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賈大寶老大不小瞭,還單身。他嘴上說不急不急,實際上他早急壞瞭。
  
  這天,賈大寶下瞭班回到傢,一看,咦,門縫裡怎麼有一張紙呢?賈大寶抽出來一瞧,美死瞭!這張紙上寫著幾行字:
  
  今晚8點,有時間嗎?華語超市大門前,等我喲!不需給我買禮品哦,把自己打扮整齊哦,不要叫人傢等急瞭哦,要不,就不理你瞭喲!
  
  賈大寶把這紙翻過來倒過去看瞭幾遍,鋼筆字,秀氣,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寫的。那麼,會是誰呢?管她是誰,見見再說!不過,要先打扮打扮,把自己武裝武裝!賈大寶看瞭看手機上的時間,馬上計算出還有1個小時零47分13秒,於是立即行動。
  
  先是沖進屋子裡,把公文包一扔,公文包滾到瞭地板上,他也顧不得撿;接著沖進廚房,狼吞虎咽地往嘴巴裡塞瞭一些東西,囫圇吞棗地吞到肚子裡;然後拿起牙刷,擠上牙膏,塞到嘴巴裡,搗得滿嘴泡沫;然後喝水,把泡沫吐掉,用毛巾擦瞭擦嘴,哈瞭哈氣,感覺沒有不好的氣味瞭,就開始刮胡子;把胡子都刮凈瞭,就收拾頭發,可怎麼收拾也不滿意,於是就跑到美容美發中心收拾去。美容美發中心的人多,賈大寶就多掏瞭一些錢先做瞭頭發。真是不做不知道,一做嚇一跳:鏡子裡的賈大寶比剛才的賈大寶年輕瞭10歲!賈大寶那個美呀,又多給瞭老板一些錢,高高興興地去華語超市大門前等人瞭。
  
  華語超市好像搞什麼活動,大門前人山人海的。賈大寶在人群裡找“那個人”,把脖子都抻長瞭,都快變成長頸鹿瞭,還是沒有找到那個人!
  
  終於,賈大寶看到瞭一個鄰居,當然是女的,而且還相當漂亮。賈大寶看瞭一下時間,剛好8點。
  
  賈大寶迎上去打招呼:“嗨,你來瞭。”
  
  女鄰居不好意思地回答:“嗨,你也來瞭。”
  
  賈大寶從這句話裡感覺出這女鄰居就是“那個人”,於是提議說:“吵死瞭。要不換個清靜的地方?”
  
  女鄰居說:“好啊,去哪裡呢?”
  
  賈大寶摸瞭摸口袋裡的票子,提議去一傢咖啡屋喝咖啡。女鄰居的臉一紅,就跟著賈大寶走瞭。到瞭咖啡屋坐下,要瞭兩杯咖啡。賈大寶看著女鄰居,女鄰居低頭看著咖啡,一副淑女害羞的樣子,沒話找話地說:“你的字還得練練。”
  
  這一句話沒頭沒尾的,賈大寶感到莫名其妙,說:“我的字我自己還滿意啊,得過獎的———在省裡書法展覽上。”
  
  女鄰居掏出一張紙,展開,鋪到賈大寶的眼前,譏諷地說:“就這字,還叫‘滿意’啊?”
  
  賈大寶一看,媽呀!他差點叫出來。為啥?因為這張紙跟賈大寶收到的那張紙完全一樣!那張紙,那字體,那語言,都一模一樣!賈大寶知道出“故事”瞭———是誰把我們往一塊撮合呢?是惡作劇嗎?他鎮靜瞭一下自己,將錯就錯,“誠懇”地說:“你說這個啊,是這樣的,我怕你不答應,故意把字體寫得歪歪扭扭的,這不是本來的字體,你看———”說著用手在咖啡桌上寫瞭幾個字,“還算漂亮吧?”
  
  女鄰居歪著頭看瞭看:“嗯,還可以,不過,沒有你的人帥!哦,你怎麼還千交待萬交待地叫人傢‘打扮整齊’,還‘禮品禮品’什麼的?”
  
  賈大寶目前最想知道的是這個女鄰居叫什麼名字,他估計女鄰居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於是胡亂應付著回答說:“禮品我準備買,不過還沒買,怕不合適,還要麻煩你跟著我去買,你相中什麼咱買什麼。”
  
  出瞭咖啡屋,賈大寶就帶著女鄰居去瞭商場……他倆就這樣談上瞭戀愛。但是直到結婚瞭,賈大寶還不知道是誰把他們“牽”到一塊的,是誰替他寫的求愛信,他心裡一直很納悶。
  
  又過瞭一段時間。這天,賈大寶下班瞭,又發現門縫裡有一張紙,他抽出來看,見這張紙上寫著幾行字:
  
  今晚8點,有時間嗎?華語超市大門前,等我喲!不需給我買禮品哦,把自己打扮整齊哦,不要叫人傢等急瞭哦,要不,就不理你瞭喲!
  
  賈大寶忽地一下聯想起瞭一年前塞在門縫裡的紙。嘿,奇瞭怪瞭!他決定去看個究竟。
  
  就在他把脖子伸得快抽筋時,他老婆———就是原來的女鄰居———打他的手機,問他“死”哪裡去瞭,他才一步三回頭地回傢瞭。回到傢,他老婆就擰他的耳朵罵:“這傢超市搞活動,為瞭聚積人氣,故意偷偷給人傢屋子塞紙條。你、你賊心不死,還想再白撿個大閨女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