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陳小雷捉鬼

  陳小雷是青龍鎮中學初中三年級的學生,放暑假後,他就回到瞭鄉下傢裡。
  
  他傢住在森林茂密的黑龍溝,房子很寬,爹在傢裡時開過油坊,用土法榨油。後來鎮上有瞭植物油廠,油坊開不下去瞭,爹和娘就外出打工去瞭,傢裡隻剩下瞭奶奶。陳小雷回傢的時候,正碰上奶奶帶著個黑臉男人往傢裡走,他不認識,就問奶奶那人是誰?奶奶悄悄說,是劉端公,我叫他來捉鬼呢。捉鬼?陳小雷吃瞭一驚,還想再問下去,奶奶瞪瞭他一眼把他推進瞭裡屋,轉身又招呼劉端公去瞭。
  
  奶奶和劉端公嘀咕瞭一陣子,劉端公就到房前屋後轉悠去瞭。陳小雷覺得好奇。就悄悄地跟在後面看。隻見那劉端公轉到屋後,扭頭看看四下無人,就從懷中摸出個塑料瓶,揭開蓋子,把瓶中暗紅色的液體向一個土堆倒去。倒完,就把那瓶子拋到瞭雜草叢中。
  
  那劉端公房前屋後轉悠瞭一陣就回到屋裡,神色異常地對奶奶說:“老太婆呀,我觀你房前屋後陰氣沖天,真有鬼魅作怪!待我作起法來,為你收拾瞭它!”奶奶惶恐地連連點頭,按他吩咐打開四門,擺好香案點燃香燭,放好雄雞血酒,請他作法收鬼。
  
  聽說劉端公要捉鬼,就有些村民跑來看熱鬧。隻見那劉端公打開隨身攜帶的黑木箱子,從中拿出一疊黃紙點燃,又抽出一把桃木短劍,就在堂屋裡跳瞭起來,邊跳邊唱:“天靈靈,地靈靈,原始天尊下凡塵,大吼一聲天地動,助我捉拿雞腳神……”劉端公唱著跳著,跳到側屋窗臺那兒,口中忽然噴出一團火來,那火閃瞭兩下,很快熄滅,化為一股青煙從窗戶上飄瞭出去。劉端公大吼一聲:“妖孽哪裡逃!”手執桃木劍沖出屋來,就向屋後跑去,看熱鬧的鄉親們也跟著他跑。劉端公跑到屋後,運氣提神,猛地舉劍朝那個土堆刺去,卻聽得“咔嚓”一聲響,桃木劍沒刺入土中,卻一下子斷成瞭兩截,驚得劉端公連連後退,目瞪口呆。
  
  陳小雷笑嘻嘻地從人群中走瞭出來:“啊呀呀,劉端公,你這招咋個不靈瞭呢?”
  
  劉端公張口結舌,答不上話來,陳小雷就嬉笑著向鄉親們戳穿瞭他這套把戲。陳小雷說,劉端公剛才把一瓶碘酒倒在瞭土堆裡,他那把木劍又在藥水裡浸泡過,他隻要把木劍朝土裡一戳,那劍上就會“流血”,他就騙人說他殺瞭鬼瞭!其實那是化學作用,老師上化學課時就給我們做過實驗。他這套鬼把戲隻能騙那些迷信的人!剛才我在土堆裡埋瞭塊石頭,所以他這把木劍就戳斷瞭,我用這斷瞭的木劍去戳土,照樣能戳出“血”來。
  
  陳小雷說著,拾起那木劍尖朝土裡戳去,拔出來時木劍上果然流出“血”,村民們嘖嘖稱奇,紛紛用手指抹瞭那“血”細細觀看,又扭過頭來望著劉端公笑,說什麼話的都有。劉端公見自己的把戲露瞭餡,氣急敗壞地溜走瞭。看熱鬧的村民哄笑著,也跟著散去瞭。
  
  奶奶還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見小雷得罪瞭劉端公,就搖頭嘆氣,不停地埋怨孫子。
  
  陳小雷把奶奶扶進屋裡,詳細詢問瞭傢裡鬧鬼的情況。奶奶說,最近一段時間,那鬼天天晚上在閣樓上折騰,時不時還順著樓梯下來,嚇死人瞭……小雷聽罷,覺得這事兒還真蹊蹺,決心弄個水落石出。為給自己壯膽,他還約來瞭堂弟小江。
  
  當天晚上,小雷和小江就在閣樓上睡下瞭。
  
  半夜時分,起風瞭,窗外竹林沙沙響,夜空中傳來瞭貓頭鷹淒厲的叫聲。閣樓上漆黑一團,小雷和小江支棱著耳朵,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不知過瞭多久,就聽得“撲通”一聲響,接著,樓板上就響起瞭“橐橐”的聲音,就像有人穿著高跟鞋在樓板上走路,令人毛骨悚然。小雷用手肘碰碰小江,猛地按亮手電筒,朝那響聲處照去。響聲忽然沒瞭,什麼東西也沒看見。可等他們滅瞭手電筒,樓梯上又響起瞭“橐橐”的聲音。他們急忙跳下床跑到樓梯口,可還是什麼也沒見著。真是邪門瞭,兩人頭上不由得冒出瞭虛汗。
  
  小江顫抖著問:“哥,莫……莫非還真有啥……鬼……鬼怪?”
  
  小雷搖搖頭:“小江,你都讀中學瞭,咋個還信迷信呢?要不這麼著,我去弄把柴刀上來,真要有個啥的,我們也不怕它!”
  
  一番折騰後,雞叫瞭,那聲音再也沒有響起過。
  
  可接下來的幾天夜裡,那響聲又出現瞭,時有時無,就像跟他們捉迷藏似的,他倆還是什麼也沒看見。小江想打退堂鼓瞭,小雷說:“你再陪我兩天,過兩天晚上就有月亮瞭,我們不用手電筒,借著窗戶上漏進來的月光,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在作怪,行不?”小江勉強答應瞭。
  
  這天半夜,兩人趴在床上,看著窗口灑進瞭一縷月光,月光在樓板上緩慢移動。忽然,從屋梁上跳下瞭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在樓板上跑起來,發出瞭“橐橐”的聲音。這回他們看清楚瞭,是一隻碩大的山老鼠,小江忍不住發出瞭一聲驚叫。那山老鼠聽見叫聲,就地一滾,眨眼間就不見瞭蹤影。
  
  弄清瞭鬧鬼的原因,兩人高興極瞭,很快就想瞭個捉“鬼”的辦法。
  
  他們到一個有魚塘的同學傢裡去借來一張漁網,第二天晚上又在閣樓上埋伏下來。地板上還撒瞭些老鼠愛吃的花生米。
  
  月光又在樓板上緩慢地移動,他倆大睜著眼睛,手握漁網,一動也不動,等著那隻山老鼠出現。可一直等到天亮,那狡猾的山老鼠也沒露面。
  
  一連三天都是如此。第四天晚上,他倆等得眼睛都差點兒睜不開瞭,忽聽屋梁上一陣響動,“撲通”一聲,那山老鼠又跳到瞭樓板上。說時遲那時快,小雷猛地站起,朝那山老鼠撒出瞭漁網,一下子將它罩在瞭網中!
  
  小江高興得連聲大叫:“網住瞭!網住瞭!”
  
  叫聲驚醒瞭奶奶:“小雷呀,網住瞭什麼?”
  
  小雷和小江從樓上下來,提著網中的大老鼠,拿給奶奶看。奶奶一看,驚愕地張大瞭嘴巴,忽然就想起瞭老輩人講的那個故事:說是早些年間,有個人傢裡開瞭個油坊,一隻大老鼠經常到油缸裡偷油吃,它爬到缸沿上,嘴巴夠不著菜油,就伸出尾巴到油缸裡去攪,等尾巴上沾滿瞭油,它再收回尾巴,用嘴去舔食。尾巴上沾瞭油,老鼠再到處亂躥時,沾瞭油的尾巴就裹上瞭灰塵,裹瞭灰塵的尾巴又去攪油……久而久之,那尾巴上就結成瞭一個硬硬的油灰球,老鼠拖著油灰球在樓板上一走路,樓板上就發出瞭“橐橐”的響聲。自己傢裡開過油坊,想不到還真遇上瞭這樣一隻偷油的老鼠!
  
  小雷笑著說:“奶奶,這下你明白瞭吧?”
  
  奶奶不好意思地笑瞭:“咳,這鬼東西,可把人害慘瞭!我咋就沒想到是它在鬧鬼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