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不能賣孩子

  胡廣生和妻子王美玲蓄謀已久,要把唐小玉的孩子偷過來。
  
  事情是這樣的:胡廣生夫婦倆在省城開鹵肉店,生意紅火,夫妻和睦,美中不足的是兩人結婚10年瞭還沒有生孩子,到處求醫問藥都無濟於事。他們的鹵肉店對面的出租屋裡住著唐小玉母子倆,唐小玉今年才19歲,去年來省城打工,因單純幼稚,和一個河南來的小夥子相好並同居瞭,懷孕後生下個男孩兒。孩子兩個月時,那個小夥子扔下500元錢不辭而別。按他說的傢鄉地址去打聽,竟無此人。唐小玉這才明白,他們母子倆被遺棄瞭。唐小玉沒有哭,背著孩子四處找工作,可誰也不願意雇這樣拖著奶娃的女工,半個月過去瞭,她口袋裡的錢所剩無幾,孩子在外邊跟她風吹日曬,也發起瞭高燒。
  
  這天晚上,胡廣生夫婦來到唐小玉的出租屋,邊逗孩子邊跟她說話,說你才19歲,帶著奶娃不好找工作不說,日後怎麼嫁人呢?讓她及早拿個主意。看唐小玉低著頭不吭聲,胡廣生掏出兩沓百元大鈔放在桌上,要用2萬元買她的孩子。唐小玉緊緊地把孩子摟在懷裡,生怕他們奪走似的:“錢你們拿走,我就是討飯也不會賣孩子的!”
  
  胡廣生以為唐小玉嫌錢少,從2萬元漲到3萬元,又從3萬元漲到4萬元,可唐小玉還是不答應。
  
  胡廣生又找人勸說唐小玉,可她還是那句話:“我不能賣孩子……”
  
  胡廣生無計可施,就跟妻子王美玲商量,要把唐小玉的孩子偷過來。可唐小玉一天到晚守護著孩子,就連出去找工作也把他背在身上,怎麼下手呢?
  
  過瞭幾天,胡廣生夫婦又來到瞭唐小玉傢,對她說他們不打算買她的孩子瞭,但看她帶著孩子出去找工作太難,人傢看她有孩子也不會要她的,提出幫她照看孩子,讓她放開手腳出去找工作。唐小玉這才答應下來,放心地把孩子交給瞭胡廣生夫婦。
  
  唐小玉因為是輕裝上陣,第二天就找到瞭工作,在一傢純凈水公司做送水工。
  
  胡廣生在這邊抓緊收賬,然後在一天上午趁唐小玉去純凈水公司上班,夫婦倆鎖上店門,抱著唐小玉的孩子偷偷地回到瞭鄉下老傢。
  
  胡廣生知道,唐小玉無論如何也不會找到這裡的。可讓他犯難的是,他們在省城的鹵肉店已經闖出瞭牌子,生意紅火得很,在那兒的人事關系也熟瞭,如果換個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未必能打開局面。於是夫妻倆又偷偷地回到省城,找老鄉打聽唐小玉的情況。讓他們想不到的是,老鄉說唐小玉在丟失孩子後,顯得出奇的平靜,既沒有哭喊,也沒有發瘋般地到處亂找。有人讓她報警,她說:“孩子丟瞭就丟瞭,報警有什麼用?”第二天就又去公司上班瞭,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胡廣生夫婦這才放心地回到城裡,晚上來到唐小玉的出租屋,痛哭流涕,說他們對不起唐小玉,沒有把孩子看好,讓人販子偷走瞭,他們這幾天就是出去為她找孩子去瞭……
  
  唐小玉反而安慰起他們來:“你們好心替我照看孩子,孩子丟失又不是你們故意的,我不怪你們,也別再找瞭,這麼大個中國,哪裡找得到啊……”
  
  看唐小玉的態度,胡廣生徹底放心瞭,他們的鹵肉店又照常營業瞭。夫妻倆把唐小玉的孩子放在鄉下老傢,讓父母替他們撫養。
  
  不過,讓胡廣生夫婦始終想不明白的是,他們當初出4萬元高價要買唐小玉的孩子,她都不賣,孩子仿佛是她的命根子;他們後來把孩子偷走,謊說丟失瞭,她卻風平浪靜,跟沒事人似的,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胡廣生夫婦盡管偷走瞭唐小玉的孩子,但他們仍沒有放棄要自己生孩子,經過幾年求醫問藥,多方調治,王美玲終於懷上瞭孩子,給胡廣生生瞭個男孩兒。
  
  胡廣生自從有瞭自己的孩子後,就把他幾年前偷來的孩子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因為他的傢產越來越大,他不能讓非親生的兒子日後分得他的傢產,所以不能容忍這個孩子的存在。他想把孩子還給唐小玉,又想到她在丟失孩子後那麼平靜,如今又結婚生子,怕她不會接受。就在這時候,沒想到孩子的親生父親出現瞭。
  
  這天,那個10年前不辭而別的河南小夥子回到瞭唐小玉的出租屋,要帶走他們當年生的孩子。原來這位河南小夥子這些年在深圳開公司,發瞭大財,雖娶瞭嬌妻,可他患上瞭嚴重的腎病,不能生育,這才想到瞭10年前他和唐小玉生的兒子,說隻要唐小玉同意他把孩子帶走,他願重金補償,給她50萬元。唐小玉依然顯得很平靜,說:“對不起,在你走後不久,我不慎把孩子丟失瞭,你就是給我100萬元也晚瞭……”河南小夥子一下子悲從中來,不禁失聲痛哭。
  
  唐小玉和那河南小夥子的對話,被在對面開鹵肉店的胡廣生聽到瞭。
  
  第二天上午,胡廣生在火車站截住瞭即將離去的河南小夥子,說孩子在他老傢,這些年一直由他撫養,如果河南小夥子願意給他50萬元,就可把孩子帶走,並說:“如果不信,你們可以去做親子鑒定。”
  
  那河南小夥子喜出望外,說:“親子鑒定就不必瞭,隻要是我的兒子,我一眼就能認出來!”
  
  胡廣生帶著那河南小夥子來到鄉下老傢,讓他見到瞭孩子,問:“看看是不是你的孩子?”
  
  那河南小夥子說:“你脫下他左腳的鞋子,如果他腳面上有塊紫色的胎記,就是我兒子。”
  
  胡廣生脫下孩子左腳的鞋子,果然見他的腳面上有塊紫色的胎記。那河南小夥子當即給胡廣生開瞭一張50萬元的支票,把孩子帶走瞭。
  
  胡廣生回到省城,心裡別提有多高興瞭!他把孩子還給瞭那河南小夥子,消除瞭自己的後顧之憂,萬貫傢產以後就全歸他的親生兒子瞭,還得瞭那河南小夥子50萬元巨款,兩全其美,這種好事上哪找?
  
  可是讓胡廣生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剛走進他的鹵肉店,一副冰冷的手銬正等著他,他當即被兩名警察押上瞭警車。
  
  原來,唐小玉從那河南小夥子的電話中得知,他已經得到瞭孩子,是花50萬元從胡廣生手裡買到的。唐小玉馬上就報瞭警,告發胡廣生10年前偷走她的孩子。
  
  在看守所裡,胡廣生對唐小玉的做法怎麼也想不通:當初他願出4萬元買她的孩子,她死活不賣;孩子被他偷走後,她既不奔走尋找也不報警;如今他把孩子賣給瞭那河南小夥子,她卻報警瞭———這唐小玉到底是怎麼想的?莫非她嫉妒自己得瞭50萬元?
  
  胡廣生沒想到唐小玉會去看守所探望他。在會見室裡,當他對唐小玉道出瞭自己的疑問後,唐小玉才告訴他:“我雖說沒有多少文化,但我知道孩子是不能賣的。你們要出4萬元買我的孩子,我不賣;你們又提出替我看管孩子,我知道你們要幹什麼———孩子是我故意讓你們偷走的,孩子跟著我隻能受罪,你們的條件比我好得多,跟著你們我就放心瞭。可是沒想到你們又把孩子賣瞭,賣孩子是犯法的,你說我能不報警嗎?”
  
  聽唐小玉說完,胡廣生哀嘆道:“沒想到你竟有這麼高的境界,我這是罪有應得,我認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