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踢踏舞陷阱

  年輕漂亮的出租車女司機薑姍喜歡跳歐美風情的踢踏舞。這天夜晚,薑姍運送完最後一名乘客後順路又進瞭舞廳。在激情奔放的舞曲聲中,她和舞伴們又跳起瞭步伐鏗鏘的踢踏舞。一曲舞罷,薑姍剛到觀眾席小憩,忽見一名中年女子笑盈盈地來到她身邊說:“如果我沒認錯的話,你就是開出租車的薑小姐吧。哦,我姓汪,曾搭乘過你的車。”
  
  “啊,是汪女士,你好,快請坐。”薑姍趕緊招呼道。不料女乘客話題一轉突然說:“薑小姐,恕我直言,你的舞跳得真不錯,可惜你的駕車技術不夠好,這裡人多不便說,我寫張紙條你看過就明白瞭。”說完把事先準備好的一張小紙條塞到薑姍手中便離去瞭。薑姍心頭一怔,拿起紙條趕緊到燈光下去看,隻見上面寫著:
  
  薑小姐:
  
  終於在舞廳裡找到你瞭。那天晚上我搭乘你的車,當時你在城郊09國道出瞭點車禍,撞倒瞭一個小女孩,但你肇事後沒有停車,次日我便瞭解到被你撞傷的小女孩已經死去。這是一場車禍逃逸事故,一旦被交警部門查到,你將受到嚴懲。但我看到你那樣年輕漂亮,實在不忍心把你告上法庭。這件事隻有你我知道,今天留下紙條,沒別的意思,隻想提醒你,以後開車要註意安全。哦,有件事我想請你幫一下忙,最近我因購房手頭有點緊,想向你借3萬元錢,絕無敲詐之意,很快會歸還你的,這點小忙我想你不會拒絕吧?明晚8點,你把車開到長途汽車東站,我在那裡等你,並請留下你的手機號碼,便於還錢時聯系。汪女士
  
  讀完汪女士的留言,薑姍的心一下懸起瞭,她擔心的事終於發生瞭!幾天前的一個晚上,她載客途經09國道時好像撞倒瞭一個行人,當時由於天黑加上緊張,她沒有停車。這些天她一直為這件事內疚和自責,她想去交警隊自首卻沒有勇氣,沒想到車禍事故的目擊者竟然找上門來瞭,並開口向她借3萬元錢。對方名義是借錢,其實就是想利用這件事勒索她。
  
  左思右忖,薑姍還是答應借錢。這樁車禍逃逸事件如果捅出去,她可能會被判刑,這是多麼可怕的後果!破財消災買個教訓吧!
  
  次日傍晚,薑姍帶上3萬元現金來到汪女士指定的地點。一看汪女士已在那裡等她瞭。
  
  “薑小姐,今晚還去跳舞嗎?哦,這筆錢我會盡快歸還你的,到時候電話與你聯系,再見瞭。”汪女士取過錢並在手機裡輸入瞭薑姍的電話號碼後,便消失在人流中瞭。
  
  事情就這樣過去瞭,薑姍心裡清楚,這3萬塊錢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瞭。沒想到沒過幾日就接到瞭汪女士的電話:“薑小姐,我現在正在郊外的雙峰鄉一傢鄉村企業討債,討完債就把錢還你。因為要吃飯應酬,估計要遲一點才能回城,今晚8點,麻煩你把小車開到09國道雙峰鄉的車站接我一下,順便把3萬元錢還你,好嗎?”
  
  “行,我會準時來接你的。”得知對方要還錢,薑姍當即應允,沒想到這汪女士還挺守信用。
  
  當晚8點,薑珊駕駛出租車準時來到位於09國道旁邊的雙峰鄉車站,卻不見汪女士人影,她想汪女士也許還在鄉政府應酬,隻好停車等候。正在這時,前方突然走來兩名男青年,他們見到出租車便靠近想搭車,可薑姍要等汪女士便當即回絕瞭。誰知其中一名男青年突然取出一把匕首架在薑姍的脖子上,另一個男子趁機拉開車門威脅道:“快把車開到我們指定的地點,不然要你的命!”
  
  此時的薑姍方知自己遇上攔車搶劫的歹徒瞭,此時夜色早降,四處無人,即使呼救也沒人來救她……正在萬分危急之際,忽見從公路一端急速駛來一輛黃色出租車“嘎”地停下,車上跳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青年,見兩名歹徒欲劫持女司機,便奮不顧身與之搏鬥,兩名歹徒被打跑瞭。驚魂未定的薑姍目睹瞭這一打鬥場面,流著淚連聲感謝這位見義勇為的男司機。男司機揮揮手說:“不用謝,我們都是同行,你一個女司機夜間行車一定要小心。”叮囑完就要走,卻被薑姍攔住瞭。她發現男司機的手臂及臉部都受瞭傷,還淌著血,想陪他去附近的醫院包紮一下。
  
  “沒關系的,隻是一點皮外傷,回去包紮一下就好瞭。”男司機毫不在意地說。
  
  但男司機最終拗不過薑姍,隻好到薑姍的傢裡簡單包紮瞭一下傷口。薑姍這時才知道男司機名叫顧勇,是一名有五年駕齡的出租車司機。當晚顧勇剛送走一位外埠的乘客路過雙峰鄉,遠遠看到兩名歹徒揮動著匕首企圖搶劫薑姍,當即下車與歹徒搏鬥營救瞭薑姍。薑姍是傢裡的獨生女,父親早亡,傢裡隻有一位患心臟病的老母親。老人得知這位好心的司機救瞭自己女兒的命,千恩萬謝,一定要小夥子留下電話號碼,叮囑他以後常到她們傢玩。
  
  從此以後,薑姍經常用電話和顧勇聯系,顧勇也應薑姍之約常去她傢玩,兩人還一起去跳踢踏舞。一來二去,這對在患難中相識的年輕人便成瞭影形不離的戀人,而那位約薑姍去雙峰鄉接人的汪女士以後再也沒有打來過電話。薑姍猜測這汪女士很可能和那兩個劫匪是一夥的,這次雙峰鄉遭劫很可能是她設下的圈套。由於擔心那起車禍事故會暴露,薑姍也沒敢去公安局報案。
  
  這天夜晚,薑珊又約顧勇一起去舞廳跳舞,跳完一曲正在觀眾席上休息,突然手機響起,傳來一位年輕女子的聲音:“薑小姐,我一直在觀察你跳舞呢,跳得真不錯。哦,我和你說的話千萬別讓你身邊的顧勇聽到。實話告訴你,我也曾和顧勇談過戀愛並受過欺騙,他是個口蜜腹劍的壞男子。你和他戀愛的事我早聽說瞭,覺得你遇到的那次英雄救美事件很可能是他設下的陰謀,是他為瞭得到你而導演的一出雙簧戲,那兩個所謂的歹徒是他安排的。你想想哪有這麼巧合的事?他怎麼會在你遭劫的關頭突然出現呢?世上沒有後悔藥,薑小姐你得小心防備步入他設計的陷阱裡。你若不信,我這裡有他的一張風流照,明天下午兩點你不妨來我這裡看看,我在鳳凰路‘藍寶石’茶室等你,哦,我姓陳……”
  
  接到陳小姐的電話,薑姍的心猶如平靜的水面投進瞭一塊石頭,頓時激起瞭浪花……通過這些日子與顧勇的接觸,她覺得顧勇是個上進心強又體貼人的好青年;然而,細細思忖,她又覺得陳小姐的電話不無道理。知人知面不知心,她與他結識的時間這麼短,對他的過去不瞭解,也不知道他曾經戀愛過。那天她在雙峰鄉遭劫持被救,似乎也有點蹊蹺,在那個偏遠的地方,他怎麼會這麼湊巧突然趕到?莫非這一切如陳小姐所說是顧勇故意導演的一出雙簧?接到這個電話後,薑姍再無心思跳舞瞭,她匆匆地拉著顧勇離開瞭舞廳。
  
  第二天下午,薑姍忐忑不安地來到“藍寶石”茶室。陳小姐聲稱有顧勇的風流照片,薑姍決定去看看,如果顧勇真是一個奸詐的人,就果斷地與他分手,以免上當受騙!
  
  薑姍進入茶室便見一位衣著入時的漂亮姑娘迎瞭上來:“哦,你就是薑小姐吧,我在舞廳裡見過你。”陳小姐說著就把薑姍帶進一間裝飾豪華的包廂,桌面上已備好瞭香濃的茶水和果點。
  
  “薑小姐,今天約你來,是因為我自己也曾是一名被顧勇愚弄過的女人,覺得應該把他的真實面目告訴你,希望你不要上他的當。女人應該幫女人嘛,你說是嗎?”兩人坐定後,陳小姐就直言不諱地說道,並當即取出一張照片遞給薑姍說:“你看看,這就是顧勇以前拍的一張風流照。”
  
  薑姍取過照片,隻見照片上的顧勇和一名袒胸裸背的風騷女子緊緊挨在一起……
  
  “這下你可以相信我的話瞭吧。”陳小姐一臉認真地說。
  
  “原來他真是一名花心男子!”薑姍心裡忿忿地說。她很感謝這位好心的姑娘,要不是她指點迷津,她還一直蒙在鼓裡哩。
  
  薑姍和這位好心的姑娘一邊喝茶一邊交談,談得十分投機,兩人相見恨晚。慢慢地,薑姍感到頭有點發暈,想要睡覺,她想向陳小姐告辭,但陳小姐說機會難得一定要留她多敘敘。薑姍隻好留下來陪陳小姐聊天,說著說著,她突然一頭倒在沙發上,沉睡瞭過去……
  
  矇矓之中,薑姍感到身上有什麼重物壓得她透不過氣來。她極力睜開眼睛,終於看清眼前的一切,隻見自己躺在沙發上,一個長著絡腮胡子的裸體男人正壓在她身上企圖強奸她。薑姍猛地記起剛才來茶室與陳小姐會晤的事,可那位巧舌如簧的陳小姐早已不見瞭蹤影,薑姍方知自己上瞭壞人的當!
  
  薑姍拼命掙脫瞭那個大漢,發瘋似的往外沖去,剛沖到大街上便發現正在到處尋找她的男友顧勇。當顧勇得知薑姍差點被壞人奸污的事後,又氣又急,當即陪同她到公安機關報瞭案。
  
  經公安機關連日偵查,誘騙薑姍的陳小姐和那個企圖奸污薑姍的流氓先後落網。原來,這是一個流氓搶劫犯罪團夥,與上次在雙峰鄉企圖劫持薑姍的同為一夥人,當時因顧勇的相救使其企圖強奸薑姍的罪惡目的未能得逞。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他們讓陳小姐出面打電話離間薑姍和顧勇的關系,然後把薑姍騙至茶室,茶水中早放瞭安眠藥。其實那張所謂的風流照,是歹徒從出租車公司張貼的先進工作者宣傳欄裡偷拍到顧勇的生活照後,再與一名風流女子的照片用電腦合成的。薑姍後悔自己不該輕信瞭壞人的話,差點誤解瞭見義勇為的好青年顧勇,心裡追悔莫及。她覺得應該把自己撞死一名女孩的事向公安機關自首。然而,當薑姍把這件“隱私”告訴公安機關時,公安人員卻告訴她:被抓獲的歹徒已交代瞭這件“車禍事故”的真相:那天夜裡,她撞死的並不是一個女孩,而是一隻被裝在麻袋裡的小狗,這是歹徒故意在路途中設下的圈套,以此對她進行恫嚇並達到劫財劫色的罪惡目的。善良的人們,要警惕道路上這些形形色色的陷阱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