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開著寶馬收垃圾

  金善光大學畢業後,找瞭好幾個工作,都覺得不如意。想想反正自己還年輕,老爸老媽工資也高,就不找瞭,整天在傢上網聊天玩遊戲。這天晚上九點多鐘,金善光正玩遊戲,老爸一聲不吭就把他拉到瞭樓下,指著一個老板模樣的人說:“你看看,你看看,人傢都開上寶馬瞭,還來收垃圾呢!你怎麼還老是挑肥揀瘦,什麼活都不想幹呢?”
  
  金善光一看,果然有一個人扛著一個麻袋,一傢一傢笑容滿面地稱好廢紙破銅爛鐵,再放進麻袋裡。這人長得其貌不揚,但是西裝革履,紅光滿面,倒還真有些老板的氣派;而他停在小區門口的轎車,車頭上的標志果然是寶馬車的標志“BMW”。這人開著寶馬收垃圾能賺幾個錢?油費都賺不來啊!再說,你都開上寶馬瞭,做什麼不好,還來收垃圾幹啥呢?八成是老爸老媽請來的托,想利用他開寶馬收垃圾來教育自己罷瞭!金善光想到這裡,心裡大為不爽,父母請這個托來教育自己,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呢?!自己平時找他們要錢,就像討債似的,他們怎麼就舍得花錢幹這樣的事呢?絕不能讓他們再這樣幹瞭!
  
  金善光這麼一想,等那老板收好垃圾,準備離開時,就上去打探,先是問老板叫什麼名字,老板說他叫潘迅。他又問老板知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他父母叫什麼名字,潘迅問他問這幹啥?金善光以為他是故意裝的,就說:“你別裝瞭!你不是我爸叫你來教育我的嗎?”潘迅一聽嘴巴張得老大,問為什麼這樣說,金善光就把他的猜疑說瞭出來。潘迅一聽笑瞭,說:“嗨!你堂堂一個大學生,我一個收垃圾的,有什麼資格教育你啊!”
  
  金善光看他那神態,似乎沒說假話,於是問他為什麼開瞭寶馬還收垃圾?潘迅笑瞭笑,說:“這是商業機密,不能告訴你,反正我不是來教育你的就是瞭!”
  
  能有什麼商業機密呢?難道是打著收垃圾的幌子幹些販毒之類見不得人的勾當?金善光正百思不解,第二天晚上,潘迅又開著寶馬來瞭,而他剛走,小區裡的女孩阿蘭就大呼小叫起來,說不知被哪個變態的傢夥偷走內衣瞭!阿蘭一喊,小區裡的其他幾個女孩也跟著說,她們也在這幾天莫名其妙地丟瞭內衣……金善光一下子明白瞭,網上不是經常有報道說有些富人有瞭錢,可是因為內心空虛,所以常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來尋求刺激嗎?得,我非抓住這個變態佬不可!
  
  這天晚上,潘迅又來收垃圾時,金善光就遠遠地跟著,盯著他的一舉一動。隻見那老板停車按幾下喇叭,叫瞭聲“收垃圾嘍”,就開始提著麻袋一傢一戶地收垃圾。金善光跟著他走瞭一傢又一傢,足足走瞭半個鐘頭,並沒發現他有什麼反常的舉動。這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他不是變態佬?正在金善光猶豫著要不要繼續跟蹤時,就見潘迅提著麻袋,朝西邊的一棟三層樓走去。那樓是一姓林的離婚少婦的,她長得漂亮,性格又風騷,小區裡的人都稱她林小姐。金善光知道林小姐前幾天就旅遊去瞭,此時她的房子也沒有燈光,潘迅向那裡走去幹什麼呢?難道真是想偷內衣?金善光想到這裡興奮極瞭,悄悄地跟瞭上去,卻見潘迅來到一樓的窗前,踮起腳尖朝房裡張望。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他就點瞭點頭,轉身走瞭回來。金善光見他走來,趕緊躲到暗處,卻見潘迅上瞭車,哧溜一聲走瞭。
  
  這傢夥到底張望什麼呢?他為啥又點頭呢?金善光等他一走,就來到剛才潘迅張望的地方,也踮起腳尖往裡面看。果然不出所料,那房間裡掛著一溜兒林小姐的內衣,而接下來一連三個晚上,每天晚上潘迅收完垃圾後,竟然都要到林小姐的那間房張望一下。看來這潘迅絕對是個變態佬。可他沒下手,自己自然也沒法抓他。金善光心想隻要他有那心思,遲早會動手的。這麼一想,每天晚上當潘迅來時,他就連網絡遊戲也不玩瞭,一心一意盯著他。
  
  這天晚上,潘迅又來瞭,照例是一傢一戶去收垃圾,又到林小姐的房子去看瞭一眼,然後就開車走瞭。金善光以為今晚又沒事瞭,就回傢上電腦玩遊戲。剛玩一會,就聽見一個尖厲的女聲大喊道:“抓住那個變態佬!”聽見喊聲,金善光的屁股底下像安瞭彈簧似的立馬彈瞭起來,飛身下樓,剛好看見通往林小姐房子的路上,一個人影拿著一根管狀的東西,正飛快地朝前跑去,而他的背影像極瞭潘迅!金善光熱血沸騰,撒腿就追瞭上去,像足球運動員鏟球似的飛身一掃,把那人鏟瞭個嘴啃泥,扳過那人的臉一看,果然是潘迅!
  
  “好你個變態佬!跟我到派出所去!”金善光一邊把他往門口推,一邊不停地罵著,潘迅卻一聲不吭。不一會到瞭門口,就見小區裡的兩個男人押著一個年輕男子也朝這邊走來,而那年輕人的手上正拎著一對女人的胸罩!
  
  潘迅這才笑道:“你相信我不是變態佬瞭吧?我剛才也正想去追他呢!”金善光張口結舌,愣瞭半天問道:“那你為啥開著寶馬來收垃圾呢?你這不合常理啊!我是因為這樣才懷疑你的嘛!”潘迅抹瞭抹嘴角的泥,說:“嗨!我都說瞭這是我的商業機密,你為啥偏不信呢?”潘迅接著說,他原來就是收廢舊的。收廢舊這一行有個行規,就是誰先到一個地方收廢舊,那個地方就是誰的“勢力范圍”,而金善光所在的這個小區,原本就是潘迅的“勢力范圍”,可是這段時間,專管這個小區的工仔小伍因為有事回傢去瞭,這個小區的住戶做什麼生意的都有,每天都有很多廢舊要處理,潘迅擔心因為小伍不在而使別的廢舊收購者乘虛而入,奪走這塊肥肉,所以才在每天晚上忙完別的生意後,親自開寶馬上門收購。
  
  原來如此,可是他為什麼老是去林小姐的房間看呢?金善光一問,潘迅說:“嗨!她那房間裡有一大堆廢紙箱,我擔心她賣掉瞭呢,所以每天晚上都去看一下是不是還在!”潘迅說著揚起手中的管子,說:“你剛才見我拿著這管子,肯定以為我想撩人傢內衣是吧?告訴你,這是我剛才收到的銅管,有幾斤重,好幾十塊錢呢!我回去後復稱,見少瞭數,知道是丟瞭,才回來找,剛好看見這小子偷人傢內衣,就跑去追,沒想到你反而把我當成瞭變態佬!”
  
  聽瞭潘迅的話,金善光一時哭笑不得,人傢潘老板是腳踏實地地做事,才開上瞭寶馬,沒想自己把他當成瞭變態佬。看來像自己這樣整天無所事事、亂捉摸、啃父母的人,才真快變成垃圾瞭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