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六十年後的握手

  二龍山不像附近其他的山那樣,貧瘠得兔子不屙屎,鳥兒不登枝。這裡山清水秀,樹木成蔭,土質肥沃,山貨豐厚。更讓人嘆為觀止的是山澗裡竟然還有湖,湖水清澈,景色宜人,湖的四周是千奇百怪的巖石,巖石下面有好幾處可以觀光遊覽的洞穴,有的洞穴竟長達好幾裡。
  
  然而,這裡交通不便,人們要出一次山,隻能安步當車。這個世間罕見的世外桃源,因此被冷落在瞭深山溝裡。
  
  這天,二龍山村一下子來瞭好幾個帶“長”的人物,有副縣長、鄉長,還有村主任,他們直接去瞭高大山老人的傢。
  
  這高老伯已八十多歲瞭,在二龍山是個響當當的人物。由於高傢人丁眾多,加上村民組長又是他的孫子,他便成瞭太上皇,在村裡說一不二。在這裡你要想辦成事,沒有他點頭,隻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村主任把副縣長、鄉長介紹給高老伯後,副縣長便開門見山地對高老伯說:“我們這次來,是來告訴鄉親們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傢住臺灣的林木根老先生,因為熱愛傢鄉,留戀故土,決定回來投巨資修公路,在這裡建旅遊村。到那時,我們的二龍山村就成瞭地地道道的小康之村啦!”
  
  聽瞭副縣長的話,高老伯的眼皮、嘴唇竟劇烈地抖動起來。高老伯這一瞬間的表情變化,並沒有逃過副縣長的眼睛。他看著高老伯,懇切地說:“當著真人不說假話,我知道您老人傢跟林老先生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可為瞭二龍山村的父老鄉親,為瞭我們的子孫後代能過上美好富足的生活,我們衷心希望高老伯能以大局為重,化幹戈為玉帛,跟林老先生愉快地合作。”
  
  高老伯微微地閉上瞭眼睛,好一陣子才睜開眼,一字一句地說道:“我這個孤老頭子在世上混瞭八十多年瞭,狗都知道報恩,難道我就糊塗到連隻狗都不如啦?”
  
  聽瞭高老伯的話,幾個帶“長”字的全都鼓起掌來。
  
  送走瞭幾個帶“長”字的,高老伯回到屋裡,便一屁股癱坐在瞭炕上。幾十年前那些穿心刺肺的往事,如潮水般向他的眼前湧來———
  
  六十年前的一天,身患重病的高老爺子,讓高大山攙扶著去二龍頭。來到二龍頭,高老爺子便囑咐高大山,他死後,一定要把他葬在這裡,要是不把他葬在這裡,他就不能入土為安。高大山不解,就問高老爺子為什麼非要葬在這裡?高老爺子告訴他:“好幾年前,有個風水先生來過這裡,說這二龍頭是世間難尋的風水寶地,它坐北朝南,曉嵐疊翠,青山環繞;主峰為筆架山,側峰為獨秀峰;一條玉帶,至西而東,繚繞而過,龍虎相襯,天水相依,有龍王宰相之雄風,將來不出蛟龍,必出白虎!”高大山聽瞭高老爺子的話,立馬作瞭保證:頭可斷,血可流,這塊風水寶地不能丟,一定要把老爸葬在此地!聽瞭高大山的話,高老爺子當然無比高興,他從懷裡掏出一塊木牌,遞給高大山,隻見上面寫著:此處高老爺之墓地!高大山便把這個木牌立在瞭這裡。
  
  高傢父子離開這裡不久,林木根領著也處在重病之中的老爸來到瞭這裡。林老爺子跟高老爺子一樣,把那個風水先生的話告訴給瞭林木根。林木根聽後對老爸保證:我就是死,也一定要把老爸葬在這裡!林老爺子是個非常明事理的人,他讓林木根在四周找找,看看有沒有別人在這裡已經插下木牌瞭;要是有,他們就到二龍尾去。風水先生說,二龍尾雖然趕不上二龍頭,但比其他地方要好。
  
  林木根仔仔細細找瞭好幾遍,也沒有發現這裡有木牌,就把林傢的木牌插在瞭這裡。林傢父子哪裡知道,就在高傢父子剛剛離開這裡不久,有兩個山娃上山挖山菜,見到這塊帶尖的木牌,就把它拔瞭出來,提著它挖山菜去瞭。
  
  林傢父子回到村裡,正好碰到瞭高大山。高大山問林傢父子幹什麼去瞭?林木根就把去二龍頭插木牌的事告訴瞭高大山。高大山一聽就急瞭,他告訴林木根,他們已先一步把木牌插在那裡瞭。林木根當然不相信,兩人就去山上看,結果高大山硬是沒找到高傢的木牌。高大山便斷定高傢的木牌是被林木根給拔瞭,而林木根則斷定高大山是在耍賴。兩人互不相讓,大吵起來,結果驚動瞭整個高氏傢族。高氏族人聽說高老爺子插的木牌竟然讓林木根這個臭小子給拔瞭,個個義憤填膺。有句古訓說:動我塋地一根草,一輩子官司打不瞭!高氏族人一擁而上,把林木根打倒在地,要不是高老爺子聽說後及時趕來,那天林木根恐怕連小命都沒瞭。
  
  半月後的一天,林老爺子把林木根叫到跟前,告訴他:他聽曹半仙說,高老爺子快不行瞭,沒幾天活頭瞭。他要死在高老頭前面,死者為大,他已經喝下毒藥瞭。
  
  林老爺子死的當天,林木根草草做瞭一副棺材,把老爺子抬到瞭二龍頭。高氏族人得知後,也迅速趕來,把林木根打瞭個半死,林老爺子想葬在這塊風水寶地的遺願終於沒能實現。
  
  讓高氏傢族沒有料到的是,林木根把林老爺子葬到瞭二龍尾之後,就離開瞭二龍山村,上山當瞭胡子。高氏族人明白:林木根上山當胡子,是想借助胡子的力量,來替父親報仇雪恨。
  
  果不其然,第二年春天,也就是高老爺子故去還沒燒頭七的時候,林木根說服瞭胡子頭,帶胡子來到瞭二龍山,一是要把高氏傢族搶劫一空;二是要刨瞭高老爺子的墳。可讓林木根始料不及的是,高大山得知他們來瞭之後,竟率領整個高氏傢族出門迎接,已九十多歲高齡的高老爺子的大姐拄著拐杖也在其中。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們來瞭之後,高氏傢族天天殺豬、宰羊款待他們,高大山竟然還把傢中的大煙土獻瞭出來。胡子頭被感動瞭,不但沒搶劫他們,沒挖高老爺子的墳,還跟高大山拜瞭把兄弟。
  
  林木根想借助胡子挖高傢祖墳的願望破滅後,便下山投靠瞭國民黨軍隊。兩年後,已當上排長的林木根奉上司之命,率領手下去抓壯丁。林木根自然就把士兵們領到瞭二龍山,一是把高傢的人包括高大山抓去當炮灰,二是刨高老爺子的墳。
  
  然而,讓林木根再次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去刨高老爺子的墳時,高氏族人面對著他們手中的刀槍竟然毫無懼色,手提木棒、镢頭、柴刀,不惜以死來保衛高老爺子的墳。國民黨軍隊也有紀律,也不能想開槍就開槍。林木根便心生一計,立馬下令抓他們的壯丁,誰要是反抗,就可以開槍瞭。然而,讓林木根還是沒有想到的是,高氏族人竟然沒有一個反抗的,叫誰去誰就去。林木根又沒咒念瞭,隻好抓瞭高傢兩個壯丁,其中就有高大山。
  
  高大山是個有頭腦的年輕人,一路上林木根叫他幹什麼,他就幹什麼,聽話得很。林木根漸漸放松瞭警惕,結果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高大山便逃跑瞭,而他的那個堂弟後來卻戰死在瞭戰場上。再後來,林木根就跟隨潰敗的軍隊去瞭臺灣……
  
  一周後,那幾個帶“長”字的又來到瞭二龍山,這次卻多瞭個人,這個人便是林木根老先生。他們在二龍山上足足考察瞭兩天,然後召集村民開會。會上林老先生提出瞭修路的具體方案,其中有一條最重要:這條路要是從二龍頭過,就可以節省百萬餘元;要是從二龍尾過,就要多花百萬餘元。最佳的方案當然是從二龍頭過,可要是從二龍頭過,就需要高傢把墳遷走,要是高傢不願意遷,隻能從二龍尾過,這樣不知最後資金夠不夠用。會場上除林老先生外,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瞭高老伯。高老伯的眼皮、嘴唇劇烈地抖動瞭一陣子後,終於緩緩說道:“為瞭二龍山的父老鄉親,為瞭二龍山的子孫後代,高傢的墳,遷!”
  
  會場上一下子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三天後的早晨,高氏族人全都聚集在瞭二龍頭。高老伯跪在高老爺子的墳前,滿眼是淚地說道:“爸爸,您的兒女無能,都沒有錢,那個林木根從臺灣回來瞭,人傢有錢,人傢要給咱二龍山修路,想讓咱二龍山的人富起來,您說咱還能說熊話嗎?為瞭咱二龍山的父老鄉親,為瞭咱二龍山的子孫後代,咱就搬到別的地方去吧。爸爸啊,對不起您老人傢……”高老伯說到這裡,竟“嗚嗚”大哭起來。
  
  哭瞭一陣子後,高老伯猛然發現身後站著一個人,他回頭一看,竟然是林木根。高老伯緩緩站起來,抹瞭一把眼淚後說:“林木根,讓你得意瞭,你的願望終於實現瞭。”林老先生淡淡一笑,說:“高大哥,二十年前我真是這樣想的,可現在不一樣。在我六十歲那年,我去阿裡山登山,不小心被蛇咬瞭。當時就我一個人,我以為必死無疑瞭。就在我絕望時,來瞭一個人,我以為這下有救瞭,誰知這人竟是我在部隊的一個仇人,我倆為一件事差點動過槍。可讓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救瞭我。當時我就問他:你幹嗎要救我?他跟我說:我現在想明白瞭,天地這麼大,你我能走到一起,這就是緣分啊,我們為什麼不好好珍惜這千年才能修來的緣分呢!聽瞭他的話,當時我的心一下子就明凈瞭,過去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多麼的幼稚而又可笑!實不相瞞,這路就是從二龍尾過,也比在二龍頭過多不出百萬元。其實我早就拿定主意瞭,這路就從二龍尾過,我隻是想看看你是不是還是六十年前的那個你。我變瞭,看看你變沒變。”
  
  高老伯聽瞭林老先生的話,臉上一下子露出瞭燦爛的笑容:“這路要是從二龍尾過,那不是你老爸的墳嗎?”林老先生的眼睛一下子紅瞭:“我到過二龍尾,我老爸的墳已經沒瞭,村民們告訴我,是1960年那場大水給沖走的。我老爸的墳不在瞭,可你老爸的墳還在啊,就從二龍尾過好瞭。”
  
  高老伯“嘿嘿”一笑道:“你這是把我當三歲小孩看啊?咱二龍山的人哪個不懂:屍骨不在瞭,可他的魂還在啊!”
  
  林老先生滿意地點點頭說:“高大哥,有你這句話我就知足瞭,這路就從二龍尾過瞭!”
  
  這天早晨,林老先生還在睡夢之中,就被一陣鞭炮聲驚醒。他問房東:“這不過年不過節,放鞭炮幹什麼?”房東告訴林老先生:高傢今天遷墳。林老先生驚住瞭:“高大山幹嗎還要遷墳呢?我已經告訴過他,這路就從二龍尾過瞭。”房東很自豪地說:“高傢人聽你說這路從二龍尾過,都特別高興,就高老伯不高興。大傢問他為什麼不高興?高老伯說:人傢拿錢回來修路,就夠意思瞭,咱再讓這路從人傢的墳地過,你說咱還配做人嗎?咱高傢的墳立馬就遷!”
  
  林老先生聽瞭房東的話,甭提有多高興瞭,立馬就趕去二龍頭,他要阻止高大山遷墳。誰知林老先生來到二龍頭時,高老伯已經把墳遷出來瞭。
  
  高老伯見林老先生來瞭,對他說:“你來得正好,要不我還要打發人去請你。等下給我爸的遺骨下葬,我希望你也能參加。”林老先生點瞭點頭:“你就是不請我來,我也肯定會來的!”
  
  從二龍頭出發,走瞭一裡多地,便來到瞭一處山坡上。這裡有一片松樹,四周視野開闊,還有清澈的山溪潺潺而下。在松樹林中有一座墳,墳頭立著石碑。高老伯對林老先生說:“我就把老爺子葬在這裡,你感覺這地方怎麼樣?”林老先生贊許地點點頭:“這地方確實不錯,可這裡已經是人傢的塋地瞭,你要葬在這裡,得征求人傢的意見啊!”高老伯哈哈笑道:“你說對瞭,要不我怎麼會讓你來呢?”林老先生一怔,立馬朝那座墳奔去,往那石碑仔細一瞅,隻見上面寫著:林中林老人之墓。
  
  林老先生驚住瞭:“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高老伯這才把實情告訴林老先生:“1960年,咱這裡發瞭一場罕見的山洪,那天我小兒子跑回來樂呵呵地告訴我:林傢的墳被水給沖出來瞭。當時我就想:我跟你有仇,可跟林大叔沒有仇啊,我怎麼能忍心讓他屍落荒野,無處棲身呢?再說瞭,我要是無動於衷,對孩子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我要是去管瞭,對孩子又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當時我就領著孩子把你爸爸的骨頭撈瞭出來。大水過後,我請來一個風水先生,他說這裡絕不比二龍頭差,我就把你爸爸葬在瞭這裡。實不相瞞,每年的清明,我都要來上一次墳。”
  
  聽瞭高老伯的講述,林老先生的眼淚“嘩嘩”流瞭下來。他一步奔過來,緊緊抓住高老伯的手:“高大哥,你讓我怎麼感謝你才好啊!”
  
  高老伯也緊緊握著林老先生的手,眼裡也淚花閃動:“這事要是讓你趕上瞭,你一定也會這麼做的!”
  
  六十多年過去瞭,兩位老人的手終於握到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