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租個老頭來當爹

  兒媳香枝嫌郝老漢把洗手間的抽水馬桶尿臟瞭,狠狠地數落瞭他一頓。郝老漢氣不過,就出門去瞭。他準備等兒子、兒媳睡下瞭再回去,免得惹他們煩。
  
  正瞎逛著,突然一個中年男人跑上前來,堵在郝老漢的面前,激動地喊著:“爹!”
  
  郝老漢嚇瞭一大跳,瞅瞅左右沒其他人,大著膽子問:“你喊誰呢?俺不認識你。”
  
  中年人說:“我喊的就是您,您長得太像我爹瞭!”
  
  郝老漢連忙作揖道:“折煞俺瞭,俺可不敢當!”
  
  中年人急忙拉住他說:“您就給我當爹吧!”
  
  老漢想起電視法制節目上介紹的騙局,急忙掙脫那人的拉扯,邁步就要走。
  
  中年人又拉住他說:“老人傢,您別走!要不這樣吧,您上我傢吃頓飯,喝兩盅酒,我詳細跟您解釋一下。”
  
  郝老漢沒有別的嗜好,平時就喜歡喝兩口小酒,但怕兒子、兒媳不滿,隻好時時忍著酒癮。一聽中年人說有酒喝,眼睛裡頓時放出光來,心想:“去就去,反正我一分錢沒帶,還能把俺這個瘦巴巴的老頭煮著吃瞭?”
  
  中年人開車帶老漢來到一幢三層小樓前,下瞭車。
  
  剛進門,屋裡一個衣著體面的中年婦女沖郝老漢喊:“爹!”一個打扮新潮的大男孩沖老漢喊:“爺爺!”中年男子給老漢斟上酒,自我介紹說:“我叫董德,請您來傢喝酒,實在是有要事相求。”
  
  “什麼事?”郝老漢停住筷子,問道。
  
  “我看您是個厚道人,就實話說瞭吧。我爹是離休幹部,每月的離休費將近6000塊。可是他上個月過世瞭,我們夫妻倆薪水微薄,供不起孩子上大學。實在沒辦法,我看您長得很像我爹,就想租您當我爹!”
  
  “什麼?租爹?”郝老漢嚇得差點兒將手上的酒杯掉在地上。
  
  “我爹是在鄉下老傢突發心臟病過世的,很少人知道這事。您每天穿我爹的衣服,住我爹的房子,用我爹的證件,讓周圍的人看見您老開開心心健健康康地活著就行!”
  
  “要是遇見你爹的熟人怎麼辦?”郝老漢有些不放心。
  
  “我就說您患瞭老年癡呆癥,認不清人瞭。您隻要裝得傻乎乎的,和他們招招手就行瞭。”
  
  郝老漢想想自己在兒子傢受的氣,一咬牙答應瞭董德的要求。
  
  郝老漢回到傢中,兒子、兒媳已經睡下,他也就不提這事瞭。郝老漢反復思量瞭一夜,不敢把自己租給別人當爹的事告訴他們。第二天一早,郝老漢隻告訴兒子、兒媳自己找瞭一份看大門的工作,單位在城郊,往返不方便,就長住單位裡瞭。
  
  兒子郝強和兒媳香枝一聽,樂得輕松,也沒有細打聽,任由郝老漢收拾瞭一個小包袱出門去瞭。
  
  郝老漢來到董德傢,董德一傢熱情地接待瞭他。董德的媳婦把最好的房間騰出來讓郝老漢住,每天還變著法兒煮不同的菜給他吃。周末,董德和傢人陪郝老漢上附近的景點玩,和和美美的,比一傢人還像一傢人。郝老漢從來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不由得有點兒惶恐起來。雖說董德叫自己爹,但那是假的,他們憑啥對自己這麼好呢?
  
  慢慢地,郝老漢還發現瞭更蹊蹺的地方。董德說租他來頂替他死去的父親收離休金,但他發現董德傢裡根本不缺錢;董德是一個機關的領導,有專用小轎車呢。
  
  郝老漢心裡面隱隱泛起瞭不安,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陰謀呢?自己糟老頭子一個,有啥事都不怕,但千萬別連累瞭兒子一傢人。郝老漢思前想後,終於決定回傢去瞭,金窩銀窩,不如自傢的狗窩。
  
  郝老漢收拾瞭當初幾件破舊衣物,偷偷地回傢去瞭。回到傢中,隻對兒子說單位不請他瞭,遣他回來。媳婦從鼻子裡重重地哼瞭一聲,也沒有說什麼。
  
  日子又像從前那樣磕磕碰碰地過下去瞭。這天,郝老漢的小孫子過生日,郝強和香枝商量著準備去酒店吃飯慶祝。郝老漢一聽也高興瞭,正要去換一身衣服,香枝一皺眉頭,說:“爹,傢裡還有剩飯、剩菜呢,你就在傢裡吃好瞭,再說傢裡也要有人看個門。”郝老漢低下頭,不敢多說什麼。
  
  兒子郝強一傢三口打扮得光光鮮鮮的到酒店吃飯去瞭。郝老漢無奈地把剩飯熱瞭,捧著碗蹲在傢門口吃瞭起來。
  
  正吃著,跑過來一個人,一把拉住他說:“爹,您回來幹嗎?是不是我們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您說,我們一定改!”
  
  原來是董德找來瞭。
  
  郝老漢一聽趕緊搖頭,說:“不是不是,小董啊,你們一傢待我太好瞭,我不習慣,還是回傢待著舒服。”董德瞄瞭瞄郝老漢破爛的褂子和碗裡的剩飯剩菜,說:“爹,我看您的兒子、兒媳,對您可不怎麼好啊!”郝老漢的臉一紅,囁嚅著說不出話來。董德真誠地說:“爹,您回來吧,我們一定好好地待您。”
  
  郝老漢拗不過董德,想想兒子和兒媳的做法實在是可氣,於是就又收拾瞭包袱,留下一張字條給兒子、兒媳,謊稱又有人請他去當門衛瞭。郝老漢跟著董德來到巷口,坐上小轎車,一溜煙駛走瞭。
  
  無巧不成書,郝老漢坐上車的時候,正好被從酒店吃飯歸來的郝強和香枝看到瞭。這是誰?會用小轎車來載他們的爹?香枝留瞭個心眼,暗暗記下瞭車子的車牌號碼。
  
  郝強和香枝回到傢中,看瞭郝老漢留在飯桌上的字條,香枝沉思起來。看樣子老頭子不像是去當門衛,這裡面一定有文章。夫妻倆決定弄個水落石出。香枝根據她記下來的車牌號碼著手去查,一查之下,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這董德是市裡某局的局長。這樣一個大人物,和她的老爸到底有什麼關系呢?
  
  這天,郝老漢正在董德傢的花園裡散步,突然看見兩個人影在院墻外面鬼鬼祟祟地探頭探腦,定神一看,原來是郝強和香枝。郝老漢大吃一驚,這兩個小兔崽子怎麼跟到這裡來瞭?郝老漢趕緊走出去,把他們拉到僻靜之處,問:“你們怎麼來瞭?”郝強問父親是怎麼認識董德的,又怎麼住到他傢裡來瞭。
  
  郝老漢見瞞不住,就把事情的前因後果說瞭一遍。郝強和香枝交換瞭一下眼色,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香枝若有所思地說:“聽說現在的離休老幹部待遇可高瞭!”兒子郝強心領神會,點瞭點頭。郝老漢一看他倆的神情,就知道他們要來事,就大聲喝斥道:“你們倆別打歪主意!”
  
  正所謂知子莫若父,郝老漢的懷疑不無道理。郝強和香枝回到傢中就打起瞭歪主意。香枝說:“你說這個董德當著大官,為啥還要貪他老爹的一點點離休金?”郝強說:“這你就不懂瞭,離休金是小事,他老頭也是當官的,他主要是想維持住他老頭的人脈,也就是關系網,有瞭這張關系網,人傢會多給他幾分面子,他當起官來才會得心應手。”香枝點點頭,說:“這樣說來董德肯定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租爹’的事。我們去向他要幾個小錢花花,他肯定不敢不答應吧?”郝強哈哈大笑,說:“親愛的,你真是太有才瞭!”
  
  兩個人說做就做,第二天一早就找上董德的辦公室去。董德正在辦公,抬頭看到他們倆,皺起眉頭,冷冷地說:“是你們倆,坐吧!”郝強想不到董德居然認得他們,想到今天來的目的,索性把心一橫,擺出一副無賴的嘴臉,說:“董哥,你叫得我爸一聲‘爹’,那我也該叫你一聲‘哥’,我們自傢人,我就不客氣瞭。小弟我最近想重新翻修一下房子,就是想讓咱爹住得舒服一些吧……我算過瞭,要有個3萬塊錢,就可以把房子裝修好瞭!”
  
  董德哈哈一笑,說:“你缺3萬塊錢花?那關我啥事呢?”郝強臉上一紅,硬著頭皮說:“我想向大哥你借啊!”董德說:“假如我不借呢?”郝強收起笑臉,說:“不借?你就不怕我把你‘租爹’的事說出去嗎?”
  
  董德霍地一下子站瞭起來,說:“你自己對爹不好,就不許別人對他好嗎?你想想,爹在你傢過的是啥日子,吃剩菜、剩飯是常事,還經常受氣!他是你爹啊,你怎麼不想想從前他是如何獨自把你拉扯大的?!”
  
  董德越說越氣,指著門口大聲說:“你們走吧,你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來請你們走!”
  
  郝強和香枝灰溜溜地走出瞭董德的辦公室。回到傢中,香枝越想越氣憤,說:“你說這董德怎麼這麼囂張,借幾個小錢給我們也不肯,我們去舉報他!”
  
  這天,董德在南海酒店擺酒為郝老漢慶祝七十大壽。在一片祝福聲中,郝老漢不禁老淚縱橫,他幾時見過這樣的排場,受過這樣的尊重?自己的生日,兒子從來不會記得,經常是冷飯殘羹就對付過去瞭。有一次生日他想吃雞蛋,就自己去煮瞭一個,香枝竟吵吵嚷嚷地罵瞭一宿。
  
  正熱鬧著,突然進來幾個人,為首的一個對董德說:“董局長,你好!我們是紀檢部門的,有人舉報你隱瞞父親去世的情況,找人冒充你的父親,繼續收取父親的離休金,身為國傢幹部有違法亂紀的行為。今天眼見為實,希望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董德皺起眉頭,問:“這事是誰舉報的?”
  
  郝強和香枝從後面走出來,得意洋洋地說:“是我們舉報的,怎麼著?”
  
  董德說:“這件事很容易就可以查清楚,因為我父親生前單位的領導潘部長,今天也來瞭。”這時,一個坐在上座的男子威嚴地站瞭起來,大聲斥責道:“胡鬧!董德早在兩個多月前就把他父親的死亡報告交到我們單位,他父親的離休金早就停發瞭,何來冒領之說?”
  
  剛才進來的那幾個人都愣住瞭。
  
  這時,不單郝強和香枝吃驚,連郝老漢也覺得不可思議:董德父親的離休金早就停發瞭!也就是說董德供養郝老漢,並不是為瞭領父親的離休金,那麼到底是為瞭什麼呢?
  
  郝老漢拉住董德的手,不禁老淚縱橫,說:“小董,你一傢人對俺這樣好,原來並沒有私心,那麼這到底是為瞭啥?”董德說:“事到如今,我也不瞞您瞭。把您接到傢裡來供養,是我父親生前的遺願。您還記得十五年前的一個冬天,您在傢門口救活一個患老年癡呆癥的老奶奶,還供養瞭她三年多的事嗎?”
  
  郝老漢想瞭想說:“是有這麼一回事,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她自己走瞭。我還找瞭好久,擔心瞭好久。”
  
  董德說:“那是我奶奶。她後來自己走回傢來瞭,健健康康地活瞭好些年。臨終時,她突然清醒過來,把您供養她的事清清楚楚地說瞭出來,但就是說不清地址。奶奶囑咐我父親一定要找到這個好心人,好好報答他。父親找瞭好久,直到前三個月,他才查出您就是那個好心人。誰知父親突發心臟病過世瞭,沒來得及好好答謝您。父親彌留之際,囑托我一定要好好報答您!”
  
  郝老漢急得直擺手,說:“這有啥好報答的,任憑哪一個有良心的人都會這樣做的!”
  
  董德說:“郝老,我就是怕您拒絕我的報答,所以才想到瞭這麼個辦法,讓您住到我傢裡來。以後您也別見外,繼續在我傢裡住,您就是我爹,我一定會把您供養到老,讓您生活得開開心心、健健康康!”
  
  郝老漢遲疑地看看兒子和兒媳,不敢回答。郝強滿面通紅,一跺腳說:“董大哥,您啥也別說瞭,您說的話我全懂!爹是我的爹,以後我一定好好地對他,一定要讓他開心快樂,您監督我好瞭!”郝強和香枝上前一人挽著郝老漢的一隻手臂,走出瞭包廂。
  
  董德望著他們的背影,點頭笑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