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仙人石”迷霧

  一、石頭說話
  
  不知沉默瞭多少年代的紫雲嶺,前些日子陡然間聲名鵲起。每天上嶺朝拜的善男信女絡繹不絕,香客中以四面八方的鄉裡人居多,但也不乏遠道慕名而來的城裡人。他們中有白發蒼蒼的年長者,也有青春煥發的姑娘、小夥子,一個個神情肅穆,心態虔誠。
  
  紫雲嶺一夜之間變成瞭一座朝聖山,究其緣故,不僅僅是因為嶺上新建瞭一座“普渡寺”,更主要的是嶺上有塊會說話的“仙人石”,成瞭菩薩顯靈的吉兆。這塊“仙人石”約丈餘高,數尺寬,狀似鯉魚。經歷瞭千百年的風吹雨打,光滑如鏡。這塊巨石就矗立在新建的“普渡寺”的下方,成瞭香客們上山參拜的神聖之物。
  
  那麼,究竟是誰先聽到這石頭說話呢?不是別人,乃是這“普渡寺”的住持從善。
  
  這從善年逾不惑,生得豹頭環眼,腰圓膀粗,額頭上有塊醒目的疤痕。據他自稱原是跑江湖的,去年春上偶然從此間路過,在這幽靜的山嶺上突然聽到這塊巨石發出數聲念佛之聲:“南無阿彌陀佛!”他震驚之餘猛地醒悟:莫不是有仙人來點化我、普渡我?終於大徹大悟,毅然決定脫俗出傢。於是他傾其平生積蓄,在“仙人石”後面建起瞭這座“普渡寺”,並請來衡山某寺的住持,為自己削發摩頂,披上袈裟,並賜法號從善,成瞭寺內的住持。接著又有幾位小青年慕名前來投奔,皆削發做瞭和尚。於是,晨鐘暮鼓開始終日響徹在山間。
  
  如果“仙人石”開口說話僅僅是從善住持一個人所聽到,並不足以令人信服,紫雲嶺也不會招來這麼多的香客,關鍵的是還有不少善男信女確實親耳聽到過。於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故而慕名上山朝拜者接踵而至,日益增多。
  
  不過,“仙人石”不會輕易開口,隻有選擇在風和日麗的晴天,在正午的陽光照射下才會偶然出現這一“奇跡”。有的虔誠香客在“普渡寺”內等瞭一兩個月等不到“仙人石”開口說話,隻好悻悻下山。盡管如此,還是有那麼多善男信女成群結隊地前來朝拜,癡情地守候著石頭說話。
  
  二、吉兇應驗
  
  這天大清早,“仙人石”前又聚集瞭不少善男信女,一個個肅容滿面地坐在地上,雙手合掌默默祈禱,懇請仙人開口,以祈福納祥。
  
  豈料,這種莊嚴肅穆的氣氛突然被一個中年漢子所打破。隻見他橫眉怒目沖入人群,揪起一位席地而坐的女香客,惡聲惡氣地怒吼著:“菊花,你這死婆娘成天在這裡求神拜佛,連傢都不顧,還不快給我滾回傢去!”
  
  菊花反抗道:“你這死山豹,趕快閉瞭這張臭嘴,莫要褻瀆瞭神靈,我是在替你祈求菩薩保佑的!”
  
  中年漢子仰頭哈哈大笑:“行時人不用菩薩保,菩薩不保背時人。老子成天開車跑運輸,車輪不轉財不來。天天求神拜佛,天上難道會有餡餅掉下來?!”
  
  菊花急得大罵起來:“背時鬼!你還不趕快跪下向菩薩謝罪!”
  
  “謝罪?”中年漢子又是一陣狂笑,口出狂言:“老子倒想在這裡撒泡尿,看看這菩薩到底能把我怎麼樣?”
  
  “罪過!罪過!”中年漢子這般撒野口出狂言,自然激怒瞭眾香客,無不怒目而視,紛紛譴責他會遭到上蒼報應。
  
  中年漢子卻將自己的胸口拍得咚咚響,理直氣壯喉嚨粗:“報應?我才不怕報應哩!要是真有菩薩能分清人間善惡好歹,這世界上還要警察、法院幹什麼?”
  
  眾香客讓中年漢子這番話頂撞得瞠目結舌,面面相覷。就在這時,“普渡寺”住持從善從大殿裡疾步奔出,橫眉怒目地叱道:“何方狂徒,竟敢在我佛門聖地褻瀆神靈!罪過,罪過!”又雙手合掌,連念數聲:“南無阿彌陀佛!”
  
  中年漢子笑道:“倘若菩薩真有靈,可在我身上做個試驗!”
  
  從善住持聞言,連聲冷笑:“好小子,你這口氣也太大瞭!佛傢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全報!你小子可要當心瞭!”
  
  中年漢子又是一陣狂笑:“老子平生不做皺眉事,半夜敲門心不驚。縱有妖魔鬼怪,又能奈我何!”
  
  從善住持聞言臉都氣成瞭豬肝色,大吼一聲:“放肆!”隨著這聲吼叫,從大殿內飛快竄出幾個手執棍棒的小和尚,團團將中年漢子圍住。
  
  中年漢子毫無懼色,哈哈大笑:“剛才還自稱佛傢凈土,這會又要大動幹戈,嘿嘿,原形畢露瞭吧!”
  
  從善住持臉上的肌肉可怕地抽搐瞭幾下,隨著又松弛下來,揮揮手示意身邊的小和尚退下,然後踱到菊花身邊,雙手合掌沖著她深深一揖:“女施主,可惜你這片赤誠之心全讓你丈夫給毀瞭。你就隨他歸傢去吧,莫要驚擾瞭我佛傢聖地。善哉,善哉!”
  
  菊花掩面而泣,哭著離去。中年漢子餘怒未消,沖著“仙人石”狠狠地啐瞭一口:“什麼鳥石頭!全是裝神弄鬼,總有一天老子用炸藥毀平瞭它!”罵罷揚長而去。
  
  誰也沒想到三天之後,這個搞個體運輸的司機果真出事瞭。他在運貨的途中,下坡時剎車失靈,連人帶車翻下瞭山崖,車毀人亡,妻子菊花哭得死去活來……
  
  不久,又一件事證實瞭“仙人石”的靈驗。
  
  嶺下翠竹村有位秋月大嫂,結婚十年一直不曾生育,兩夫妻為此經常吵架甚至要離婚。前不久她堅持在“仙人石”前燒香祈禱一個月,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不久果然懷孕在身。秋月全傢人喜出望外,樂得合不攏嘴,在“仙人石”前放瞭好幾萬響鞭炮謝神。
  
  這一吉一兇的應驗,進一步提高瞭“仙人石”的知名度,吸引瞭更多的香客,將一張張大鈔虔誠地投進“捐贈箱”內,為重塑菩薩金身表明心跡。
  
  從善住持面對這些慷慨施舍的善男信女,不住地作揖答謝:“南無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三、遠方遊僧
  
  夕陽染紅瞭天邊,又是一個黃昏來臨。“仙人石”前的善男信女們見天色已晚,有的下山去瞭,有的在“普渡寺”內的廂房投宿。
  
  此時有一位年近古稀的遠方遊僧一直佇立在“仙人石”前,雙手合掌,嘴裡念念有詞。因近來慕名前來朝聖的四方僧人不少,所以誰也不曾註意他。這老僧身材高大魁梧,膚呈銅色,身披袈裟,肩掛鬥笠,一綹銀須飄拂胸前,雙目炯炯有神,宛如金剛下凡。
  
  “普渡寺”住持從善似乎早就在註意這老僧的一舉一動。這時他來到老僧面前,雙手合掌,深深一揖:“南無阿彌陀佛,在下‘普渡寺’住持從善,請問長老大號,寶剎何方?”
  
  老僧目光如炬,直射從善,也雙手合掌還瞭一禮:“老衲石靜,自小師從少林,而今浪跡江湖,四海為傢。”
  
  從善微微一顫,心內頓起疑雲:這老和尚怎麼這麼眼熟呢?
  
  隻見石靜長老手捋銀須,哈哈大笑:“住持還記得老衲嗎?20年前恕老衲在你身上留下一個記號!”
  
  從善聞言,頓時就像被對方點瞭穴一般,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石靜長老微笑著打破這窘境:“不過,浪子回頭金不換。佛傢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住持既然已改惡從善,則善莫大焉!”
  
  從善半晌才囁嚅出一聲:“難道,你、你就是20年前的……那個僧人?”
  
  石靜長老義正詞嚴地道:“不錯。老衲有幾句話要奉告於你:既已皈依佛門,就得遵守我佛宗旨,凡事以行善為本,六根清凈,不染凡塵。切忌為貪斂錢財,裝神弄鬼,愚弄黎民。否則一旦事發,萬劫不復,死有餘辜!”
  
  從善聽得心驚膽戰,面如土色。石靜長老卻已轉身緩緩下山去瞭。
  
  望著石靜長老遠去的背影,從善猛然從心底湧起瞭一股殺機。
  
  翌日,石靜長老在嶺下的一傢客店用罷早餐,又啟程上路瞭。走出不遠,隻聽得身後一陣摩托轟鳴,他急忙閃避。誰知這輛摩托偏偏沖著他泰山壓頂般地撞來。當石靜長老意識到危險降臨時已躲避不及,被這瘋狂的摩托車撞到半空,然後重重地摔到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