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以牙還牙

  牛二和妻子新婚後不久,便暴露出一個壞毛病,那就是酒醉後愛打妻子,時常因醉酒打得妻子呼爹叫媽,直喊救命。說實話,牛二這小子鬼心眼多,他之所以這樣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通過“醉酒”打老婆,來一個一箭雙雕:第一,發泄一下對妻子的種種不滿;第二嘛,就是樹立自己在傢“說一不二”的老大地位。
  
  就說今天中午吧,妻子與對門的鄰居閑聊,做飯稍遲瞭些,牛二當時說瞭妻子幾句,可誰知妻子和牛二頂起瞭嘴。這還瞭得!牛二憋瞭一肚子氣,尋思半晌決定找個借口教訓教訓她。正巧一鐵哥們從外地出差剛回來,晚上喊牛二去喝酒,好機會,牛二屁顛屁顛地趕瞭去。等牛二喝得暈頭轉向回到傢時,一進門他就給妻子來瞭兩巴掌,打得妻子差點跌倒在地,理由是妻子開門動作太慢,自己已經喊瞭老半天瞭。妻子在哭泣中要跑回娘傢,見目的已達到,牛二趕緊裝起瞭孬種,忙給妻子賠不是:“真對不起你,親愛的,都是喝酒給鬧的,以後我盡量少喝些。其實我也不想喝酒,但抽煙喝酒是男人的天性,怎麼也禁不瞭。”妻子見牛二承認瞭錯誤,也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瞭牛二。
  
  由於喝瞭酒,當天晚上牛二睡得很死。正睡著,忽然他感覺臉部疼痛難忍,並聽見有人在叫喊。牛二一骨碌坐瞭起來,急忙拉亮瞭床頭燈,隻見妻子披頭散發,手裡拿著一根細竹竿正不停地朝牛二身上打,邊打邊指著牛二尖叫:“鬼!鬼!”此時,牛二一摸臉,腫得厲害,原來是妻子在打自己。
  
  牛二一下子火瞭:“你不睡覺,鬼呀鬼什麼的!”妻子朝他傻笑瞭一下,掉轉頭就往外走,邊走嘴裡邊嘟囔著:“鬼!鬼!”
  
  此時的牛二一看妻子晃晃悠悠,覺得有點不對頭,於是急忙跳下床,抱住妻子:“你是不是被鬼撞上瞭?”牛二聽說過鬼纏身的事,邊問他邊搖晃著妻子。經過半個多小時的折騰,妻子終於“醒”瞭過來,聽瞭牛二的敘述後,她摸著牛二那受傷的臉,不好意思地說:“真對不起,親愛的,都是夢遊給鬧的。我有間歇夢遊癥,一見別人酒醉就發作。其實我也不想夢遊,但夢遊癥是一些人的天性,就說我吧,怎麼治也治不好。”
  
  妻子的這番話讓牛二半信半疑。她有夢遊癥?以前好像沒有聽說啊!但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反正從這天以後,牛二再也不敢酒後撒野瞭,他害怕妻子的“夢遊癥”又要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