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該死的拐杖

  葉沃紅是從贛西山區小縣城考到廣州這所知名學府的。然而,僅僅讀瞭半年書,就面臨輟學瞭———因為父親所在的鄉煤礦安全不達標被政府關閉,父親每月隻領200元低保金,沒有工作的母親靠收廢紙度日。葉沃紅想退學打工,但老師勸她不要輕易走出這一步。矛盾重重之際,她找杜小榮問計。
  
  小榮是葉沃紅同屆不同班的高中同學。在傢鄉讀書時,葉沃紅是學校的排球明星,愛看球賽的小榮在球場上認識瞭她。考入同一所大學後,小榮學的是法律,沃紅學的是中文。此刻,葉沃紅寫在臉上的憂愁讓他讀懂瞭。小榮手頭也拮據,無力幫她,就試著給校長寫瞭封信,請求幫助貧困的葉沃紅度過難關。校長十分重視,決定特事特辦,將學校後門邊的一爿小店無償提供給葉沃紅經營兩年,利用課餘時間掙點錢,讓她既不失學又能通過經營獲取一些收入。
  
  從此,葉沃紅的愁雲漸漸散去。她雖然沒時間玩球瞭,但至少還能不失學啊。她的“沃紅文具店”開張時,杜小榮作為校報記者到現場采訪。他從學校關心貧困生的角度給予瞭報道,葉沃紅在店裡賣東西的照片特別醒目。
  
  尹村是從校報上得知這一消息的。當他看見葉沃紅清純嫵媚的容貌時,方才讀完瞭整篇報道。這個報道讓尹村產生瞭極大的同情心:多麼可愛的一個女孩啊,竟然被經濟所困不能盡情享受美妙的青春時光!如果她願意,我真想資助一把!
  
  這麼想著,尹村就找到葉沃紅的小店。葉沃紅正端坐櫃臺後看一本厚厚的《文學概論》。尹村裝作買東西的樣子跨進店來。葉沃紅見有顧客,忙站起身笑臉詢問:“這位同學,請問想買點什麼?”“我來買筆。”尹村答著,眼睛直往葉沃紅身上瞧。太美瞭,簡直是西施再世!尹村見葉沃紅漂亮的臉蛋、豐滿的胸脯和高挑的身材,不禁驚嘆不已。這種“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美艷,在她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尹村即刻下瞭決心,一定要把這個美妞追到手!
  
  說到尹村的愛情史,這裡有必要介紹一番。尹村是廣州人,父母在郊區經營一傢玻璃廠,擁有傢財千萬,傢中一兒一女兩個孩子。大的女兒已到美國留學,兒子尹村從小在貴族學校長大,雖然學習成績不錯,人也長得像模像樣,但骨子裡總有些紈絝子弟習氣,比如看不起傢庭貧困的同學,情感生活放蕩不羈等等。自從進入大學,管束一放松,就開始找女友談情說愛瞭。先是同一個哈爾濱的女孩好瞭一陣,不久甩瞭人傢,又同新疆吐魯番的一個女孩打得火熱,接著又在去年元旦文藝晚會上盯上瞭一個來自雲南的傣族姑娘。有的同學指責他朝秦暮楚不道德,他振振有詞:“道德值幾個錢?我就是要閱盡人間春色!”他繼續在女生群裡鉆,恨不得變成一隻蒼蠅,把全校幾千個女孩子的臉蛋吻個遍。
  
  然而過瞭幾個月,吐魯番女孩告訴他,她懷上瞭他的孩子!尹村已對她不感興趣瞭,甩出1000元要她打掉,吐魯番女孩知道他另有新歡,一鬧就讓學校知道瞭。尹村不僅花瞭兩萬元賠償人傢的青春損失費,還受到學校的警告處分。傣族姑娘知道瞭他的醜事,自然拂袖而去。此刻,身心疲憊的尹村感到孤獨和失落,葉沃紅的出現,讓他的眼睛豁然一亮!
  
  “你就是校報上報道的葉沃紅吧?”尹村扶瞭扶眼鏡,彬彬有禮地問。“是的,你需要什麼筆呢,鋼筆還是圓珠筆?”“什麼筆最貴就買什麼筆。”葉沃紅找出一支標價88元的“才子”牌鋼筆遞給他:“這是最貴的瞭。”尹村接瞭筆,把一張百元大鈔放在櫃臺上,說:“你克服困難堅持學習的事跡讓人感動,我是化工系大一(3)班的,叫尹村,很高興認識你,真希望能有機會幫助你,可以嗎?”“你光顧敝店,就是對我的幫助啊,謝謝你!”葉沃紅禮貌地回答,同時找給他12元錢。尹村不接錢,邊退邊說:“這點零頭算小費吧,再見!”葉沃紅追到店外,尹村已經跑遠瞭。
  
  頭一回遇到這種奇怪的顧客,葉沃紅有點手足無措。她隻知道有錢人對服務滿意的服務人員給小費,卻不明白在自己小店裡賣一支筆也能掙小費。不過,葉沃紅並不是貪心的姑娘,她想,下次他再來買東西時,一定還給他。
  
  兩天後,果然尹村又出現瞭。他說他們系裡出文藝專刊,要買些紙、墨、筆。葉沃紅按照他的要求點好貨,最後相加應付212元。葉沃紅收他200元,聲明這12元是上次該找的。“我的店裡不收小費,請諒解!”葉沃紅說得果斷,尹村不得不依她。
  
  尹村見葉沃紅雖窮卻不占小便宜,更是敬慕三分。他很想瞭解葉沃紅的全部情況,但僅僅交往兩次不便多問。想來想去,有瞭主意:何不找找那個寫報道的杜小榮呢?他采訪過她,對她的情況肯定瞭如指掌。
  
  這一天,晚飯鈴聲響瞭,尹村在食堂門口截住瞭要去打飯的杜小榮。“你是杜小榮吧?走,今晚我請客,就到校門口的帝王酒店!”“為什麼呀?”杜小榮並不認識尹村,因而十分愕然。“我叫尹村,化工系的,有事請你幫忙。”杜小榮隻好跟著他出瞭校門。
  
  尹村點的都是高檔菜。兩瓶啤酒下肚,他才把自己想追葉沃紅的事說瞭。他說:“你采訪過她,一定很瞭解她,你能把她的詳情告訴我嗎?”杜小榮說:“我不知道你所說的‘詳情’指什麼。”尹村坦言:“指的是葉沃紅的傢庭情況,當然包括她有沒有男友,願不願接受我的資助。”杜小榮告訴他:“我們是老鄉,讀高中就在一個學校。她當然沒有男朋友,但她願不願接受別人的資助我就不曉得瞭。”尹村滿意地笑瞭,因為他最想瞭解的情報得到瞭———葉沃紅沒有男友!既然沒有,就可以大膽去追。當然,他也發現杜小榮經常會去她店裡幫忙,但尹村並不擔心,因為杜小榮既沒有經濟實力,個頭也矮小,美貌的葉沃紅怎麼可能看上跟自己差不多高又長相平平的杜小榮呢?
  
  杜小榮很快把尹村宴請他的事告訴瞭葉沃紅,順便問她願不願接受尹村的資助。葉沃紅說,我現在靠自己勞動足夠應付學費和一日三餐瞭。我父親已在贛西電機廠找到瞭新的工作,父母的生活不用我操心,我就可以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學習上瞭。至於自己會不會接受尹村的追求,她並未作答,僅是莞爾一笑。
  
  由於文具店生意不錯,葉沃紅把老傢高考落榜的堂妹葉沐紅請到廣州幫她看店,這樣她的文具店就可以全天候營業瞭。巧合的是,沃紅、沐紅兩姐妹長相差不多,隻是沐紅的右腳前不久騎摩托摔傷瞭,踝骨有裂痕不能長時間承重,站久瞭就要用拐杖支撐。有瞭沐紅幫忙,沃紅有時間打排球瞭。她的球藝很快被教練發現,被選入中文系女排隊。
  
  葉沃紅是個細心的女孩,自從得知尹村要追求她,心裡不平靜瞭。平心而論,尹村也算個帥哥,跟自己應當是般配的,但他的人品怎樣呢?她並不瞭解他呀!她決定化被動為主動。她通過朋友多方打聽尹村的情況,結果讓她失望,朋友們打聽來的情況都差不多:尹村是個在校園裡到處獵艷的花花公子!沃紅心裡有數瞭。
  
  後來,尹村又到店裡買過多次文具,比如繪圖紙、宣傳粉、毛筆什麼的,葉沃紅總是笑臉相迎,禮貌服務。有好幾次,尹村在開飯的時間來買東西,買好後邀沃紅一同去吃飯,沃紅都以要看書為由很客氣地謝絕瞭。有時,尹村又有意炫耀自己的傢庭狀況,說自己老爸是廣州百強企業傢。可葉沃紅好像一點不感興趣。這個女孩怎麼回事呢?自己屢試不爽的方法怎麼就失靈瞭呢?尹村決定加大進攻力度!
  
  不久就是情人節,尹村買瞭99朵玫瑰,足足一大籃,通知沃紅在店裡等他。沃紅趕緊做瞭一番準備,遠遠地看見尹村來瞭,沃紅就把沐紅用過的拐杖挪到身後,同時要沐紅躲到裡間去。尹村一進門,就單膝跪地,把一籃紅玫瑰遞到沃紅面前:“沃紅,我心中的天使!請在這個美好的時刻接受我真誠的愛情!”
  
  葉沃紅不好拂瞭他的面子,高興地接過花,謝過之後,給他倒瞭一杯茶,請他坐下。尹村想,這次該有戲瞭吧?但不過片刻,葉沃紅就愁容滿面,眼裡也有些潮潮的。尹村以為她感動瞭。隻聽沃紅說:“尹村,我真的謝謝你!可是,你這個帥哥我配不上啊!”“你在我心中,就是維納斯女神!”“這個比方不錯!”沃紅說,“我就是那個斷瞭臂的維納斯。”沃紅特意在“斷瞭臂”三個字上下瞭重音。尹村聽得一頭霧水。葉沃紅緩緩解釋:幾年前,她遭遇車禍,右腳膝蓋以下截肢瞭,現在裝的是假肢,勉強能行走,但走久瞭,就非得要拐杖幫忙。她指瞭指身後的拐杖。尹村一臉驚愕。為瞭讓尹村相信她,葉沃紅拿過拐杖在右腳腿肚子上敲得梆梆作響,而她一點疼的感覺也沒有。尹村聯想到前不久坐車經過小店門口時,發現沃紅拄瞭拐杖(他當然不知道那個拄拐杖的是沐紅)。尹村相信瞭,像泄瞭氣的皮球,說:“對不起,請原諒我的冒昧!”“不,是我對不起,讓你破費瞭!”沃紅抱歉地說。
  
  看著尹村沒精打采地離去瞭,葉沃紅朝裡間的沐紅吐瞭吐舌頭。沐紅說:“你的戲演得不錯呀。”沃紅說:“應該是你導演得不錯,沒有你幫我出謀劃策,我還想不到這麼好的點子呢。”說著,葉沃紅把右腳伸到沐紅面前,要她趕快解開綁在腳上的夾板。沐紅邊解邊打趣:“沃紅姐,你把有錢的帥哥嚇跑瞭,不後悔嗎?”“我慶幸還來不及呢!”沃紅說,“你瞧他,哪是向我求愛,分明是貪色求貌!”
  
  從此以後,尹村仿佛人間蒸發瞭,不僅沃紅文具店沒見過他的影子,就連在校園裡,沃紅也沒遇見過他。
  
  兩年的期限到瞭,沃紅把店面還給學校,幫沐紅在校外一傢工廠找到瞭工作。她那活潑的天性又顯現瞭,每天除瞭學習,就是在球場上奔跑。她再也不必為錢發愁瞭,因為這個小店兩年來給她創下瞭4萬多元的利潤。
  
  初夏時節,學校舉行排球賽。中文系女排隊經過多場拼殺,已躋身全校18個系隊的前列,要與化工系女排隊爭奪冠軍。這場賽事吸引瞭很多體育愛好者。開賽的當晚,千人爭睹,盛況空前。在化工系前兩局領先的不利形勢下,中文系頂著壓力,沉著應戰,以快攻戰術扳回兩局。決定勝負的第五局開始瞭,化工系的分數又一直領先,觀眾們都為中文系捏一把汗。這時,教練把葉沃紅換到主攻位置,連續四個漂亮的扣球,總算把比分追平。接著在對方發球失誤的情況下,葉沃紅又巧妙地吊瞭兩個球,均告成功。中文系最終以高於對方3分的成績險勝。球場頓時沸騰瞭!姑娘們相互擁抱,歡呼雀躍。
  
  坐在觀眾席前排的尹村驚奇地盯著葉沃紅。她的雙腿是那樣修長和健美,彈跳是那樣自如和輕捷,那根本不可能是假肢啊!難道她兩年前的話不是真的?尹村糊塗瞭。本是化工系拉拉隊隊員的他,卻一直在為葉沃紅鼓掌。球賽一結束,他就沖到葉沃紅跟前,說:“沃紅,你的球打得太棒瞭,祝賀你!但是……”尹村欲言又止。“但是什麼?”葉沃紅追問。“但是你的腳……好像並不是假肢呀。”“你的眼力不錯,”葉沃紅淡然一笑,“難道你真的希望我靠拐杖走路嗎?”
  
  尹村無言以對。
  
  葉沃紅朝人群大喊:“杜小榮,快幫我把東西拎過來,我要去洗澡啦!”
  
  望著杜小榮拎著衣物和高跟鞋,傍著沃紅走向燈火闌珊的林陰小道,尹村惘然若失。“我好失敗啊!”他朝自己頭部狠狠拍瞭一下,“都是那根該死的拐杖害苦瞭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