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扭曲的五針松

  中午吃飯時,女兒怯怯地對我說:“媽,學校正組織美術興趣小組,我能參加嗎?”我用期待的眼神看著老公,他卻把碗筷往桌上一放,武斷地說:“不行,學習一塌糊塗,還有那個心思去學那沒用的東西!”女兒噙著淚放下碗筷,眼淚“啪嗒啪嗒”地落到碗裡。
  
  吃完飯,老公上班瞭,女兒也上學去瞭,想到剛才的那一幕,我不禁心裡一陣難過。女兒出生後,生瞭一場大病,醫生說她有輕微的智障,較之別的孩子顯得有幾分遲鈍。偏偏老公又是個刻板的人,處處拿正常孩子的標準要求她。
  
  下班後,老公興沖沖地帶回一盆五針松。五針松的主幹、枝椏上,有絲絲縷縷的鐵絲陷進。不知怎的,瞧著那被強行扭曲的模樣,我的心裡一陣難受。
  
  正在這時,女兒放學回來瞭。她看到扭曲的五針松,不解地問我:“媽,好好的樹,幹嗎要用鐵絲捆住?”我還來不及回答,老公就從房裡鉆瞭出來,沖她喊道:“看什麼看?快去做作業!”女兒扭身進瞭她的小房間,關上瞭房門。老公又走到她的房門口大聲嚷道:“期中考試馬上就要到瞭,你可不要分神又考砸瞭!”
  
  我清楚地知道,以女兒的智力,要想達到高分實在太難。我瞞著老公,偷偷地給女兒買瞭畫筆,然後苦口婆心地跟老公講道理,隻希望他能同意女兒按著她自己的興趣和愛好發展。但沒想到,老公還是那麼不開竅。
  
  期中考試成績單拿回來瞭,語文、數學又僅僅及格,離她爸爸的要求相差太遠。老公陰著臉一把將成績單撕碎,然後轉身“砰”的一聲摔門而去。女兒委屈地放聲大哭起來,我心疼地一把把她攬在懷裡,陪著她掉眼淚。
  
  第二天,老公被他單位派往一個很遠的城市去出差,我和女兒這才松瞭一口氣。但臨走前,老公甩下一句狠話:“期末考試時,再要這個樣子,看我怎麼收拾你!”
  
  不知什麼時候,五針松上纏的鐵絲斷瞭。我問女兒,她說,是她求隔壁的張大叔將鐵絲剪斷的。女兒對我說:“媽,昨晚我夢見五針松哭瞭,它被捆著多可憐啊!我想給它自由。”可是,那株五針松因被捆得太久,再也難以恢復原來的形狀瞭。
  
  一個月後,老公回來瞭。他放下行李,就走到陽臺欣賞起盆景來。突然他大聲喊起來:“是誰把五針松的鐵絲剪斷瞭?”我忙說是鐵絲自己生銹斷瞭。老公半信半疑地望瞭我一眼,又找來一根鐵絲,把五針松按原來的痕跡捆上瞭。女兒傍晚放學回來看見瞭,又流出瞭眼淚。
  
  又過瞭幾個月,女兒期末考試成績出來瞭,依然不太理想。老公又狠狠地訓斥瞭她一頓。那一夜,女兒趴在她的小床上哭瞭大半夜。我心如刀割,暗恨自己,當初怎麼會選擇這麼一個冷漠刻板的丈夫?
  
  就在第二天,女兒的班主任來到瞭傢裡。她拿出一個大信封,裡邊是一張獲獎證書,還有一冊少兒書畫作品,對我們夫妻說:“祝賀你們,培養出這麼一個有美術天賦的女兒,你女兒在全國小學生美術大賽中獲得瞭一等獎!”
  
  我跟老公都很震驚。女兒一直沒有告訴我們她獲獎的消息,也許,她的意識深處一直還記著她爸爸說畫畫是沒用的東西。我連忙打開畫冊,女兒畫的是一株五針松,那株五針松上沒有因為纏上鐵絲而扭曲變形,而是快樂地伸展著枝椏,沐浴著溫暖的陽光……
  
  我哭瞭,老公也陷入瞭沉思。這株不受束縛的五針松,不正是女兒心目中所向往的生活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