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長發背影

  在山石村插隊的馬寧,因表現優秀被保送上瞭大學。可他即將離開時卻發生瞭一樁怪事,至今他想起還驚恐萬分,不寒而栗。
  
  那晚,在大隊會議室登完工分後,村上十幾個年輕小夥和姑娘都沒回傢的意思,圍著一盞半明不暗的煤油燈陪馬寧聊天。顯然,大傢心照不宣地在為他舉行一個自發的話別儀式。大傢天南地北地瞎聊,聊得沒完沒瞭。夜深瞭,有人提議講鬼的故事。馬寧想,眼下倒是講鬼故事的好時機:昏暗的燈光,寂靜的夜晚,頗有身臨其境的效果。大傢各盡所知,講著各種鬼怪故事。當時,幾個姑娘嚇得縮成一團。倒是阿珍姑娘鎮定自若,且講瞭個追魂鬼的故事。馬寧暗中佩服她的膽量。其實,馬寧是無神論者,從不信鬼信神。最後倒是小夥子阿明講的長發鬼故事,讓他心悸不已。
  
  阿明神秘兮兮地說:有一天我舅舅趕墟回傢很晚,他過一山坳撞見瞭長發鬼。她高高的個,婀娜的身段,一頭秀發長如瀑佈披灑。我舅大喊一聲“鬼”,即抱頭鼠竄。可黑影卻窮追不舍,那一頭烏發隨風飛舞,像一面旗幟,在空中啪啪作響。我舅嚇得魂飛魄散,他連滾帶爬翻上山崗,又屁滾尿流趕回瞭傢,整整三天三夜才找回瞭魂。他講得眉飛色舞,繪聲繪色,不由你不信。
  
  聽完故事後,馬寧不置可否地笑瞭笑,可身上早已生出一片雞皮疙瘩來。突然阿明拍拍馬寧道:“你小子別笑,這兩天你可別碰著長發鬼,不然你休想上大學!”大傢一聽都開心地笑瞭。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一夜馬寧被自己折騰得夠嗆,他久久不能入睡,老在想那“長發背影”,覺得四壁有無數長發黑影向他撲來;又似有鬼手揭被頭。他竭力抗爭,被折騰得精疲力竭,竟不知什麼時候睡著瞭。
  
  他被敲門聲驚醒,已是中午時分。阿珍從傢裡端來烏雞肉湯,叫他趁熱快吃。馬寧感激中有點不好意思,阿珍說:“你就別客氣瞭,快吃吧!”她臉蛋紅撲撲的,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正火辣辣地瞅著他。馬寧被她看得面孔發燙。說實話,插隊這兩年承蒙阿明、阿珍和五保戶阿婆他們無微不至的關照,使他少吃瞭不少苦;重活有阿明扛著,細活有阿珍頂著,做飯燒水之類有阿婆幫著,他很感激他們。可近兩個月來,他們之間的關系卻發生瞭微妙變化。阿明深深地愛上瞭阿珍,可阿珍愛的卻是馬寧,而馬寧又因故不能接受這份愛。誰料到,就在這時她含情脈脈地說:“你能不走嗎?我想和你在一起,不然我會瘋掉的!”馬寧忙說:“阿珍,阿明很愛你,你要珍惜這份感情。”“我不管,反正我不讓你走!”她霸氣地說完便走瞭。馬寧手足無措,心想:喪失理智的女人會不會弄出什麼麻煩事來?
  
  下午,阿明對他說:“阿珍哭得像個淚人,你勸勸她吧。”馬寧卻說:“她慢慢會好的。我走後,你要好好待她。”阿明一邊點頭,一邊幫他收拾行李。
  
  夕陽西下,房間一片昏暗。馬寧望著收拾妥當的行李,心裡並不輕松。突然他想起山上還有一擔柴火沒幫阿婆挑回,與阿婆打過招呼就急忙上瞭山。山間小徑上,樹叢暗影越來越重,昆蟲嗡鳴聲不絕於耳。他匆忙地趕到目的地,捆綁好柴火正想動身,突然聽得一陣奇特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嗚……嗚……明明是人的哭聲,聲音哀婉淒慘,時高時低,由遠而近,令人不寒而栗。隨即,一個黑影從三十米開外向他款款遊來,他背脊上頓時冒出一層冷汗。“喂!誰啊?”他壯著膽子喊,卻不見回音。他借著樹葉間的暗淡光線看去,黑影的齊腰烏發依稀可辨。馬寧驀然想起阿明講的鬼故事“長發背影”,竟不寒而栗。他擱瞭柴火轉身就跑,剛叫一聲:“鬼!”便撞到樹上,眼前一黑,整個身體朝山下滾去。
  
  他醒來時,已躺在自己床上,阿婆、阿明圍在他身旁。阿婆疼愛地拍拍他說:“醒瞭就好,差點把我嚇死瞭。”原來昨晚阿明來找他,阿婆說他上山瞭,阿明也徑直上瞭山,當阿明找到他,他已昏過去瞭。馬寧把昨晚驚恐的一幕講給他們聽,他們都不信,阿婆說他看花瞭眼,阿明也說他是幻覺。他想:今天我就要走瞭,是真是假就由它去吧!可阿珍一直未露面,據阿明說,阿珍怕見他難受,所以不送他瞭。然而,當他遠離山村最後回頭一瞥時,在村邊那棵大樟樹旁卻出現瞭一個熟悉的倩影:是阿珍!當時他的淚水模糊瞭視線。
  
  馬寧本想忘掉那驚恐的一幕,可已刻骨銘心,想忘也忘不瞭。醒時他常想起它,睡時常夢見它;特別是“長發背影”和“翻飛的烏發”像個幽靈,老在他眼前晃來蕩去,令他晝夜不寧。直至兩年後,這謎團才揭開謎底。
  
  放暑假馬寧回傢看父母,恰巧碰上阿珍到縣城辦事在他傢借住一晚,他們又見面瞭。原來,半年前阿珍和阿明已結婚,兩人相親相愛過得很幸福。談話中馬寧多次提及離開山村前那驚恐的一幕,阿珍不是把話岔開就是低頭不語,馬寧覺得很奇怪。飯後,阿珍從洗澡間出來,活脫脫地變瞭樣:平時她總是把秀發盤在頭上,很難讓人瞧見;眼下她如出水芙蓉,那一頭秀發似瀑佈披灑,讓他大飽眼福。他記得在插隊時也見過一次:當時他有事去她傢,她剛洗罷澡,同樣披瞭一頭秀發,那靚麗撩人的身影就如仙女下凡,不能不讓他心猿意馬,想入非非。可自從發生驚嚇事件後,每當看到披肩長發,他都會厭惡無比。即使是眼下楚楚動人的阿珍,她那長發背影還是刺痛瞭他的眼睛,給他心裡罩上瞭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阿珍說她明天要早起趕路,先睡瞭。這一夜馬寧做瞭一個夢,又夢見瞭那驚恐的一幕。
  
  次日馬寧醒來,阿珍已經走瞭,桌上留下一張字條:“我走瞭,我無顏面對你,在此,我向你道歉!事情已過瞭很久,但還得對你說出真相,否則我死不瞑目!你上大學前的驚嚇事件是我蓄意所為,本來為愛想留住你,卻無意傷害瞭你!對不起,請你務必原諒我!曾經愛過你的阿珍。”看過字條之後,馬寧情不自禁地嘆瞭一口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