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丟瞭文件包

  吳小飛好不容易盼到瞭一個隨領導出差的機會。回到傢他按照領導的意圖,寫成一份報告,工整地抄清後,裝入那個真皮文件包裡,再裝上出差所需五百元錢。做完這些以後,他興奮得再也無法入睡。他分到單位七年多,盡管他能力出眾,工作也賣力,跟領導關系也好,可就是得不到重用和提拔,偶爾有幾次提拔的機會,他爭取進瞭入圍圈,然而近幾年搞什麼公示,總有那斷子絕孫的壞傢夥背後使絆子,讓他好夢難圓!現在好瞭,領導讓他跟隨出差,這是個好兆頭,他能不認真對待嘛。
  
  忽悠一覺瞇過瞭頭,他大吃一驚,爬起來洗瞭把臉,飯也沒吃,拎上文件包,又順手捎著一塑料袋垃圾,匆匆下樓,趕著上瞭公交車。車子開出兩站,吳小飛下意識地一低頭,冷汗馬上出來瞭:他發現自己手裡提著的不是文件包,而是一塑料袋骯臟的垃圾!
  
  肯定是他下樓時,腦袋裡反復設想著領導出門時的一些細節,見樓門外往常扔垃圾的地方停著一輛垃圾車,他邊跑邊借力把垃圾袋往車上一丟,哪想到扔的是文件包!
  
  吳小飛瘋瞭似的擂車門,司機並不理會他,直到又到瞭一個站頭才停車。他下車扔掉垃圾袋,就打出租車往回趕。車子飛馳,他腦袋飛轉,推垃圾的每天固定是某個人的,他跑不掉……可幹這活兒的,生活都窮,素質都低,面對一個真皮文件包和五張嶄新的百元大鈔,能不動心?賴賬怎麼辦?他想,哪怕五百塊錢和牙具不要,那份報告還給他就成,領導要在會上宣讀呢。
  
  遠遠地,吳小飛看見瞭那輛垃圾車。他心頭剛掠過一陣狂喜,可馬上又像被砸瞭一冰塊,刷地冷瞭下來。怎麼啦?他看見車子旁邊頂著風雪站著個老太太,那老太太他認識,最近才跟他吵過一架,還被吳小飛狠狠地挖苦瞭……
  
  吳小飛與妻子離婚,他自己住在這樓上。上周六早晨,他要去早市買菜,剛關上門,就見這個老太太戴著口罩,手拿一把條帚,沖他招手:“這位先生,您先別走,收衛生費。三個月,十五塊錢。你上季度就沒交,總共三十塊錢。”
  
  三十塊錢?吳小飛離婚後,常常去他父母那兒,這裡不常住,難怪老太太收不到衛生費。可他最煩收費,一聽這兩字,立刻就火啦:“我一個人,住不瞭幾天,也收這麼多費?”
  
  “我們收費是按戶不按人。”老太太說。
  
  “下次吧。”吳小飛堅持往下走。可樓道讓老太太給堵住:“不成,我敲瞭多少次門瞭,好歹逮著你,這次你得給。”
  
  吳小飛惱羞成怒:“你這叫說話嗎?逮著,我是逃犯呢,你還‘逮’著?”
  
  “我這麼說話習慣瞭,沒具體意思。向你道個歉,你把錢交瞭,比什麼都好。”老太太軟中帶硬。
  
  “你就隻會盯著錢。”吳小飛覺得給錢就是不舒服,他強詞奪理,“收費時,你想起掃樓道來啦,平時我怎麼不見你掃,你是領導的親戚是不是?”
  
  “小夥子,說話要講良心啊。”老太太說,“我每天都黎明前掃,怕打擾大傢睡眠。今天也已經掃過瞭,我特意到你傢收費,發現樓道上有才扔的果皮和煙頭,就掃瞭掃,你看……”說話聲驚動瞭鄰居,大傢都開門幫老太太說話:“誰說人傢樓道掃不凈?居民沒發現不滿意的哩。就那兩個錢,給瞭就是,夠廢話的嘛。”
  
  吳小飛覺得太丟面子,回屋去找瞭錢,往老太太懷裡一扔,惡狠狠地丟下句“什麼素質”,就下瞭樓。
  
  冤傢路窄。怎麼,這老太太不但掃樓道,連推垃圾的活都敢攬啊,真是掙錢不要命瞭!
  
  可是老東西攔在車前,他無法開口。吳小飛把圍脖兒拉上蓋住嘴鼻,下得出租車,裝成過路的湊過去一看,車上隻有垃圾,哪裡有那個文件包?這時,他有些後悔,若是上次別鬧這麼僵,他叫聲“阿姨”,怎麼也可以問問,但現在即便厚著臉皮開口,對方斷然沒有承認的道理……別說個推垃圾車的,就算他這個公務員,遇上這事,也寧可不承認,我不蒸包子還得爭口氣呢,你腦袋有病啊,把包扔我車上,證據呢?
  
  吳小飛隻能自認倒黴。他跑回樓上,又拿瞭些錢,把昨天那份草稿帶上充數,再次坐輛出租車直奔單位。他拿草稿對付領導,挨瞭好一頓批,吳小飛不敢承認扔錯包的事,那樣的話,可就成為單位的笑柄瞭!
  
  損失五百塊錢,搭上一隻真皮包和其他小物品,更重要的是給領導造成那麼惡劣的印象,吳小飛沮喪極瞭,出差三天,嘴巴腫,嗓子疼,回來就住進瞭醫院。
  
  一周後,吳小飛回到他落滿灰塵的居室裡,懶洋洋地收拾房間。這時候,有人敲門。隔著貓眼兒一看,是那推垃圾車的老太太!老東西昧下我的包,這是又來收費瞭?他打開門,卻見老太太手裡舉著的,正是他那隻真皮文件包,問:“這是不是你的?不要瞭?”
  
  吳小飛如在夢中,自己沒去找,這推垃圾車的老太太,她會給送上門來!他尷尬地說:“我病瞭,住院……”
  
  “是不是因為丟瞭包?”老太太很是著急。
  
  若是往常,吳小飛一定順竿爬:“可不是,包丟瞭,錢丟瞭,能不上火嗎?”
  
  這樣,即使他訛不到對方什麼,至少可以保護自己,不必欠對方人情,你看,我因為這包病瞭。然而,此刻他被老太太這出乎意料的行為所感動,嘴裡說:“是感冒,跟這包沒關系的。”這時,好幾傢鄰居都出來瞧熱鬧,把樓道都擠滿瞭。
  
  老太太把包一舉,當眾核實:“你包裡有什麼東西,咱得當大夥面點清楚瞭。”
  
  “裡面有筆記本,牙具,身份證……”他在考慮提不提那五百元錢,如果他說有,老太太不承認,那他可徹底栽瞭。人傢若是想匿下錢財,何必一大早送上門來,那樣,他吳小飛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想老太太吃瞭他那次搶白,備不住設下圈套讓他鉆呢。
  
  “沒……沒有什麼瞭吧。”
  
  “不對,還有錢。說,多少?”老太太窮追不舍。
  
  他隻好豁出去瞭:“好像有五百元錢,我不知放沒放裡面……”
  
  老太太長出一口氣:“年輕人,記性真差,你裡面總共六百元。”她拉開包,“這裡五百,這小包裡還有一張……你收好啦。”敢情吳小飛當真把小包裡那一百元給忘記瞭。
  
  “大媽,”吳小飛臉上熱烘烘的,他小心地問,“您怎麼知道是我丟的?”
  
  “你身份證上不有名字嗎?”老太太說,“那天吵瞭架,我就打聽到你的名字,下次再這麼蠻不講理,好找你單位啊。可事歸事,丟瞭包,我不能不還啊,匿人財物,犯法的。我這些天一天一趟地跑你這樓上來鍛煉身體,好歹才敲開這扇門。”
  
  那推垃圾車的是老太太的老伴,那天他裝瞭一陣車,沒煙瞭,到附近小賣部買煙,回來就發現車上多瞭一隻挺新的包,裡面還有不少錢。老頭子又打電話讓老太太過來看車,說如遇找包的告訴他別著急。老太太見那包貴重,心疼它讓雪給淋壞瞭,就把它收起揣在懷裡,因此吳小飛就沒見著。老漢去打字社打瞭一張“丟包認領”的A4紙,還寫上他的電話,用不幹膠粘在車上……推完垃圾,他又把車推回到這兒固定,可是等瞭一天,仍然聽不到認領的電話。沒辦法,老兩口兒檢查那文件包,這才發現吳小飛的身份證,老太太說:“我認得這小子,給他送去。”
  
  然而,她一連去瞭幾天,都沒找到人。可憐老兩口為這包,覺也睡不踏實瞭,這小夥子丟瞭包和錢,莫不是急出火來啦……
  
  吳小飛拉住老太太的手,真誠地說:“大媽,謝謝您,這個包可讓我懂老鼻子道理啦……”
  
  兩年後,單位評先進工作者,同事們一致投吳小飛的票,都說小飛這人經琢磨,前幾年沒發現他這麼真誠、熱心……頒獎的那天,領導讓吳小飛說幾句,吳小飛淚眼模糊,隻說瞭“文件包”三個字,就泣不成聲……
  
  領導同事都糊塗瞭:文件包?他評先進跟文件包什麼事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