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數學天才

  有一個億萬富翁名叫馬大天,不知是不是貪杯的原因,他居然生下瞭一個白癡兒子。這個兒子名叫馬小龍,現在已經十三歲瞭,讀瞭近十年的書,可是他居然連一加一等於幾都不會。沒辦法,馬大天隻好放棄讓白癡兒子繼續讀書的想法瞭。白扔錢事小,讓一幫同學嘲笑就有些讓人不能接受瞭。
  
  這天馬大天大酒店的餐廳裡,來瞭一個出版商,正好馬大天也在吃飯,就聽到這人喝瞭點酒後,在和一桌子的人胡吹亂侃,說什麼,隻要你肯出錢,哪怕你寫的東西狗屁不通,他也可以給你出成書,甚至於可以印到百萬冊以上,這樣,你想不揚名立萬都難瞭。
  
  馬大天一聽到這兒忽然有瞭想法,他當即叫來餐廳經理,說:“那一桌的賬記到我的名下。”經理點頭並迅速通知瞭出版商那桌。出版商很高興,專門端瞭一個杯子過來,向馬大天敬酒。
  
  馬大天喝瞭,也回敬瞭他一杯,說:“我兒子從幼兒園到現在已經讀瞭近十年書,幾乎沒寫過什麼像樣的東西,但他的本子上經常有一些奇怪的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算式,這些可以出書嗎?”
  
  那出版商已經知道面前的人就是這傢酒店的馬總瞭。當即奉承道:“我剛才已經說瞭,隻要他有東西,不管是啥都可以出書的,而且聽你介紹,你兒子應該是數學方面的天才,到時我專門去請一個數學傢來給你兒子的新書寫序,包管書一出來,你兒子就是國內數學界的名傢瞭。”
  
  “好,我的兒子有瞭這本書,至少沒人敢再小瞧他瞭。至於費用,你盡管吩咐,要多少我出多少。”
  
  馬大天說完,立即叫過秘書,讓他回別墅去把兒子馬小龍在本子上胡亂塗寫的東西火速找來送給出版商。
  
  兩個月後,出版商已經把署名馬小龍的專著印刷出來瞭,有二百多頁,書名叫《模糊數學》。那個專門為馬小龍寫序的某大學教授、國內知名的數學傢也和出版商一起送書上門瞭。
  
  在馬大天酒店的豪華包間裡,馬大天和兒子坐在一起,數學傢的序言馬大天已經看過瞭,非常滿意。
  
  數學傢顯然在序言中還沒有過完癮,他隨便翻開書中一頁,舉例子誇道:“你們看看,這幾道算式,絕瞭,隻有天才才列得出來,二十個服務員乘一個爸爸等於一個媽媽;八十個美女加十個廚師等於酒店;十個月亮加一個太陽等於白天。我研究瞭一輩子模糊數學,可是幾乎列不出一個像樣的算式,沒想到馬總的公子能夠列出一本書來,佩服呀,佩服!罕見呀,罕見!幹脆這樣子,我找人把這部大作翻譯成多國文字,爭取讓這本書在國際數學界掀起馬氏狂風,同時順理成章地奪得明年的諾貝爾數學獎。”
  
  數學傢剛發表完看法,出版商也趕緊附和道:“我也有這樣的想法,像馬公子這樣的天才,幾千年也出不瞭一個呀。”
  
  聽他們這麼一說,已經喝得暈暈乎乎的馬大天驚得目瞪口呆,自己的兒子到底是白癡還是天才?難道他真的可以獲得諾貝爾數學獎?
  
  最後,在數學傢和出版商的一致贊揚聲中,馬大天不再懷疑,當即撥出巨款,力爭讓兒子的“巨著”明年獲大獎。
  
  一個來送菜的服務員正好聽到瞭他們的對話,回到後堂後,她高興地宣佈道:“馬總的兒子出書瞭,現在他不再是白癡而是大天才,聽說明年還要去拿那個什麼諾貝爾數學獎瞭。”一幫廚師和服務員一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廚師更是大笑不止,良久,他說道:“我看馬總他們都快變成白癡瞭,這個世上根本就沒有諾貝爾數學獎的,他們到哪裡去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