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廠長的房門被撬

  高原水泥廠辦公室周主任清早一起來,突然發現二樓劉廠長的房門大開,地上還扔著半截鋼筋和被撬壞的門鎖!周主任大驚,劉廠長前兩天去黃山旅遊,走時曾特別囑咐周主任要提防盜賊,要搞好安全防衛工作。周主任為此還特意安排瞭門衛輪流夜間值班,可越做法門越撞鬼,偏偏被盜賊鉆瞭空子,撬開瞭廠長的房門。周主任立即掏出手機向縣公安局報瞭案。
  
  一個小時後,縣公安局刑警隊任隊長帶著三名隊員趕到。他們詳細察看瞭被撬壞的鎖子和門鼻,對高原區附近的嫌疑人做瞭地毯式排查。任隊長安慰周主任道:“這起盜竊案看起來是專業盜賊所為,請放心,劉廠長是縣上的明星企業傢,你們廠是納稅大戶,我們會盡全力破案,給劉廠長一個滿意的答復。”
  
  眨眼到瞭中午,周主任急忙趕到職工食堂,為縣上來的幹警安排午飯。這幾年,劉廠長特別安排,凡是上面來的領導幹部,一律要改善生活,酒宴招待。這次出瞭這麼大的婁子,更應小心應酬。周主任找到食堂管理員老李,拿出800元,讓他去鎮上買10斤豬肉、兩隻土雞、8斤驢肉、6斤牛排,外加好酒好煙,反復叮嚀一定要舍得花錢,宴請標準要比前幾次高出一個檔次。
  
  老李騎著車子急匆匆地趕到集上,按周主任的吩咐買好豬肉、土雞、驢肉、剛下水的牛排,又買瞭好煙名酒。做飯時,他挽起袖子親自下廚,一會兒工夫,一桌色香味美的菜肴便做出來瞭,周主任看瞭十分滿意。
  
  不一會兒,周主任陪著幾名警員進瞭食堂小包間。按照慣例,凡上面來的幹部吃招待飯,職工順便可以吃一頓臊子面,職工們把這一頓有油水的面叫“年夜飯”。
  
  酒足飯飽之後,任隊長關切地問周主任:“你們劉廠長以前跟什麼人結下怨仇沒有?”周主任頭搖得像個潑浪鼓:“沒有,我們劉廠長人緣很好,朋友多,就連王縣長和劉廠長也是鐵哥們。”任隊長說:“為瞭盡快破案,你再仔細想想,劉廠長平時工作中和什麼人有過摩擦。有沒有哪怕是小小的矛盾?”周主任又搖頭:“沒有,劉廠長深懂人際關系學,為人處世很有涵養,縣上的各大局長常是他的座上賓,好像和人連臉都沒有紅過。”任隊長若有所思地點瞭點頭,派一個警員去劉廠長的房間清查一下財物,看有無遺失。
  
  就這麼一個人緣隨和、為人謹慎的人,怎麼會被盜賊偷竊呢?任隊長感嘆不已。這時,食堂老李解著圍裙憨笑著說:“別傷腦筋瞭,這案子破瞭,房門是我撬的。”
  
  周主任睜大瞭雙眼,上前摸瞭摸老李的腦門說:“老李,你沒發燒吧?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任隊長也很驚訝,說:“老李同志,法律面前可不敢兒戲。”誰知老李一點也不驚慌,肯定地說:“沒錯,廠長的房門的確是我撬的。”任隊長看老李吐字清晰,神志清醒,就嚴肅地問:“老李,那你為什麼要撬廠長的房門?”老李一字一頓地說:“我沒有別的什麼動機,就隻想讓職工改善一下生活,補充一點營養,吃上一頓葷。”
  
  原來,劉廠長是個雁過拔毛的人,以前把每月補助給食堂的費用由3000元改成2000元,最近又剩1000元。水泥廠是高強度企業,職工幹的大都是力氣活,全靠食堂一天三頓飯菜來補充營養,可劉廠長為瞭尋找利潤增長點,竟在職工口糧上一扣再扣。職工吃不上油食,個個面帶菜青色,瘦得皮包骨。老李在廠裡做瞭十幾年飯,對職工感情很深。他知道,隻有按慣例上面來瞭幹部要款待,職工順便才能沾上光,吃上一點油食。這一月,劉廠長外出旅遊,老李就趁機導演瞭這麼場鬧劇,讓職工打瞭一次“牙祭”。
  
  聽到這裡,任隊長想笑也笑不出來,周主任正想訓斥一頓老李,忽然剛才出去的那個警員推門進來:“報告隊長,案子有新的轉機!”任隊長一驚,忙撇下周主任和另外一個警員上瞭樓。
  
  很快,在劉廠長辦公室裡翻到大額現金和金銀首飾,還有一個黑色小筆記本,筆記本中清楚地記錄著劉廠長這幾年給縣上領導和關系戶所送的賄賂款數目,還有一些烏七八糟的事情。任隊長感到案情重大,不敢怠慢,立即向上級作瞭匯報。
  
  一石激起千層浪,就是這個小筆記本,拔出蘿卜帶出泥,一下子牽扯到縣上十幾名領導,由於證據確鑿這些人全都鋃鐺入獄。
  
  案發後,老李回到瞭鄉下務農,從此鬱鬱寡歡,深居簡出,他怎麼也沒想到,就那麼半截撬棒,竟撬倒瞭縣城半壁江山,斷送瞭那麼多人的大好前程!世人將會用怎樣的眼光看他這個老頭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