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鄭板橋巧審煙槍案

  清朝同治年間,山東省濰縣有一個財主名叫劉金福,年過半百,一連娶瞭兩個老婆,都沒有生下一男半女。常言道:“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眼看“後繼無人”,劉金福心中十分苦惱……
  
  這年春天,劉金福又娶瞭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寡婦做小。年底,第三個小老婆給他生下一個男孩,取名為劉遲貴,含意“遲遲生下來個貴子”。劉金福真可謂是“晚年得子”,愛如掌上明珠,含在口裡怕化瞭,放在手中又怕飛。心想:單兒獨子,身貴命薄,生怕有不測風雲,萬一有個三長兩短,咋瞭得?於是乎,遲貴生下來剛做滿月後,劉金福便與其妻妾們計謀,聘請媒人,四處打聽,尋找一個大過遲貴三歲的閨女做兒媳,女大男三,合命堅硬,保佑平安,易養成人。不久,劉金福尋下一個秀才名叫陳進和的四歲女兒春花訂瞭“娃娃親”。
  
  一父三母,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把劉遲貴養大成人瞭。隻可恨,他由於父母溺愛過甚,嬌生慣養,個性惡劣奇特。父母送他上學堂去讀書,劉遲貴卻“見書如見虎”。書讀得沒有一點兒的進展,反倒跟著教書先生學會瞭吸鴉片,小小年紀居然成瞭一個“大煙鬼”!
  
  劉金福發現瞭兒子的壞習性,氣得捶胸頓足,破口大罵遲貴是個敗傢子,狠狠地教訓瞭他一頓。父親命令兒子在傢中隻許專心讀書,不準抽大煙。兒子被老爸鎖在傢裡悶得發瘋,便偷偷地逃跑到街上去閑逛逍遙,煙癮發作起來,到處去尋找煙館過過癮。誰知後來劉遲貴竟然走進妓院裡去尋花問柳。從此劉遲貴又加上瞭一個“嫖”字。以後,劉遲貴朝出抽大煙,夕入青樓中,尋歡作樂,過著花天酒地的生活……
  
  劉金福看見兒子如此混賬的行為,氣惱異常,卻又無可奈何。那年,兒子剛滿十六歲,其父母抱孫心切,劉金福和眾妻商量,請算命先生看課,擇良辰吉日,提早為兒子舉行婚禮!
  
  結婚那天,傢中張燈結彩,設瞭幾十桌酒席,高朋滿座,盛友如雲,猜拳喝酒,歡聲笑語,熱鬧非凡……
  
  鑼鼓喧天聲中,花轎抬著新娘陳春花進瞭劉傢,伴娘掀起轎簾,新郎劉遲貴攜著新娘陳春花,走入大廳,先行大禮,對著祖宗神位,拜堂成親:一拜天地,二拜父母,三拜夫妻。然後男仆女傭簇擁著把新娘陳春花扶入洞房。
  
  洞房花燭夜,小夫大妻同床共枕,新郎伸手一摸新娘那豐乳細腰,頓時性欲上升,就想幹那事。隻可恨新郎因喝酒過多,頭暈腦脹,有氣無力,想行房事卻力不從心,而且煙癮又發。劉遲貴急忙起身下床,趕緊從墻洞裡掏出煙槍,點燃煙燈,裝上煙土,斜躺在椅子上,張口就抽起大煙。誰知他一吸卻吸不動,新郎遲貴疑惑地想:是什麼東西堵住瞭“煙槍”?
  
  劉遲貴馬上拿來瞭一根竹筷,捅瞭捅煙槍。煙槍捅通瞭,新郎又吸起鴉片,連連吸瞭好幾口,過癮後,他才把煙具放回原處。緊接著,新郎一頭躺倒在龍鳳新婚床上,蒙著錦被昏昏地沉睡瞭。
  
  再說新娘一見新郎倒頭就睡,大為掃興,卻又不敢叫醒新郎起來尋歡作樂。她隻好獨自上床,順勢躺在新郎身邊,悶悶不樂地睡瞭。
  
  第二天一大早,老婆陳春花醒瞭,見老公劉遲貴還在酣睡,不好意思開口叫,一直等到日上三竿新郎還不醒,新娘怕人們取笑,她隻好含羞地悄聲喊他:“夫呀!日頭都上中天瞭,你為何還不起來?”誰知,新娘連呼幾聲新郎,卻不見有回音。春花便伸手去掀起遲貴的被子,定睛一瞧,大吃一驚,隻見新郎已經氣絕身亡。“哇———”一聲,春花大哭起來,急急叫來瞭公公、三個婆婆,四人一見兒子死瞭,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一起撫屍失聲抱頭痛哭,哭聲震天,慘不忍睹……
  
  新娘陳春花說不清、道不明新郎劉遲貴死亡的緣故,公公、婆婆們氣得破口大罵新娘:“你這個臭婊子,婚前一定早有奸夫,舊情難割斷,你才下毒手害死我們的兒子!”
  
  這樣一來,扯扯拉拉,不分青紅皂白,他們連罵帶打強行把新娘陳春花押往衙門去報案,狀告新娘在洞房花燭夜裡害死新郎!
  
  縣官姓胡名明南,人們戲稱“胡塗人”。胡縣官碰到這樁離奇人命案,當即騎上瞭高頭大馬,直奔劉傢洞房勘屍驗體。經過鑒定,新郎劉遲貴確實是中毒身亡。胡縣官一口咬定是新娘陳春花同奸夫合謀害死新郎劉遲貴。
  
  胡縣官先審問新娘陳春花,說:“洞房裡,隻有你們夫妻兩人,新郎不明不白死去,不是你新娘殺死新郎,難道是鬼掐死你的老公?”
  
  新娘陳春花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哀聲哭道:“大人,小女未曾殺害親夫!”
  
  “分明是你新娘毒死新郎,還嘴硬!看來你是不打不招瞭。”縣官令衙役嚴刑拷問。新娘苦肉刑難受,迫不得已,隻好屈打成招:“我嫌他又呆又傻,心裡生起怨恨,就將毒藥投入酒中騙他喝下去,結果身亡;至於誣告我與人通奸殺夫,絕無此事。不信,請驗‘處女’鑒定真假。萬望大人,明鏡高懸!”
  
  胡縣官一聽忙叫新娘畫押認罪,將她以“嫌傻毒夫”之罪打入死牢,暫且關押,擇日處斬!
  
  正在這時,胡縣官任期已滿,上邊調來新縣官。此君何許人也?不是別人,正是鄭板橋。交接之時,原縣官胡明南將此樁“嫌傻毒夫”命案,移交給瞭新縣官鄭板橋。
  
  這天夜裡,鄭板橋重閱此案狀子,讀瞭一遍又一遍,頓覺得此案漏洞百出。他心想:老婆嫌老公呆傻,退婚休夫就可,新娘何必在洞房花燭夜裡冒著償命的危險去毒死新郎?看來,其中必有蹊蹺……
  
  鄭板橋掩卷默默地沉思良久,突然,心中豁然開朗,胸有成竹……
  
  第二天大清早,縣官鄭板橋命手下人到大街上去張貼告示。公告上白紙黑字,明文大印寫著要審判新郎劉遲貴生前所使用過的“煙槍”!
  
  頓時,人們團團圍過來觀看……
  
  正午時分,鳴鼓升堂。大堂內,旁聽席上,男女老幼,人頭攢動,聽審判,看熱鬧,議論紛紛,亂哄哄,鬧嘈嘈……
  
  縣官鄭板橋正襟危坐在公堂上,新娘陳春花五花大綁雙膝跪在公堂下,兩排兵勇肅立,威風凜凜,氣氛緊張駭人……
  
  “啪———”的一聲,鄭板橋將驚堂木一拍,朝著堂下新娘陳春花喝道:“堂下刁女,洞房之夜,你作為新娘,為何害死瞭劉遲貴新郎?”
  
  新娘哭道:“大人,小女沒有殺害夫君!”
  
  鄭板橋捋捋胡須,輕聲問新娘:“陳春花,我問你,你老公在洞房裡是不是抽過大煙?”
  
  “是!”新娘陳春花大聲答道。
  
  “你丈夫確實是吸過鴉片後死的嗎?”
  
  “不錯,不錯!”
  
  鄭板橋急忙傳令衙役呈上煙槍,放在堂下。
  
  “啪!”鄭板橋重重地將驚堂木又一拍,高聲問道:“大膽煙槍,新郎劉遲貴與你素來無仇無恨,你為何把他毒死?快快從實招來!”稍停一下,又吼道:“煙槍,你好大狗膽,竟敢害死新郎劉遲貴!如今鐵證如山,人證物證俱在,你還膽敢在本官面前抗拒不認,死有餘辜!左右,快拿大板來,給我狠狠地打三板!”
  
  左右從命,立即掄起大板,對準煙槍就用力揍瞭下去,“咣———”一陣聲響,隻打瞭兩板子,煙槍登時被衙役打得粉身碎骨……
  
  鄭板橋捋捋胡子,笑盈盈地跨步上前,雙手拿起被板子砸破的煙槍,睜眼一看,隻見裡面有一條百足蟲(蜈蚣)已經被新郎劉遲貴用竹筷捅成瞭肉醬……
  
  鄭板橋用兩手捧起蜈蚣爛屍遞給瞭新娘陳春花看瞭看,接著,他又分別將它給瞭眾人輪流過目。末瞭,鄭板橋對新娘說道:
  
  “陳春花,今天你曉得你的老公喪命的原因瞭嗎?”
  
  新娘陳春花聽瞭一頭霧水,不解地問道:“這……請大老爺明示,指點迷津,解開謎團。”
  
  鄭板橋對著新娘陳春花認真地解釋道:煙槍暗藏在墻洞內,時值春夏之交,正是百足蟲生兒育女季節。蜈蚣喜聞香味,更愛吃甜食物,餓著肚子鉆入煙槍裡去偷吃煙屎,吃飽喝足,大腹便便,塞住煙孔,爬不出,走不入,被鴉片煙油粘住,呆在煙槍內,一動也不動。不料,它被新郎用竹筷捅死後,身上的毒液流入大煙,煙油遇火蒸發,混進毒液,兩藥交合齊攻,又加上新郎飲酒過量,毒液吸入腹內,藥力發作,肝腸寸斷,人豈不中毒命歸黃泉?!
  
  圍觀的群眾聽後無不叫絕,拍掌稱奇!大傢都贊揚縣官鄭板橋巧審煙槍案高明。
  
  縣官鄭板橋當堂宣佈:新娘陳春花無罪釋放。
  
  三年後,夫“孝”滿期瞭,陳春花才再婚改嫁,不過那是後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