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兒子的祝福

  秦聰聰今年16歲,讀初三。早在他剛上中學的時候,曾經對人說過:“我最崇拜的人是爸爸,最愛的人是媽媽。”這天,放學後,他做完值日,天傍黑才回傢。當路過“新南大酒店”門前時,隔著熙熙攘攘的人流,他瞥見一個十分熟悉的身影擁著一個年輕女人走進瞭旋轉門……他愣瞭一下,接著就不假思索地跟進去。在一個燈光幽暗的角落裡,他看見那熟悉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十分崇拜的爸爸!爸爸一邊呼喚服務員點菜,一邊伸手在女人的面頰上撫摸著。那女人秦聰聰認識,是爸爸在工程隊時的質檢員劉芳。頓時,秦聰聰的心不由得揪緊瞭:爸爸呀爸爸,媽媽對你那樣溫柔體貼,你咋還……
  
  秦聰聰的爸爸、媽媽是高中時的同班同學,畢業後一同去參加高考,結果,媽媽考上瞭省城一所中專,而爸爸卻落榜瞭。為瞭爸爸,媽媽毅然放棄瞭學業,和他一起住在農村。現在,談起這事,爸爸總是滿臉愧色,而媽媽卻一直無怨無悔。他們真誠相親相愛,秦聰聰好像生活在蜜罐裡一般。可爸爸在一年前當上瞭包工頭後,回傢就越來越晚瞭,說話也不冷不熱瞭。媽媽問起他,他總是說很忙,說累瞭,沒想到他卻是在外面尋花問柳!
  
  聰聰回到傢,飯菜都已經涼瞭,而媽媽仍然獨自一人坐在桌邊等候。聰聰叫她吃飯,她固執地說:“我再等你爸一會兒!”聰聰見媽媽那麼固執,真想把在酒店看到的情景如實相告,但想瞭想,還是忍住瞭。要是說瞭出來,媽媽一定會很傷心!
  
  他隨便地吃瞭幾口飯,便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任媽媽怎樣催他去做功課,他都不動,隻是百無聊賴地看著電視。媽媽心裡納悶:一向聽話、好學的兒子,今天怎麼瞭?
  
  快半夜時,爸爸才滿嘴酒氣地回到傢中。媽媽一邊為他打來熱水讓他洗腳,一邊輕聲細語地問:“怎麼又這麼晚才回來?”
  
  “噢,和客戶簽訂一份合同。”爸爸神情倦怠地說。媽媽見他哈欠連天的樣子,關切地說:“你近來越來越消瘦瞭,可要註意身體呀!”
  
  一旁的聰聰差一點兒沒罵出聲來:簽狗屁合同,偽君子!
  
  躺在床上,聰聰失眠瞭。他把爸爸媽媽恩恩愛愛、全傢人和和睦睦的情景一遍遍地在腦中過瞭“電影”,再想起放學後在酒店裡看到的那一幕,淚水不知不覺打濕瞭枕巾。他打心眼兒裡不願讓這個幸福的傢庭毀滅,但該用什麼辦法才能讓鬼迷心竅的爸爸回心轉意呢?他曾這麼醞釀過:面對面和他談,自己不過是個16歲的半大孩子,這種事在爸爸面前怎麼好說出口呢?再者就跟蹤追擊,等他倆再在一起時,來個“天兵”突降當眾揭發?也不行,因為爸爸是個自尊心極強的人,若是當面讓他下不瞭臺,他惱羞成怒後事情可能加速往壞處發展。爸爸呀爸爸,多難解的物理、數學題我都不皺眉頭,可今天你咋給瞭這麼個馬尾穿豆腐般的難題呢?
  
  第二天是星期六,爸爸很早就出門去瞭,在醫院上班的媽媽吃過早飯後也去上班瞭。休息在傢的聰聰在被窩裡躺瞭很長時間才爬起來。他來到爸爸、媽媽的臥室,打開瞭寫字臺的抽屜,小心翼翼地翻弄著……那裡面裝著爸爸媽媽戀愛時的日記本和往來書信。爸爸媽媽一輩子隻愛過對方,再沒有屬於自己需要嚴守的秘密,因此,這隻抽屜從來不上鎖。前些年沒事時,兩人就常常依偎在一起,讀著對方的日記、來信,那情那景,融洽親密極瞭!可現在那抽屜已蒙上瞭厚厚的一層塵埃。
  
  秦聰聰嘆口氣,找出媽媽初戀時寫下的日記,然後在鍵盤上飛快地打瞭起來,每一篇日記的落款處,他沒署媽媽的名字,卻署上瞭那個女人的名字———劉芳。打完後,他把媽媽的日記本放回原處,然後取出第一篇打字稿,用打字信封裝上寄給瞭爸爸。
  
  以後,他按照日記上的時間順序,每天都給爸爸寄出一篇日記。幾天後,爸爸每天雖然回來得還很晚,但聰聰經觀察發現:每次他回傢臉上顯得很不自然。莫非自己的“偷梁換柱”法初見成效瞭嗎?他決定再暗暗跟蹤一回,看看爸爸接到日記信後與劉芳的交往情況。
  
  第二天上學來到教室裡,他與同桌的要好同學丁亮商量,說中午放學後陪我到公園走一走。他倆走進公園,看到公園盡頭的一棵樹下坐著一男一女在親密談話。這時,聰聰決定把任務交給丁亮去執行,而自己就退出公園門口側邊等候。
  
  丁亮偵察出來果然大功告成。原來,他接受任務後,佯裝在公園地上找尋什麼東西,在距男女十多米時,趁他們不註意躲在附近,豎起耳朵聽著他們的動靜。
  
  “你為什麼每天寄打字稿日記給我?”
  
  “噢!這是愛情的刺激嘛!”
  
  “你過去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如今……”
  
  女人回應:“我就不可以學嗎?這麼小看人?”
  
  “不是小看你,當時你當質檢員,根本沒寫過日記,是事實。”男人提高瞭嗓門說。
  
  她站起來激動地抖瞭抖衣服說:“我就寫,難道世上隻有你老婆才會寫日記嗎?”說完悻悻而去!
  
  一個星期後的一天傍晚,聰聰從學校回傢,一走進屋裡就發現爸爸先回來瞭,他一邊擇菜,一邊有說有笑,就和他沒當包工頭前一模一樣。聰聰心裡無比欣慰,高興地大喊:“爸爸,你這麼早就回來瞭,真好!”接著又轉身沖媽媽喊:“媽,我肚子餓瞭。”媽媽慈愛地笑著:“飯馬上就好。”說著,忙不迭地擺上碗筷。那晚,一傢三口品嘗著豐盛的晚餐,氣氛融洽極瞭。
  
  吃過晚飯,聰聰早早就躲進自己的房間裡,為的是給爸爸媽媽多留點兒說話的機會。沒想到爸爸推門走瞭進來,他看著聰聰,臉上有些尷尬,搭訕著問:“聰聰,你現在學習挺緊吧?”聰聰自信地說:“嗯,不過我能適應。”爸爸想瞭想,從兜裡掏出張百元大鈔遞給他,並說現在需要很多學習資料,這錢就留著你應付。說完就關上門走瞭。
  
  聰聰心裡納悶兒:爸爸心裡有數就得瞭,一下子給我這麼多錢幹嗎?他打開這對折的百元大鈔,隻見裡面夾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聰聰,前些日子你打印瞭不少媽媽以前寫的日記,署名劉芳寄給我,我早就知道是你出的主意。爸爸謝謝你幫我找回瞭以前的愛,我將一如既往地愛你和你的媽媽!絕密,看後請把紙條銷毀!”
  
  噢,爸爸是用這種方式表示自己的幡然悔悟!聰聰心裡比喝瞭蜜還甜,尤其是結尾那兩句話,差點兒沒讓他樂出聲來。
  
  如今,該怎樣讓這100元花得更有意義呢?這天,聰聰走在街上,無意中發現音樂大廳前貼著一張大海報,上面寫著××地區山歌劇團演出的消息。聰聰很高興,因為他知道媽媽很喜歡看山歌劇。再仔細看時,是演“梁山伯與祝英臺”,當下他把這錢買瞭兩張戲票。晚上吃飯時,他舉起兩張戲票宣佈:“今晚我請爸爸、媽媽看山歌劇《梁山伯與祝英臺》。”爸媽一聽,興奮地問:“聰兒,今天咋這麼高興呢?”
  
  “因為我有一個好媽媽,還有一個好爸爸!”聰聰用肯定的口吻說。
  
  晚飯後,聰聰挽著爸爸和媽媽的手臂來到音樂大廳。入場時,他把票給爸爸一張,媽媽一張。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拍腦袋:“瞧我這記性!今晚我和網友約好交流信息,改天再陪爸爸、媽媽。”說完一轉身就溜走瞭。媽媽在後面笑著說:“這孩子搞啥名堂嘛?”爸爸意味深長地說:“孩子已長大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