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我沒捏美女的屁股

  進城後,我在建築工地做瞭幾年泥瓦工,不是拿不到工款,就是遇上攜錢逃跑的工頭。一氣之下我自個兒幹瞭起來,整天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在一些居民小區轉悠,攬些鑲地板、刷塗料之類的活計。你還別說,單幹比幫別人打工強多瞭。
  
  這天,我在華宅小區給一住戶衛生間貼完瓷磚,得瞭60元工錢,高興得吹起口哨。正準備早點回出租房沖涼煮飯,忽然看見花臺櫥窗圍滿人,擠進去一瞧,嘿,大夥兒看得正起勁的竟是幾則招聘信息。我沒興趣轉身欲離開,眼睛卻突然一亮。為啥?身邊居然站著一位靚妹,美得逼人啊!我忍不住多看瞭她幾眼,還把我搶占的最佳位置讓給她。我舍不得走開瞭,一本正經地佯裝認真看招聘信息的模樣,因為鼻子下面就是美女的蓬松柔順的秀發,那浮動的暗香讓人如墜仙境……正自我陶醉時,美女忽地掉轉頭,滿臉怒氣,“啪”地摑瞭我一耳光:“流氓,捏我的屁股!”我驚呆瞭,連忙解釋:“不是,我,我沒有……”“就是你這個流氓!”可無論怎樣申辯都沒用,幾個老婦女還幸災樂禍地叫來保安帶走我。臨走前,我狠狠瞪瞭那美女一眼。
  
  保安罰我把華宅小區所有花臺裡的垃圾撿幹凈才肯放我走。幹完後,小區已是燈火明亮,我心情沮喪地蹬上自行車沖出大門,抄一條巷子直往回趕。半路上,聽到一個女子“抓流氓”的驚叫聲,我陡然又變得熱血澎湃、豪情滿懷瞭。循聲奔過去,在一棵樹下,影影綽綽地看到兩個男人正在拉扯一個女人。我把自行車往地上一摜,抽出別在後座上的瓦刀一個箭步撲上去:“大膽流氓,竟敢調戲婦女!”見我手舉瓦刀的兇悍陣勢,兩個傢夥怔住瞭,立即松開手,慌忙擇路而逃。女孩驚魂未定,拉著我氣喘籲籲:“大哥,謝謝你!”正好和她同路,我便把她送出黑燈瞎火的巷子。
  
  穿過巷子到達鬧市區,我腸子都快悔青瞭。身邊這個剛從兩個流氓手中救出來的女孩,竟是下午罵我捏她屁股的美女!我又渾身冒火瞭,看她被丁字褲緊繃的兩瓣屁股,恨不得踹上一腳才解心頭之恨!但看她驚魂未定真心感謝我的樣子,我又心軟瞭,於是勉強一笑,說:“我真的沒有捏你。”她也認出我,略顯尷尬,頓瞭頓表揚我說現在已將功補過,還要請我吃夜宵。這時候,我才想起自己早已饑腸轆轆,為趕時間鑲瓷磚,中午隻啃瞭兩個饅頭。我也冰釋前嫌,再說她還是個超級大美女,想套近乎都來不及呢,就跟著她一道去瞭大排檔。
  
  我顧不得客氣什麼,邊喝酒邊狼吞虎咽。沒想到,看她那副婀婀娜娜裊裊婷婷的樣子,還挺能喝酒,一瓶二鍋頭起碼喝瞭半瓶。她沒一點醉意,分手時對我說:“阿海,以後有機會見面就叫我小麗吧。”
  
  “你認識我?”我噴瞭一個酒嗝,等回過頭來,她已鉆進瞭出租車……
  
  這件事過去瞭好幾天,我仍在後悔未向她當面解釋清楚,冤枉啊!我壓根兒就沒捏她的屁股。不知怎麼的,再騎著自行車四處攬生意時,眼前時不時會浮現出小麗的靚麗身影,甚至還萌生瞭想再次遇見她的念頭。
  
  不久後的一天,我剛回出租房手機就響瞭,一看是包工頭張大彩的號碼,不由得狂喜地跳起來。要知道,他欠我整整3000元工錢啊!前一陣子,我打他手機要麼不接要麼關機,用IC電話打,聽到我的聲音就掛斷,小民工奈何不瞭包工頭啊!他現在主動給我打電話,看來張大彩已經良心發現,工錢有望瞭。然而一接聽,不是張大彩而是小麗。我忙要她把手機遞給張大彩,可小麗在電話裡罵:“這天打雷劈的不知去瞭什麼地方,隻留下他的手機。”我說張大彩至今還欠著我3000元血汗錢,找到他,我的弟兄們要扒他的皮……正說到憤怒處,對方卻“嚓”的一下關機。我十分惱怒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摔,雙手叉腰,憤然走出房子,頭一抬,小麗居然笑盈盈地站在我面前。我一把抓住小麗的胳膊,問她是張大彩的什麼人?那個狗雜種現在到底躲藏在什麼地方?小麗嚇蒙瞭,“哇”地哭出聲,她說自己被張大彩騙瞭,也正在到處尋找他。
  
  原來小麗曾被張大彩包養過,他們租住的房子就在華宅小區。上星期,張大彩的老婆突然帶著娘傢人前來抄他們的野窩,張大彩隻得讓小麗收拾衣物搬出瞭那套寬敞住房。慌亂之中,張大彩把自己的手機丟在瞭小麗提包裡……
  
  小麗滿臉淌淚,很後悔跟張大彩耽擱瞭幾年青春。她說,隻有憑自己的雙手創造財富才是真正的幸福。看她梨花帶雨楚楚動人的樣子,我心軟得不行,搜腸刮肚找詞匯勸慰瞭她一番。她突然抹瞭一把淚,抬頭問我:“阿海,我們合夥開一傢公司怎麼樣?”我說我是一個窮南漂,哪有能力開公司。小麗說我懂建築、裝修方面的知識,又擁有豐富的操作經驗,如果能夠開一傢服務公司,專門替人看房驗房,要比鑲地板、貼瓷磚什麼的賺錢多。
  
  聽到她又一次喊我的名字,我大惑不解地問:“你怎麼知道我叫阿海?”
  
  小麗掩鼻“撲哧”一笑說:“我早就認識你啊,並且知道你租住的地方呢。”
  
  原來,小麗和張大彩在一起時,常聽他誇獎我憨厚老實,人又勤奮,做泥瓦工、裝修工樣樣都是好把式。有次張大彩把她帶到建築工地上去玩,她看我生得高大魁偉、帥氣十足,心都動瞭。張大彩的手機落在她手裡,看上面儲存著我的手機號,就主動撥通瞭我……小麗溫柔的話語,說得我心花怒放,愛意湧動。
  
  見小麗心情不錯,我趁機問道:“你為何當著眾人的面說我捏你的屁股,還摑瞭我一耳光?”
  
  小麗沉吟半晌,告訴我,那天她去華宅小區找張大彩,可那套房子已易主,新住戶說他早已搬回傢居住。小麗氣憤極瞭,剛走到小區花臺旁,在櫥窗前無意之中看到瞭我。她轉怒為喜,擠過去想向我打聽張大彩的行蹤。可俗話說不打不相識,她就故意說我捏她屁股。隻是她沒有料到,保安會罰我撿花臺垃圾,她就一直站在小區門口等我,想向我道歉再詢問張大彩搬到哪裡。見天黑下來,保安還沒放我走,她隻好走瞭,沒想到在小巷裡竟遇到兩個流氓……
  
  小麗是個急性子,我們的看房服務公司不久就開始運作。她印制瞭一大堆廣告名片,在一些住宅小區街頭人群密集的地方散發。果真效果明顯,我每天都要接到幾個電話,整日忙得不亦樂乎。她攬業務我做工,賺的錢三七開。有次接到一樁驗房的活,經過我的認真檢驗,發現瞭裝修上的諸多問題,我們得到1000元驗房費,那客戶最後找開發商退回1萬多元裝修款……我們每次在一起碰面商量怎樣開拓業務時,她的目光裡都會流露出無限的喜悅與期待。
  
  小麗和張大彩分手後,在一條背街租瞭間廉價房。有天,我們在大排檔吃完飯,她堅持要我送她回去。來到小麗的租住房,看到室內充滿溫馨的陳設以及掛著五顏六色的服裝,我高度警惕,心裡暗忖著,她樂此不疲和我一道開看房服務公司,不知是陷阱還是機遇?我趁酒興舊話重提道:“小麗,那次我真沒捏你的……”小麗關上門,用纖纖細指輕彈瞭一下我的鼻梁,兩隻嫵媚大眼左右轉動,然後身子一扭笑著對我說:“阿海,我今天就讓你捏個夠吧!”
  
  看到面前翻起的裙子裡露出紅色內褲,我暈得天旋地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