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巡撫夜渡拒禮金

  清代的葉存仁,先後在浙江、河南等地做官,比較清正廉潔、律己律人。因為政績卓著,他被升任巡撫,是當時的封疆大吏。
  
  葉存仁雇好船隻準備赴任,昔日的同僚們卻湊在一起商量起來。有同僚就說,葉大人在任期間,對我們十分關心和照顧,如今調走瞭,我們怎麼也得表示表示呀。
  
  同僚們來到江邊給葉大人送行,可臨開船時,船傢卻說船壞瞭需要修補。於是,葉存仁就和同僚們坐下來一邊敘舊一邊等待。直到天完全黑下來,船隻才修好,葉存仁向同僚們告辭,登船離去。
  
  船開得不快,慢悠悠地行駛著。夜色中,岸邊有一艘大船快速追上來。葉存仁覺得奇怪,細看船上,竟是跟隨自己多年的師爺。
  
  師爺拱著手誠懇地說:“葉大人待我們恩重如山,實在無以為報,這是我們的一點心意,請葉大人無論如何也要收下呀。”葉存仁借著月光看到大船上載著幾隻沉重的大箱子,心裡馬上就明白瞭。
  
  他馬上阻止大船靠近,嚴肅地對師爺說:“你們的心意我領瞭,但是禮物堅決不收。你跟隨我多年,怎會不知我的秉性呢?”
  
  原來,那些同僚認為葉存仁白天不肯收禮,一定是怕別人看到會有麻煩,便商量好晚上送。於是買通船傢,推遲船行時間,然後趁著夜色,再用大船裝滿禮物趕過來。
  
  葉存仁讓手下拿來筆墨紙硯,就著月光寫下一首詩交給師爺:“你們的心意我領瞭,我的心意就在詩裡面。”
  
  師爺隻好乘船帶著禮物返回。同僚們展讀那首詩:“月白風清夜半時,扁舟相送故遲遲。感君情重還君贈,不畏人知畏己知。”
  
  詩的最後一句很明白,不是害怕別人知道,而是害怕自己知道。因為那是明知故犯,所以自知更可怕。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