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媽媽我想對你說

  馬力下班回傢,左右找不到兒子的影子!忽然,他在桌子上發現兩張稿紙,一看就知道是兒子的筆跡。不看不知道,這一看可把馬力嚇壞瞭!兒子的手被砍掉一隻?他現在在哪裡呢?
  
  原來兒子上面寫的標題是:“媽媽我想對你說。”正文是:媽媽我想對你說,今天我長大瞭……今天早上,我走到大馬路與8號巷相交的路口,忽然聽到一聲女人淒厲的尖叫:“救命啊!”我扭頭一看,看到一個窮兇極惡的歹徒搶走一位姐姐的挎包,正準備逃竄。說時遲,那時快,我毫不猶豫地沖瞭過去,堵住瞭歹徒的去路。歹徒一看我比他還高一點,有點害怕,我得意地微微一笑說:“快把挎包交給我!”誰知歹徒忽然面露兇光,拔出一把亮閃閃的匕首,威嚇我:“再不閃開,就捅死你!”一邊說著,一邊不由分說就把匕首刺瞭過來。由於他刺得太快,我沒來得及閃開,他在我的左臂狠狠刮瞭一刀就瘋瞭一樣向南逃竄。我顧不得擦去身上的血跡,轉身向歹徒猛追,一個摩托仔在接應他,眼看他就要躍上摩托車,我猛追幾步,拽住瞭他的衣衫。
  
  “不想活瞭?小子!”歹徒揚著匕首又刺我的胸部,鮮血流瞭出來,我不顧死活,死死地拽住他的衣衫不松手,這時警車在不遠的地方鳴響瞭警笛,歹徒更加恐慌。我說你趕快投降吧,你逃不走瞭。我以為他會投降乞求從輕發落,誰知摩托仔突然舉起一把砍刀,手起刀落,我的左手被砍掉瞭,他們騎著摩托車逃跑瞭,但是警車已經趕到,警察把他們兩人摁倒在地上,給他們戴上瞭亮閃閃的手銬……
  
  馬力一看兒子的書信,嚇得面如土色,但是一想不會是真的吧,這小子平時不是很勇敢,他能夠做出這種事?這時他想到下午在辦公室看到報紙上似乎有一則新聞,說是在8號巷抓住一夥搶包賊,想到這裡,他又擔心得渾身發抖。他想先打個電話通知老婆,可又怕她體弱多病經受不住這沉重的打擊,於是他決定先找到兒子再說。
  
  馬力來到與8號巷相交的路口,問一位賣報紙的年輕人:“今天早上是不是在這裡有人搶包?”
  
  “有哇,被警察當場抓現行瞭。”
  
  “有沒有一個少年,高中生模樣,參加瞭行動?”馬力急忙問。
  
  “周圍有很多群眾參與瞭,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有。”
  
  “有沒有人受傷啊?”
  
  “有,有一個小夥子流瞭很多血,馬上就被救護車拉走瞭。”
  
  “啊?!”馬力差一點嚇暈過去,“那個少年的左手是不是被砍掉瞭?”馬力心急如焚,“你知不知道他被送往哪個醫院瞭?”
  
  “不知道,”賣報青年說,“他是你什麼人?”
  
  “是我兒子。”
  
  “你兒子?哎呀,你兒子真勇敢!不過我沒有聽說手被砍掉的事,”賣報青年接著說,“當時我離得遠,看不清楚,你還是到醫院看看再說吧。”
  
  “他會在哪傢醫院呢?”馬力焦急地在心裡琢磨:“估計應該在最近的醫院,對,我先到最近的第二人民醫院看看,不行我就打報社的電話,讓他們幫忙。”馬力騎上自行車風馳電掣般奔到醫院,問急診科,沒有;問手術室,沒有。他急得渾身冒汗,在路邊買瞭一份報紙,他又找到瞭那則新聞,的確有這事兒,但是報紙對他兒子的事隻字未提。他為此憤憤不平:兒子做瞭那麼大的犧牲,怎麼會隻字不提呢?雖然他對報社一肚子不滿,但他還是決定打電話向他們求助,打聽他兒子的下落。
  
  這時,他的手機響瞭,一看是妻子的電話。怎麼辦?他慌瞭神。萬一妻子問兒子在哪裡,他該怎麼回答呢?先不告訴她!他作出瞭決定,然後接通瞭電話。
  
  “你在哪裡轉悠呢?怎麼到現在還不回傢?你不會是見小情人去瞭吧?”妻子說話充滿瞭火藥味。“別著急,”他努力壓抑住自己的怒火,“我有急事,等一會兒我就回去。”“別回去瞭,你兒子在醫院裡呢,快過來吧,”妻子說,“我本來不想告訴你的,既然你還在街上溜達,就到這裡吧,一會兒我們到街上吃飯。”
  
  怎麼?妻子已經知道瞭?她看起來並不像我想象的那樣脆弱。“兒子怎麼啦?手接上去沒有?”他最擔心的還是兒子的手。“什麼亂七八糟的,你慌什麼呀,丟瞭魂似的!”妻子把他搶白瞭一頓,“過來再說吧,第三人民醫院××病房。”
  
  他顧不得擦一把汗,又急急忙忙奔到第三人民醫院進瞭××病房,就一把抓住兒子的雙手,左看看右看看,驚喜地發現,和原來一模一樣。他對兒子說:“你的手好好的,哪裡受傷瞭?”他又看看兒子的左臂、右臂、胸膛,一點傷痕都沒有。“你腦子進水瞭,胡亂看什麼看?”妻子說。“我看他哪裡受傷瞭?”“他哪裡都沒有受傷,別看瞭,”妻子說,“我本來以為他有點低燒來看看感冒就行瞭,誰知醫生說他這種緩慢性低燒不好治療,需要留院掛瓶觀察兩天。”
  
  “你桌子上寫的紙條怎麼寫你的左手被砍掉瞭?”馬力這時百感交集,但是他知道這是在病房,不能發火,他隻是想問個究竟,他盯著兒子的眼睛問。
  
  “什麼紙條?”兒子一臉迷茫。
  
  “就是兩頁稿紙的留條。”他說,“你說左手被砍掉,可把我嚇死瞭,我在外面跑瞭兩個多小時瞭,到處找你。”
  
  “噢———”兒子終於想起來瞭,他忍俊不禁笑瞭起來:“那是我寫的作文,作文你怎麼能當真呢?你真幼稚!”說完兒子又大笑起來,媽媽急忙摁住他正在輸液的手腕說:“不要動,別把針頭晃掉瞭。”轉身又罵自己的老公:“你真是死腦筋,沒事找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