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要起訴你

  趙麗原先在飲料廠上班,業餘時間炒炒股票。後來,單位越來越不景氣,連工資都不能按時兌現,她索性辭瞭職,在傢當起瞭職業股民。這兩年股市行情不錯,再加上趙麗頭腦靈活,精於算計,自然也小賺瞭一筆。
  
  這天晚上,趙麗去參加一個高中同學聚會。畢業這些年,大傢忙於各自的生計,很少能聚在一起,如今見面,自然有瞭說不完的話題。酒過三巡,菜上五味,趙麗和同桌楊柳貓在包廂的一角,親密地交談起來。趙麗問楊柳:“老同學,你傢的飯店生意還好吧?”楊柳搖搖頭,唉聲嘆氣地說:“別提瞭,前幾年生意一直挺紅火的,可今年荊昌高速公路通車瞭,從我們飯店門口過的車輛就少瞭,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瞭。”趙麗小聲安慰道:“老同學,想開點,這些年你們肯定也賺瞭不少錢,可以把這些錢拿來做點別的生意呀!”楊柳苦笑瞭一下,說:“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呀,我們都觀望大半年瞭,也不知幹點啥好。”聽楊柳這麼一說,趙麗心裡忽然一動,試探著問:“老同學,要不,你跟著我炒股吧?”楊柳瞪大瞭眼睛:“炒股?我可聽說那玩意兒風險挺大的,一夜之間,就能讓百萬富翁變成窮光蛋!”趙麗抿嘴一樂,說:“老同學,做什麼生意沒風險呀?關鍵是看你能不能把握好時機!現在的股市是牛市,大盤一路看漲,隻要你敢把資金投進去,就肯定能賺錢!你看我,小日子不是過得挺滋潤嗎?!要是你信得過我,可以把錢交給我,委托我幫你炒,別的不敢說,肯定比存銀行劃算!”
  
  趙麗的一番話,說得楊柳心裡直癢癢,思索瞭片刻,她一臉誠懇地說:“趙麗,咱們這麼多年的交情瞭,我當然信得過你,隻是你得給我點時間,讓我再考慮考慮,這畢竟不是件小事呀!”
  
  這天晚上,趙麗正在傢裡準備晚飯,傢裡的電話突然響瞭起來。她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抓起瞭聽筒。“喂,是趙麗嗎?”電話那邊傳來瞭楊柳熟悉的聲音。趙麗微笑著問:“楊柳,你考慮得怎麼樣瞭?”楊柳堅決地說:“我考慮好瞭,準備拿出十萬塊錢,讓你幫我炒股。”
  
  趙麗半開玩笑地說:“老同學,你果然是大手筆呀,隻是你拿出這麼多錢,和你老公商量瞭嗎?”楊柳說:“這個你放心,我們傢的事我說瞭算,不用和他商量!當然,我做這個決定,也不是心血來潮,這幾天,我找瞭一些老股民打聽瞭一下,他們都說現在入市肯定能賺!”
  
  趙麗說:“怎麼樣,老同學,我沒騙你吧?”楊柳沉默瞭一小會兒說:“趙麗,你替我炒股,我不能讓你白辛苦,你開個價吧。”趙麗想瞭想,說:“咱們也不是外人,如果賺瞭錢,你把收益的5%分給我就行瞭!”
  
  楊柳說:“趙麗,5%是不是太少瞭,我給你10%吧!噢,對瞭,我怎麼把錢給你呢?”趙麗剛想說些什麼,忽聽傢裡的門“砰”地一聲開瞭,丈夫羅永剛臉色鐵青地沖瞭進來,把一張條子往桌子上一拍,氣急敗壞地喊道:“趙麗,你給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麗不知丈夫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急忙對楊柳說瞭句:“老同學,你等我一會兒。”說著,她把話筒擱在瞭一旁,快步走到桌子前,拿起單子一看,腦袋“嗡”地一聲就大瞭:這是一張女兒芳芳的血型檢驗單,上面白紙黑字的寫著,女兒的血型是B型!
  
  丈夫不依不饒地質問道:“今天我帶芳芳去醫院體檢,順便給她查瞭查血型,可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的血型竟然是B型!你說,你是O型血,我是A型血,我們怎麼會有一個B型血的女兒?今天你不跟我說清楚,我絕饒不瞭你!”
  
  趙麗隻感到一陣頭暈,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往事如放電影一般,一幕幕浮現在眼前:十年前的一個晚上,趙麗和同事們去一個酒吧小聚,經不住同事的勸說,她喝瞭很多的酒,到最後,她已是頭重腳輕,分不清東南西北,有個男同事提出要送她回傢,她沒有拒絕。那男同事架著趙麗,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一個偏僻路段,突然手腳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摸來摸去。趙麗本來就對那個男同事有好感,再加上喝多瞭酒,意識不太清醒,她隻象征性地掙紮瞭幾下,便不再反抗。男同事見狀,更加膽大妄為,隨即把她拖到瞭路邊的小樹林……事後,趙麗心裡十分後悔,覺得對不起自己的丈夫,可時間一長,她也就漸漸淡忘瞭這件事。可是現在,這張檢驗單清晰地告訴她,芳芳就是她和那個同事的孩子!趙麗的臉上像一團火在燒,羞愧之中,她猛然想起,楊柳的電話還沒有掛呢!她踉蹌著抓起話筒,匆匆說瞭句:“楊柳,你把錢直接打到我的卡上就行瞭!”便“啪”的一聲掛斷瞭電話。
  
  她轉過身來,失魂落魄地走到丈夫跟前,顫聲問道:“芳芳知道這件事嗎?”丈夫氣呼呼地說:“我把她送到外婆傢瞭,沒讓她知道!”趙麗突然一頭跪倒在丈夫跟前,痛哭流涕地說:“永剛,我錯瞭,請你懲罰我吧……”聽完趙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丈夫一直一言不發,隻是悶著頭抽煙。
  
  持續瞭一個月的冷戰,丈夫出於對芳芳的愛,終於不計前嫌,原諒瞭趙麗的那次背叛。趙麗的臉上終於又有瞭往日的笑容,與此同時,股市大漲,她替楊柳買的股票一路高歌猛進,已經神奇地翻瞭一番。趙麗瞅準時機,果斷出手,凈賺瞭十萬元!十萬元到手之後,趙麗心裡卻悄悄起瞭變化:這些錢是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憑什麼要白白送給楊柳?!反正她和楊柳之間,也隻是口頭協議,隻要她一口咬定,那十萬元錢是她借楊柳的,不就輕輕松松得到這筆錢瞭?!
  
  這天,楊柳突然來找趙麗,詢問她股票的事。趙麗淡淡地說:“老同學,股票已經出手,也小賺瞭一筆,我會馬上把那十萬元還給你的。”楊柳一愣神兒,問:“那賺的錢呢,不一起給我嗎?”趙麗面無表情地說:“老同學,我是借你的錢炒股,當然隻還你本金瞭。”楊柳這下終於回味過來,她怒氣沖沖地說:“趙麗,你怎麼能這樣?當初咱們不是說好瞭,是我委托你炒股的嗎?”趙麗冷冷地說:“老同學,你這麼說有什麼根據嗎?”楊柳氣得渾身哆嗦,指著趙麗的鼻子顫聲說道:“趙麗,你太不像話瞭,你、你等著,我這就到法院起訴你!”趙麗冷笑道:“好呀,你去告吧,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告!”
  
  幾個月之後的一天,趙麗去房管局辦房產證,剛一進電梯,不由一下愣住瞭:電梯裡還有個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楊柳!趙麗好不尷尬,正想走出電梯,電梯卻已緩緩啟動瞭。兩人各自把頭扭到一邊,誰也不肯開口說話,空氣就像凝固瞭一般。
  
  終於,趙麗憋不住瞭,紅著臉說:“老同學,對不住瞭,我真的很需要這筆錢,你看我傢那個破房子,早就沒法住瞭,我就是想換個大房子,這才———”楊柳瞅瞭她一眼,冷冷地說:“趙麗,誰傢沒有點困難?可人總不能昧著良心做事吧!”趙麗不好意思地問:“老同學,你不是說要起訴我嗎,怎麼後來沒有動靜瞭?”楊柳依然沒有好臉色:“你不要以為,我真的沒有證據,實話告訴你,我把我們那天的談話全給錄下來瞭!我沒去起訴你,是因為我聽到瞭芳芳的事,要是我把電話錄音交給法院,芳芳是私生子的事,很可能就會傳出去,我實在是不忍心呀!”
  
  趙麗一下子愣住瞭,她萬萬沒想到事情的真相會是這樣!隻聽楊柳繼續說道:“我和芳芳有著同樣的身世,所以我知道,當一個孩子知道自己是私生子時,那種痛苦,那種折磨,是常人無法想象的。不管你對我做過什麼,孩子總是無辜的,為瞭芳芳能健康成長,我隻能選擇沉默。”
  
  楊柳的話就像一把刀,深深刺中瞭趙麗的心,她恨不能找個地縫鉆進去!沉默瞭片刻,她很快作出瞭決定,要把那筆錢還給楊柳,可還沒等她開口,電梯已經停下瞭,楊柳快步走出電梯,轉眼就消失在長長的樓道裡……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