們忙壞瞭,但折騰瞭半天,也沒治好一個病人。隨著情況越來越嚴重,許多人都舉傢搬遷逃荒去瞭;那些故土難離的人就都把怨氣撒到瞭劉德正身上,說他是不祥之人。劉德正雖倍感委屈,卻也無可奈何。
  
  這天,突然有一其貌不揚自稱叫方玉頌的中年人,還領著一條相貌極其醜陋的狗跑到府衙裡自稱可醫好怪病。劉德正忙請他出面快去施救。方玉頌卻要求劉德正,先給他與那條狗各打造一副鎧甲,再派出幾名頂尖高手隨行護衛,他才敢出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