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蓉的故事

  阿蓉出生在漳州某村,是一位漂亮的鄉下姑娘。上個世紀80年代末她從鄉下到廈門來打工,認識瞭一位叫春莽的小夥子,兩人相愛並同居,還有瞭一個可愛的孩子。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蓉在城裡工作時間長瞭,思想發生瞭變化。孩子滿周歲後,阿蓉開始羨慕虛榮,覺得做苦力的老公沒什麼出息,要是這樣下去的話,那一輩子可就完瞭。阿蓉就想到要多賺錢。
  
  可是,一個鄉下姑娘,文化程度不高,又沒什麼專長,怎麼賺錢?阿蓉隻能幹些適合自己的工作,當過清潔工、酒店服務員、推銷員,最後做發廊妹,直到在歌舞廳做小姐。
  
  知道阿蓉做小姐後,老公堅決反對,叫她不要做。她卻不聽,繼續我行我素。
  
  春莽是個幹力氣活的人,性格爽直,話語不多,發現阿蓉的職業不正當,勸她又不聽,氣極瞭就出手打她。
  
  阿蓉愛上春莽,是看在春莽為人憨厚的分上,可是現在他卻打她,讓她好傷心。她想,她幹這行不也是為瞭這個傢?而春莽卻不理解她。
  
  春莽是個性格剛烈的人,哪能容得阿蓉這樣,就自己帶著孩子過,再也不讓阿蓉踏入他的傢門。
  
  阿蓉可以離開春莽,但是舍不得孩子,被春莽趕出傢門後,她總是偷偷地來看兒子。有一次她買瞭一袋蘋果去看兒子,孩子正好和小朋友在屋外玩耍,她就上去和孩子說話。春莽從屋裡出來看到瞭,搧瞭她兩耳光。從此她再也沒去看兒子。
  
  1992年,阿蓉聽說交3萬塊錢就可以偷渡到臺灣,心裡就活動開瞭。阿蓉覺得在廈門生活沒什麼意思,自己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特別是春莽連孩子也不讓她看,太讓人傷心瞭,於是她想偷渡到臺灣去,過一種別人不知道的新生活。
  
  阿蓉偷渡成功後,在臺灣改頭換面瞭。阿蓉知道,要想在社會上立足,還是要做個正派人,如果再幹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會讓人瞧不起的。於是阿蓉到一傢茶館去打工。由於阿蓉人長得可愛,嘴巴也甜,得到瞭老板的賞識,時間長瞭,還讓她當上瞭領班。
  
  老板有個瘸腿的兒子看上瞭阿蓉。阿蓉沒有拒絕,他們就結合瞭。婚後,她為老公生瞭兩個可愛的女兒。
  
  有一段時間,阿蓉總是感到自己的身體不舒服,這時她就特別想大陸的親人。由於剛到臺灣時沒有落腳的地方,她就沒和傢人聯系,想安頓下來之後再和傢人聯系。可是和老板的兒子好上後,她又怕丈夫知道她以前的事會嫌棄她,就謊稱自己在大陸沒有親人。這樣一來,她也不好提出回大陸探親,於是想瞭個主意,建議公公到大陸投資。如果他們到大陸投資,她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親人瞭。
  
  阿蓉的公公看到大陸政策穩定,去大陸投資的臺商都賺錢瞭,於是聽取瞭阿蓉的建議,派他們兩口子來到瞭廈門。2004年,阿蓉和老公在廈門開瞭一傢大型茶樓,生意很不錯。
  
  按阿蓉的打算,把生意安排好後,她準備先回一趟老傢,再尋找自己的孩子。正當阿蓉準備實施自己的計劃時,她突然病倒瞭。阿蓉開始以為和以前生病一樣,過幾天就沒事瞭,可是這回病得很重,起都起不來。到醫院去看過醫生,阿蓉的老公才嚇瞭一跳。醫生說阿蓉得瞭腎衰竭癥,需要做腎移植,才能保住生命。
  
  阿蓉的老公叫源洪,為人很好,十分疼愛阿蓉。現在醫生建議盡快給阿蓉換腎,他立刻行動,為阿蓉找腎源。
  
  一開始源洪沒把要換腎的事告訴阿蓉,隻是默默地尋找,他想沒必要讓阿蓉過多擔心。可是,過瞭好些天,源洪還是找不到腎源,看到阿蓉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源洪沒有辦法,隻好把情況如實告訴阿蓉。
  
  知道自己需要換腎,阿蓉差點昏過去。她才四十來歲,要是找不到腎,就這樣死去,她真是不甘心!
  
  要換腎,最好是找自己的親人,否則極難遇到配型合適的腎源。阿蓉這時想盡快回到父母身邊,請求他們來救她。生命攸關,阿蓉此時隻好把自己在漳州鄉下有親人的事實告訴源洪瞭。
  
  源洪很想責怪一頓阿蓉,自己有親人也不回傢看一下。但看到阿蓉病成這樣,加上阿蓉是為瞭和他成親才隱瞞事實的,也就沒再說什麼,把茶樓的事向手下交待瞭一番,就帶著阿蓉回她漳州的鄉下老傢去。
  
  阿蓉的傢人都以為阿蓉死瞭,或者是被人販子拐賣到哪個山溝裡去瞭,十多年來快要把她忘記瞭。這天阿蓉突然出現,讓年老的父母親很是驚訝。
  
  父母親已是六十多歲的人瞭,頭發蒼白,滿臉皺紋,阿蓉看瞭眼睛紅紅的。母親不停地擦著眼睛,父親吸著煙不說話,隻有弟弟心直口快:“姐,你回來幹什麼?這麼多年,連封信也沒有,你還有臉回來?”
  
  弟弟成瞭傢,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傢裡安排得不錯。看到姐姐回來,他並沒有高興,看得出他心裡是恨姐姐的。
  
  阿蓉知道自己當初的做法有些過頭瞭,為瞭自己的命運,連自己的親人也不要!難怪傢人對自己是這種態度。
  
  阿蓉在傢裡住瞭幾天,為父母親買瞭不少東西,還給瞭他們一些錢,但他們還是高興不起來。所以,她要換腎的事也沒敢提瞭。阿蓉再也沒有臉面向親人們提換腎的事瞭。
  
  幾天後,阿蓉和源洪回到廈門。正在四處尋找腎源時,給阿蓉看病的醫生打電話來,說他在網上看到一則新聞,有一位願意捐腎的小夥子,血型和阿蓉一樣,是不是檢查一下看是否相符?
  
  源洪當然願意。小夥子是個搶劫殺人犯,他知道自己要償命的,就想到為社會做點什麼,以求贖罪,自願把自己的器官捐獻出來。
  
  源洪心想,要是他能為阿蓉移植腎臟,一定要多給他一些錢,好讓受害者傢屬也能得到更多的補償。
  
  源洪立即趕到看守所,取得看守所方面的支持。經過批準,由醫生對小夥子進行瞭身體檢查。檢查後發現小夥子的腎可以移植給阿蓉,這讓源洪高興不已。
  
  可是,要讓一個帶著案子的人出來為一個病人做腎移植,是不太可能的,除非得到特許。
  
  時間這麼緊迫,源洪隻有走“上層路線”,請臺商協會的高層人物出面,請求公安部門允許小夥子為阿蓉做腎移植手術。
  
  考慮到是治病救人,上級領導十分重視,破例同意瞭。
  
  手術很成功。源洪在萬分感謝的同時,開瞭一張50萬元人民幣的支票給小夥子。
  
  這位小夥子叫聰穎,他拿到這張50萬元的支票後,立即給受害者傢屬匯去瞭30萬,餘下的20萬,說是留給母親的。
  
  源洪不解:小夥子不是說自己是孤兒嗎?怎麼又要留20萬給母親?這時小夥子又通過朋友在網上發瞭一則啟事,內容是尋找自己失散13年的母親。
  
  這則尋母啟事,即沒有母親的姓名,也沒有照片。父親5年前離開人世時,也沒提到過母親的情況,聰穎隻記得和母親最後一次見面時,他才5歲,母親拿著一袋蘋果來看他,他父親把母親趕走瞭,從此他再也沒見過母親。
  
  網絡上這則啟事一登出,一時點擊率極高,百姓紛紛議論此事,成瞭茶前飯後的熱門話題。病愈出院的阿蓉自然也聽到瞭這則新聞。
  
  阿蓉聽後臉色突變,心想,他不會是自己的兒子吧?
  
  按阿蓉的想法,把茶館生意安排好後,她就一心一意找自己的父母親,找自己的兒子。兒子不會就這樣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吧?
  
  為瞭搞清事實真相,阿蓉對源洪說:“那位捐腎的小夥子,在手術的時候我沒見過他,他為我捐瞭腎,我想看看他。”
  
  源洪理解阿蓉的這種心情,就給看守所的領導打電話,希望能和聰穎見個面。得到看守所的領導批準後,源洪帶著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的阿蓉去瞭。此時的阿蓉,腦子裡全是兒子小時候的樣子。
  
  見到聰穎,看到他下巴上的那顆小痣時,阿蓉暈瞭過去……
  
  好一會,阿蓉才清醒過來,對著他大哭起來:“兒子,我是媽媽呀!”
  
  聰穎一時愣住瞭。阿蓉拿出他小時候和自己合影的照片,他看到照片上那個小孩下巴上也有顆痣,又回想起小時候對母親的印象,越看越覺得眼前這位阿姨好面熟。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使聰穎一下子撲到阿蓉的懷裡。
  
  陪同阿蓉的公安人員看到阿蓉悲痛欲絕的樣子,到瞭看望結束的時間也不忍心把他們分開。
  
  阿蓉為兒子找瞭最好的律師。律師瞭解瞭情況後說,作案的有兩人,聰穎是從犯,主犯在逃,而且,當時兩人隻是想不讓受害者叫喊,並沒有想殺她,屬失手致人死亡。如果說服死者傢屬,讓他們不起訴,隻由公訴機關起訴,就可以爭取不判死刑。
  
  聽律師這樣一說,阿蓉不顧自己虛弱的身體,親自登門拜見死者傢屬,向他們苦苦哀求,留她兒子一條命。
  
  “你那麼疼愛你的孩子,不想讓他死,我們的孩子我們就不疼愛瞭,連殺她的人都可以放過?”死者傢屬一口拒絕,堅決不同意撤回訴狀。
  
  阿蓉沒有別的辦法,隻有說服他們才能救聰穎。她一定要把兒子從死亡線上救出來,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兒子死去。她嘗過沒有兒子的滋味,十多年來,她時時刻刻都想念著聰穎。
  
  死者的父母不同意,阿蓉也理解,但她仍不放棄。阿蓉再找他們時,他們不願意見她,緊閉大門。阿蓉也不管他們怎麼對待她,跪在他們傢門口不起來。
  
  阿蓉跪在死者傢門口時,好心的源洪也在門口陪著她。阿蓉暈倒瞭,源洪就倒點開水給她喝,困瞭就把她扶到走廊的墻腳靠一下。阿蓉在死者傢門口整整跪瞭三天三夜,把死者的父母感動瞭。看在她兒子是失手造成自己女兒意外死亡的分上,他們決定不起訴聰穎瞭。
  
  得到死者傢屬的寬容,阿蓉淚流滿面,把頭都磕破瞭。
  
  這時,主犯也落網瞭。法院很快審理瞭此案,最後判處主犯死緩,聰穎無期徒刑。
  
  兒子不會被槍斃瞭,阿蓉理應高興。可她哪裡高興得起來?判決結果意味著兒子要在牢房裡度過他的一生。阿蓉後悔莫及,悔恨自己不該愛慕虛榮,不該偷渡到臺灣。要是有母親在身邊,聰穎也不會做偷雞摸狗的事,也不會失手殺死一個無辜的女孩,最終落得如此的下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