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老公一點顏色

  李源是個科長,這次應邀去外地出席瞭一個社會發展理論研討會。十天後他風塵仆仆剛回到傢,妻子林俐就笑著迎上前將手一伸:“這次會上發的是啥呀,拿來吧?”
  
  原來,李源自從當官後經常外出參加各種會議,幾乎每次開會結束後,都會有一份會議禮品帶回傢。那些禮品不僅新潮時髦,而且價值不菲。李源是個“妻管嚴”,自然都情願讓她照單查收,“驗明正身”,分享那種快樂和優越,久而久之已成瞭個雷打不動的慣例。
  
  可這次李源卻輕描淡寫地搖瞭搖頭:“沒有,沒發禮品。”
  
  “沒發?怪事!”林俐兩眼緊盯,“大前天你還打電話告訴過我,這次三天時間的會議,光是會務費每人就交1800元,咋能不發禮品啊?鬼才相信!”“沒發,真的沒發。”盡管老公說得挺認真,林俐還是覺得他神色不太自然,像有什麼事瞞著她。她索性不再說話,悶悶地扒瞭幾口晚飯,就自個兒蜷到床上,給瞭老公一個冷背脊。
  
  半夜裡,林俐發現李源忽然下瞭床,從公文包裡拿瞭一個漂亮精致的包裝盒兒,躡手躡腳地出瞭門。他是幹啥去?林俐一個激靈也下瞭床,悄悄尾隨在他的後面。隻見老公飛快地拐過幾條馬路,一出胡同,遠遠地看到李源在一處僻靜的出租屋門口停瞭下來,抬手敲門,裡面迎出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接著兩人進瞭屋。林俐知道那是一傢發廊,她快步走過去湊著玻璃看,可磨砂玻璃什麼也看不清楚。林俐急瞭,就去推門,沒想到一推門還開瞭,隻見李源跟那個騷狐貍靠得很近很近,將手裡的包裝盒兒朝那女人一亮:“給,這是我這次開會發的禮品。”那女人笑著接瞭過去,然後小鳥似的撲進瞭老公的懷裡。見此情景,林俐氣得就要沖上前去揪住老公,誰知自己的兩腿卻不聽使喚,急得她拼命地掙紮……可當她睜開兩眼一看,自己還躺在床上。唉,原來剛才是做瞭一個夢!
  
  天亮後起床瞭,林俐臉也不洗頭也不梳,還在想著夜裡做的那個夢:是呀,如今這年頭,男人在外面一不留神就會花心變壞。老公這回的會議禮品,沒準還真是拐彎成瞭情人的禮物,到瞭哪個小狐貍精手裡。東西事小,性質嚴重。要真是那樣,自己這個小傢窩的安全就成大問題瞭!她越想心裡越不踏實,越想心裡越不是個滋味兒,便拿定主意,要給老公一點兒顏色看看。
  
  趁著老公又是給遞毛巾,又是給端早飯,林俐橫下心咬咬牙,將濕毛巾往地上一摔:“你說,這次開會到底發沒發禮品?哪去瞭?”見老公支吾著說不出個所以然,她淚眼一抹哭瞭起來:“天呀,這日子怕是沒法過啦!”說著就從屋裡翻出一根繩子,打好套圈朝面前一丟:“今天你要是不把那禮品給我拿回來,我、我就上吊死給你看!”
  
  見妻子甩出瞭“殺手鐧”,李源慌瞭,吭哧吭哧道:“你、你別……你等著,我這就去拿……”說罷,乖乖地奪門而去。
  
  沒出半個時辰,氣喘籲籲的李源果然將禮品拿瞭回來,那還真是個漂亮精致的包裝盒兒。林俐接過打開一看,原來竟是一條晶瑩透亮的翡翠項鏈。好傢夥,如今開會的禮品,真是什麼都發,想什麼就發什麼。自己盼瞭幾年都沒盼上的翡翠項鏈,居然……
  
  一記“絕活”,總算是把“牙膏”給擠出來瞭,可林俐還是不敢松氣。為啥?得“乘勝追擊”查找“源頭”呀。於是她掂掂那翡翠項鏈虎著臉:“嘿,這麼好的會議禮品去送給情人,真是出手大方呢。你說,那狐貍精到底是誰?”李源面紅耳赤地爭辯道:“你看你,想到哪裡去瞭?”“哼,還想抵賴?證據已經擺在瞭這裡。你說呀!”
  
  “……”
  
  墻上的掛鐘“當當當”地敲瞭好幾下,遲疑半晌的李源咧咧嘴剛要解釋,忽然又像想起瞭什麼,他眨眨兩眼一步跨到電視機前:“好,我說,我讓它說……”順手就撳開瞭電視頻道。林俐不知他葫蘆裡究竟要賣什麼藥,本想搶上去關掉電視,卻一下子愣住瞭。原來電視裡的省臺頻道,此刻正在播放李源參加的那個理論研討會,往下就出現瞭李源在臺上發言的鏡頭:“……因此,我們全體代表倡議,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改變會風,退回這次會上發放的禮品,將這筆錢全部捐助給貧困地區的孩子們上學讀書……”會場上一片熱烈的掌聲之後,接著畫面切換,又出現瞭李源捐錢的鏡頭。
  
  看著看著,林俐一下子明白瞭,這次會上真的沒發禮品!稍頃,她指著那條翡翠項鏈問道:“那你說這又是咋回事?”
  
  李源撓瞭撓腦袋:“我的一篇論文最近獲瞭個獎,這是用獎金特地給你買的。後天就是咱們的結婚紀念日,我放在辦公室抽屜裡,本想到時候再給你一個驚喜……”
  
  林俐一怔,嗔怨地盯瞭他一眼:“看你那熊樣,你也太把我看扁瞭吧,這點覺悟我還沒有?把發會議禮品的錢捐給瞭窮孩子上學,這事幹嗎要瞞著我?”
  
  “嘿嘿,我是怕過不瞭你這一關,隻好先來個善意的謊言呀。”
  
  林俐撅起嘴:“哼,就知道老眼光看人!雖說你每次開會拿禮品回來我高興,可一想到那都是損公肥私,我心裡其實也怪別扭哩。”
  
  李源一聽樂瞭:“嗨,早知道有這樣通情達理的好老婆,也省得我蒙受‘冤假錯案’一樁瞭。”
  
  “你、你這個壞東西!”林俐笑著掄起拳頭,雨點般地落在老公的背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