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花花公子玩花活

  大和鄉鄉長李萬金,人送外號“玩花活”。他憑著超常的“玩花活”本事,一步步升遷。這不,他又瞄上瞭副縣長的位子,準備再顯一次身手,登上這個臺階。
  
  真是人走紅運馬走膘,李萬金正一門心思尋找門路時,機會就來瞭。
  
  那天,李萬金正在辦公,突然接到大趙屯打來的電話,說村裡來瞭一位市裡大人物的公子,公開前來搶親,正被村民們圍毆,情況危急……
  
  聞聽是市裡“大人物”的公子,李萬金頓時感到問題的嚴重性,急忙帶著派出所民警趕到瞭大趙屯。
  
  隻見一處農傢小院前圍著許多村民,地上躺著一個男人,三十上下的年紀,蓄著小胡子,留著披肩發,鼻青臉腫,渾身是土,在地上不停地翻滾,連連求饒。人們似乎餘怒未消,還在不停地喊打。
  
  李萬金擔心出人命,上前高聲喝道:“都給我住手!我是鄉長,有什麼事跟我說!”
  
  原來,大趙屯有一位叫李紅的俊俏姑娘,在市裡“富豪酒店”打工。一位姓高的花花公子看中瞭李紅的美貌,幾乎天天光顧“富豪”,魚鰾似的死死相粘,定要李紅與他“交朋友”,聲言隻要李紅答應和他好,他立馬回傢休掉自己的黃臉婆。為瞭達到占有李紅的目的,高公子又通過“富豪”老板給李紅施壓。李紅萬般無奈,隻好辭掉工作回瞭傢。沒想到,這傢夥竟然開車追趕而來,說什麼也要讓李紅跟他回去,並當著李紅爹娘的面,動手動腳……
  
  李萬金聞聽是這麼回事,再一看不遠處停著一輛嶄新的“本田”,腦子裡暗暗蹦出一個念頭來:好,這個機會來得好!一定要保護好這位高公子,將來為我所用!可是,眼下群情激憤,貿然強行保護隻會收到相反的效果。李萬金不愧為玩花活的高手,眼珠一轉,計上心來。他佯裝很生氣的樣子,對眾人喊道:“鄉親們,你們打得對,打得好!鄉政府完全支持你們!對這樣一個依仗權勢大耍流氓的壞傢夥,就該如此!我要把這傢夥帶到鄉裡去,嚴加審問,一個壞蛋也休想逃出咱大和鄉!”說罷,他示意隨行民警立刻把人帶走。
  
  村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見李鄉長說得在理,也就沒有阻攔。這樣,李萬金很順利地把高公子帶走瞭。
  
  一路上,李萬金極力向高公子討好,說自己這是玩的一個小花活,才保護下瞭他,不然,高公子就是有十條命,也得喪在這些喪失理智的鄉民手裡。
  
  車到鄉政府,李萬金忙讓衛生院來人給高公子處理傷情。之後,他又擺宴為之壓驚,高公子這才悻悻而回。
  
  轉眼一周過去瞭。這天,高公子的母親一個電話打到縣政府辦公室,說明天讓李鄉長去傢裡一趟,有事找他。
  
  李萬金接到縣政府轉來的這個電話後,心如撞鹿,一夜都沒有睡好。夫人的電話,非同小可!夫人是感謝我?還是責罰我?不管怎麼說,是我急中生智,玩瞭一個小花活,才救下瞭她的寶貝兒子的,就憑這一點,她得謝我。倘若借此與夫人拉上瞭關系,她老人傢一個電話打下來,哈哈,實現瞭我的願望還能有問題?……想到這裡,李萬金釋然瞭,憧憬著見到夫人的情景,甜甜地睡去。
  
  第二天,李萬金精心準備瞭一些土特產品,乘上自己的專車去瞭市裡。
  
  一進傢屬大院,隻見高公子早已等候在門口。隻見他戴一副茶色墨鏡,翹著小胡子,上身穿一件鮮紅的襯衣,下身著一條雪白的牛仔褲,神情悠閑地在那兒吹著口哨。
  
  一見高公子出門迎接,李萬金受寵若驚,忙吩咐司機停車,興沖沖迎瞭過去,主動伸出雙手與之相握。豈料,高公子並沒有和他握手,而是“哼”瞭一聲,頭一歪,陡然變色道:“來人,給我拿下這個小混官兒!”
  
  隨著話音,也不知從哪裡躥出幾個高大男人,不由分說,便將李萬金架進一輛事先準備好的車裡,一溜煙兒開走瞭。
  
  李萬金的司機見狀,當即嚇得小臉煞白,哪敢上前阻攔?“這這”瞭兩聲,他趕緊飛也似的逃瞭回去。
  
  李萬金被幾個人押著來到一處豪華酒店裡。小車停穩,隻見這位高公子已先他一步來到這裡,臺階上正站著呢。剛才的突然變故,已弄得李萬金心驚肉跳,小鼓猛敲,真不知這位高公子怎麼收拾他。他正暗自思忖著對策,隻見高公子變戲法兒似的換成瞭一副笑模樣,大步迎上前去,親自打開車門,雙手一拱道:“李老兄,剛才我也與你玩瞭個小花活,你不介意吧?嘿嘿!昨個我讓老娘給縣裡打電話通知你,就是想約你出來玩玩,沒別的意思……”
  
  李萬金聞聽高公子是跟他“玩個小花活”,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進肚子裡。他心中連連叫苦:這位高大公子,真會拿人開涮取樂!他心裡這麼想,嘴裡卻不敢這麼說,直給高公子溜須道:“沒什麼,沒什麼,我就願意結交你這樣有幽默感的朋友!”
  
  高公子又是“嘿嘿”一笑,一邊說著感謝那天相救的話,一邊步入宴會廳。酒宴相當高檔,優雅的包間內僅他兩人,為瞭助興,又招瞭兩位漂亮的小姐相陪。李萬金本來就是風月場上的老手,美女佳宴,開懷暢飲,盡情地玩樂起來……這酒一直喝到晚上,高公子見李萬金喝得盡興,玩得痛快,又換瞭兩位小姐相陪。市裡的小姐可比鄉裡的小姐高檔多瞭,李萬金沉醉在溫柔鄉裡,何曾還記起別的?
  
  第二天,高公子言說知恩報恩,要讓李萬金逛逛名山。並告訴他,他已讓老娘給縣裡打瞭招呼,隻管盡情玩耍就是瞭。李萬金聞聽十分高興,於是,由高公子開車,拉上兩個小姐,一行四人便出發瞭。
  
  有車有酒有美女,又有名山仙境,李萬金平生何曾享受過如此生活?滿足之餘,暗自慶幸自己當初智救高公子這招棋走得高明。
  
  趁著與高公子遊覽名山的天賜良機,李萬金使出看傢的本事,極力討好奉迎高公子,大搞感情投資,並委婉地說出瞭“再進進步”的意思。這位高公子倒也慷慨,胸脯一拍:“沒問題!回去跟老娘一說,升個縣官兒,小菜一碟!”李萬金感激涕零,言說事成之後,一定重重相謝!
  
  李萬金樂不思蜀,與高公子一玩就是三天。這期間,他倒是想給傢中打個電話,怎奈自己的手機忘在瞭車上,用高公子的手機打,由於山高壑深,手機信號出現盲區,打不出去,隻好作罷。他想,反正過幾天就回去瞭,出來一趟不容易,於是便一門心思投入到瞭玩樂之中。
  
  直到第五天上午,李萬金這才興沖沖趕回鄉裡。車上他已合計好,回來後,一定要摟緊高公子這棵大樹,先送他20萬元現金,以鋪平通向縣長寶座之路……
  
  回到鄉裡,他發覺氣氛不對頭。往常人們見瞭他都是主動熱情地與他打招呼,沒笑也要強擠點兒,今天這是怎麼啦?沒有一個人願意搭理他。
  
  再往裡走,迎面碰上瞭縣紀委的周書記。隻聽周書記道:“李萬金同志,你回來得正好,紀委已正式對你立案審查,縣委已決定免去你鄉長職務,聽候處理……”
  
  “這……”
  
  聞聽此言,李萬金恰如迎頭挨瞭一記悶棍,昏頭轉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瞭。他強作鎮定極力申辯道:“我、我到底有什麼問題?我就出去幾天,你們為什麼要這樣整我?我、我要向上級控告你們……”
  
  周書記冷笑一聲道:“那就隨你的便吧!不過,我要正告你:你的問題鐵證如山,任何人都保不瞭你!我勸你還是認清形勢,老老實實地交代自己的問題!”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原來,問題就出在高公子玩的那個“小花活”上。
  
  那天高公子搞惡作劇玩花活,給瞭李萬金一個下馬威。李萬金的司機不知實情,以為李萬金得罪瞭高公子,因此被扣瞭。他帶回這個消息,大和鄉上下立刻掀起瞭一股強烈的沖擊波,人們連連叫好:“好啊!這就叫惡人自有惡人魔,拍馬屁拍到瞭蹄子上!活該!姓李的這些年欺上瞞下,大玩花活,貪瞭大和鄉老百姓多少血汗錢?這回得跟他算算總賬瞭!”於是乎,借著榔頭砸坷垃,平時那些遭李萬金打擊報復的人,遭他索拿卡要的人,終於長舒瞭一口氣,一封封檢舉揭發信雪片似的飛到瞭縣紀檢委。
  
  要在往常,人們誰敢捅這個馬蜂窩?就是捅瞭,他也會通過關系網,把這些檢舉信的內容摸個八九不離十,然後制定對策混過關。如今情形不同瞭,李萬金得罪瞭高公子,被扣在瞭市裡,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他的那些關系網,誰還肯再為他張目?檢舉信的內容件件有根有據,有名有姓,可謂是鐵證如山!縣紀委很快立瞭案,並著手展開瞭調查。
  
  李萬金處心積慮,攀附權貴,原來想飛黃騰達,沒承想福禍相倚,慣玩花活的高手玩漏瞭,落瞭個丟臉丟官、雞飛蛋打的可恥下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