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找回初戀

  丁克接到老同學黃發的電話,說是周末幾個近十年不見的老同學聚一聚,地點定在他開的飯店“同來館”。丁克本不想參加,聽說雷平從外地回來瞭,特別是聽說艾娜從省城來本市出差,也會來參加,丁克便爽快地答應瞭。
  
  丁克不想參加同學聚會,是因為同學們都不同程度地發瞭,而他卻還是一個窮教員,去瞭不是找寒磣嗎?後來又答應參加,是因為艾娜是他初戀的心上人,近十年不見瞭,不知她是否還有昔日照人的光彩?他欲一睹為快。十年光陰,彈指一揮間,當年大學生活還歷歷在目。丁克、雷平、艾娜和黃發既是同班同學,又是老鄉,關系很是不錯。當時丁克是文體委員,雷平是學習委員,艾娜是學校公認的校花。艾娜在丁克和雷平之間穿梭,保持著同學加朋友的情誼。丁克暗戀著艾娜,沒勇氣捅破那層薄薄的“紙”,不知艾娜是無意還是裝傻,直至畢業也沒流露出什麼。她不想回傢鄉,很快嫁給一個剛死瞭妻子的處長。丁克、雷平聽說後,都痛哭瞭一場。至此,丁克才清楚雷平也暗戀著艾娜,他倆同病相憐,一起暢飲解愁,醉得天昏地暗,吐得一塌糊塗。後來,丁克做瞭教師,雷平到外地做生意,他們幾個人便失去瞭聯系。此番相聚,不知又是何種情形?
  
  次日晚,丁克如期來到同來館,進瞭一間大包間。雷平、艾娜及其他幾個老同學已先到,黃發正忙著招呼他們。丁克跟他們打過照面便選瞭一個角落坐下。雷平的確是發瞭,頭發油光水滑,西裝革履,一副大老板模樣。艾娜卻沒什麼變化,還是那般亭亭玉立,豐姿綽約,隻是少瞭些許少女的純真,多瞭一份少婦的性感。柔和的燈光下,雷平和艾娜眉飛色舞地聊得正歡,不時發出一陣開心的笑聲。丁克心裡像打翻瞭五味瓶,他想,今晚該發生點什麼瞭。
  
  艾娜在本子上記下瞭雷平的電話號碼,又來到丁克面前。丁克問她過得怎樣?她輕描淡寫地說,一般般。她問他可好?他有苦難言地說,湊合吧。他聽出瞭她話裡的不如意,也聽出瞭自己話裡的不自信。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如同兩堆篝火,又點燃瞭他初戀時的欲望。遺憾的是,艾娜沒讓篝火繼續燃燒,她同他隨便聊瞭幾句,記下他的電話號碼,又轉向瞭其他老同學。這天晚上,丁克唱瞭一首《難忘的初戀》,艾娜唱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雷平卻唱瞭《讓愛隨風飄去》。隨後,艾娜平分秋色地邀每個人跳瞭一曲舞,做得十分得體。散場時,丁克想送艾娜回賓館,還沒出口,雷平已說用他的別克車送她,但她沒同意,自己打車走瞭。
  
  丁克回到傢,妻子文曉正在看電視,隻瞅瞭他一眼又轉向瞭電視。丁克對她的冷淡已經習以為常。當年,他是看她長得像艾娜才娶瞭她,結果兩人性情不合,沒有共同語言,常為小事爭吵,隨後便是冷戰。這樁婚姻讓他深深後悔,但又無可奈何。丁克上床躺下後,滿腦子都是艾娜,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瞭。突然被推醒,矇矓中聽到老婆狠狠地說:“看看這肉麻的短信!”接著把他的手機扔瞭過來,轉身走瞭出去。丁克拿起手機一看,隻見彩屏上顯示出:見到你,回想過去是幸福,暢想未來是希望。千裡迢迢,路漫漫,能否與君攜手前往?!一看號碼就知道是艾娜發的短信,丁克驚喜萬分,睡意全無。她向他主動出擊瞭!他原以為今晚在艾娜和雷平之間會發生點什麼,沒想到會在自己和艾娜之間發生點什麼。他心裡樂開瞭花,嘴上卻大聲說:“誰他媽的無聊,盡發這種垃圾信息?!”接著他躲在被子裡給艾娜回瞭短信:想著你心動,見著你激動,但千動萬動不如行動!我相信有情人終成眷屬!
  
  此後的日子,丁克和艾娜你來我往,短信頻頻,情話綿綿。兩人非常默契,隻用短信聯絡,這樣更為隱蔽,也更有滋味。丁克把發短信當成瞭每日生活的寄托,樂此不疲。他倆的關系進展很快,沒多久便到瞭瓜熟蒂落的程度。突然,他接連好幾天沒有收到艾娜的短信,坐立不安,神不守舍。他不知出瞭什麼事,試著打艾娜的手機,回答是用戶已關機。他想是不是短信被老處長發現瞭,她受到瞭嚴懲或管制?他真想前往省城探個虛實。好在幾天後艾娜又發來瞭短信,解釋說她手機壞瞭剛修好。他懸著的心才算落到瞭實處。
  
  隻有標簽的婚姻已沒有任何意義,何況丁克有瞭艾娜作後盾,底氣更足。不久,他向文曉正式提出離婚,文曉也不多說什麼,兩人在離婚協議上簽瞭字。辦好手續,丁克便急著發短信給艾娜報喜,艾娜的回復是一連串的“我愛你!”最後,她告訴他,老處長住院瞭,看來所剩時日不多。等她繼承瞭遺產,就馬上同他結婚。丁克看瞭心花怒放。
  
  相思的滋味讓丁克倍受煎熬,他給艾娜發短信,想盡快見到她。艾娜卻回復說,她正在醫院陪著老處長,有諸多不便;她安慰他再忍耐一下,他們很快就會見面。丁克隻好長籲短嘆。
  
  又過瞭些日子,丁克實在忍不住,又給艾娜發短信,以急切的口吻要求見面,並說哪怕見一分鐘也好!艾娜隻好同意瞭,與他約定瞭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丁克打點行裝,匆匆趕到省城,找到紅玫瑰咖啡屋,還沒進屋,他就透過玻璃窗看見瞭艾娜,她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丁克心裡像揣瞭隻小兔,嘭嘭地亂跳。他進瞭門正想與艾娜打招呼,艾娜卻不勝驚訝地望著他:“你怎麼來瞭?!”那樣子不亞於發現瞭外星人。丁克聽她這麼問更是吃驚:“我們不是約定在這裡見面嗎?!”艾娜愣怔片刻,捂著臉沖出瞭大門。等丁克追出去,艾娜已坐上出租車走瞭。丁克被眼前的變故搞得暈頭轉向,半天沒回過神來。突然,他的手機響瞭一下,是艾娜發來的一條短信:對不起!我把你和雷平的電話號碼弄錯瞭!
  
  丁克一看,臉都氣歪瞭。都怪自己不自量力,白日做夢,真是報應啊!他有氣無力地沿著江邊走去,雙眼失神,腦袋一片空白。突然,他停住腳步,呆呆地註視著前方:兩個熟悉的身影正手挽手地朝路旁的別克車走去,那不是文曉和雷平嗎?!他躲到樹後正想瞅個究竟,別克車已載著他倆絕塵而去。他倆怎麼會攪在一起?丁克急忙給信息靈通的黃發打電話,黃發果然知道這事。
  
  原來,離婚後,文曉很鬱悶,睡眠不好,白天走路都有點恍惚。一天她橫穿馬路,被開車趕時間的雷平撞瞭個正著。雷平立即送她上醫院,好在傷勢不重。雷平一個勁地向她賠禮道歉,而她卻說是自己的錯,不怪雷平。雷平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善良、寬容的女子,頓生好感。結果文曉住院幾天,雷平便陪瞭幾天。他們話語投機,互訴衷腸,文曉傾訴瞭婚姻的不幸,雷平則透露瞭婚姻的難言之隱:一個隻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在他生意處於低谷時棄他而去。好在他生性剛強,重整旗鼓,東山再起。不幸的婚姻經歷,像一條紐帶把他倆連在瞭一起。昨天他們一起去瞭省城談生意,聽說回來後就要辦理結婚登記……
  
  聽到這裡,丁克腦袋“嗡”的一響,眼前一黑,癱軟在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