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牛的女網友

  阿牛自從買電腦裝寬帶上瞭QQ後,整天就泡在網絡中尋找獵物。他與網友聊天有三個“原則”:一是隻與年輕女性聊;二是選擇在本市內;三是要求與女網友見面。
  
  前不久,阿牛在網上聊熟瞭三位漂亮可人的女網友,她們的網名分別叫“勿忘我”、“一枝花”和“迷你靚妹”。阿牛認準這三個“美女”後就抓住不放,並采取“單線聯系”,與她們一一見面。
  
  那天,阿牛約第一個女網友“勿忘我”在“鴛鴦公園”見面。“勿忘我”與阿牛一見鐘情,毫無拘束地與阿牛握手、擁抱,還甜甜地親瞭他一口。這一抱一親,把阿牛酥得骨頭脆響。“勿忘我”親昵地說:“阿牛哥,初次相見,我真高興。今後咱倆要永遠好下去,你可別狠心嫌棄我啊!”阿牛發誓說:“靚妹妹,我阿牛這輩子要是忘掉你,我就不是娘養的!”“阿牛哥,別這樣說,隻要你有情,我就有義。走,上酒店,我買單。”“勿忘我”挽著阿牛的胳膊向“友情酒傢”走去。
  
  酒足飯飽後,“勿忘我”嬌滴滴地倒在阿牛懷裡說:“阿牛哥,我真羞於啟齒,可又不能不說。”“什麼事,你就直說瞭吧!咱倆的關系這麼親密,還有什麼不好開口的。”“勿忘我”見阿牛如此慷慨,感動得含淚說:“我媽病瞭住在醫院裡,你能不能借我5000元為我媽治病?我有張5000元的三年定期存單,下個月才到期,現在按活期支取有點虧瞭。你要是借我5000元,下月取瞭我連利息全還你。”“嗨,誰要你付利息。卡就在我身上帶著,現在就去銀行取。”“勿忘我”轉憂為喜說:“阿牛哥,還是你疼我。”又激動地親瞭阿牛一口。
  
  晚上,阿牛打開電腦又與女網友“一枝花”聊天,並約她明天上午10點在汽車站門口見面,然後去吃麥當勞。“一枝花”回帖說:“一言為定,不見不散。”
  
  第二天上午10點,阿牛果然在汽車站大門口見到瞭“一枝花”。才瞧瞭一眼,他不由在心中驚訝道:“哇!容貌真像一枝花,好漂亮,好動人啊!”他上前握著“一枝花”的手說:“‘一枝花’,我見到你好高興哦!”“一枝花”也說:“見到阿牛哥,我也好開心啊!”
  
  阿牛也不打算去吃麥當勞瞭,把“一枝花”帶到“情未瞭酒店”,毫不吝嗇地點瞭幾個好菜,要瞭一瓶好酒。菜上桌後,“一枝花”落落大方地端起酒杯與阿牛飲交杯酒,她喝一口酒,親阿牛一口臉蛋,還說願意做阿牛的女朋友。阿牛見“一枝花”如此真情實意,魂不守舍地說:“‘一枝花’,我交上你這個女朋友,真是太幸福瞭!咱倆海枯石爛不變心,你有困難我幫助。”阿牛這樣表態,“一枝花”當即接上他的話說道:“阿牛哥,說起幫助,我還真想向你借點錢呢。”
  
  “借錢?借多少?”阿牛急著問道。
  
  “不多,一兩萬就可以瞭。”“一枝花”獅子大開口,阿牛一聽目瞪口呆。心想:媽呀!你一開口就借一兩萬呀!阿牛結結巴巴地問:“你借這麼多錢做什麼用?”“一枝花”說:“我想在城區鬧市租兩間門面開個服飾店,如果你願意幫我的話,待服飾店開業賺瞭錢,我借1萬還2萬,加倍回報。”阿牛聽“一枝花”說借1萬還2萬加倍回報,就動心瞭,說:“好,看在咱倆一見鐘情的分上,我就借你1萬元,你可要講信用,開店賺瞭錢就還我。”“一枝花”也表態說:“我的話一諾千金,到時不還,你綁我人。”就這樣,阿牛的1萬元又被“一枝花”拿走瞭。
  
  又一天上午,“迷你靚妹”突然給阿牛打電話,請他在“春色美酒樓”吃油烤乳豬,吃罷烤乳豬再上卡拉OK玩。“迷你靚妹”還問阿牛手頭方不方便,如果方便就帶5000元過來急用,五天後還他6000元。“五天後就還6000元?哈,又一個高利貸!”阿牛忙回話說:“好,我馬上把5000元給你帶來。”
  
  阿牛揣著5000元興沖沖地走進“春色美酒樓”二樓小包廂,一看“迷你靚妹”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小美人,漂亮極瞭。垂涎欲滴的阿牛忙上前與“迷你靚妹”打招呼,並把5000元現鈔交給瞭她。“迷你靚妹”接過5000元後,就摟著阿牛親瞭一口。她讓阿牛坐下喝杯茶,沒想到阿牛一杯茶下肚後便倒在沙發上昏昏沉沉地睡著瞭。直到下午三點多鐘,阿牛才被酒店服務員叫醒。他問服務員:“同我一起在這包廂裡的那位小姐呢?”服務員說:“她早就走瞭。”這時阿牛才如夢方醒,知道上當受騙瞭。
  
  回到傢後,阿牛打開電腦,想用QQ罵“迷你靚妹”一通,可“迷你靚妹”的QQ號卻不存在瞭。他又與“勿忘我”、“一枝花”聯系,都不在線上。阿牛對她們的真實姓名和地址完全不知道,而他被騙的這些錢還是鄉下父親辛辛苦苦半輩子積蓄的,拿來支援他在城裡買房子用的。這下可好瞭,錢被騙瞭,房子也買不成瞭,怎麼向父親交待呢?!阿牛越想越悔,越悔越惱,一氣之下,他“噼裡啪啦”把電腦砸瞭個七零八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