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王大柱臺灣探父

  一
  
  作為第一批去臺灣探親的王大柱,心裡有說不出的激動和興奮,他終於能代替過世的老母親實現那個夢想瞭。是啊!世界上最難分割的就是骨肉親情,哪怕再遙遠也終要見面團聚!
  
  王大柱背負著母親千裡之外的重托終於經歷瞭千辛萬苦來到高雄市。看著高雄的一切王大柱未免有點心酸,這就是母親想瞭大半輩子的地方嗎?高雄的確比傢鄉要優美得多,可是母親想的卻是這裡的王鐵蛋,也就是他的爸爸!1949年,王大柱一歲,王鐵蛋當時已是連長,不得不隨著蔣介石的潰軍撤退到臺北,這一去就是幾十年,當時的王鐵蛋現在已經是八十高齡的老人瞭。而王大柱的母親、王鐵蛋的妻子去年已經過世,臨終前的遺囑就是圓上自己的一個心願,把自己珍藏一生的東西送到臺灣高雄去。
  
  王大柱剛走出機場,高雄的異母弟弟王義安早已等候多時。看著這個雖然從未見面的兄弟,而今也早已年近半百,王大柱上前抱住瞭王義安時落下瞭滾燙的眼淚,王義安也擦著眼淚說:“大哥,自從我們聯系上之後,隻在電話裡簡單交流過,可是這幾十年豈是一個電話能表達出來的!”王大柱連連嘆氣地說:“是啊!是啊!”王義安讓司機接過包袱放進車箱裡。誰知王大柱仍然死死地抱著說:“兄弟,我千裡迢迢地拿來可不放心放車後備箱裡,我還是自己抱著吧!”王義安問:“大哥,裡面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啊?你看這麼沉這一路不知遭瞭多少罪。”王大柱說:“沒事,沒事,隻要把這個東西交給咱爹,我就對得起咱死去的老娘瞭。”
  
  上瞭車,王大柱並無半點心情欣賞城市的風光,相反心情激動讓他一時難以平靜下來,幾十年瞭啊!自己如今都快要花白瞭頭發,自己的老父親又會是什麼樣子呢?讓母親想念一生,臨終還在呼喚著名字的鐵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丈夫呢?
  
  二
  
  汽車終於開進一棟別墅。沒想到面前的鐵蛋竟虛弱成這個樣子,隻是顫巍巍地坐在輪椅上,但說話還很清楚,他的目光飽含深情地望著自己從未見過面的兒子王大柱。王大柱還沒生下來的時候,正是戰場吃緊的關頭,等徹底潰退那天又完全沒有瞭再回去的機會。生下王大柱那天,他娘哭著說:“孩子他爹早晚會回來的,我今後就指望我這個兒子瞭,所以起名叫王大柱,盼望他早日成為傢裡的頂梁柱。”
  
  王大柱跪倒在王鐵蛋的椅子面前泣不成聲,王鐵蛋俯下身子去抓兒子的手,早已老淚縱橫。是啊!父子不管多少年沒見,但打斷骨頭連著筋,血濃於水的親情不會因此而疏遠。望著椅子上的父親,王大柱止住悲傷問:“爹,您知道嗎?俺娘在臨死的時候還呼喚您的名字哩!”王鐵蛋嗚嗚地哭出瞭聲,說:“娃,是我對不住你們娘倆啊!這幾十年裡,我每天都在想著你們,好不容易打聽到你們的消息,卻說是你們都被共產黨抓起來瞭。”王大柱一聽頓時就火瞭:“我和娘什麼時候被抓起來瞭?共產黨還給俺們分地分牛,沒有共產黨俺們早餓死瞭。爹呀!您一定是被國民黨的特務糊弄瞭!”王鐵蛋說:“是啊!是啊!要不哪有我們現在見面的機會呢!去年咱們開始有瞭音信,實在是不容易,像我們這樣歲數大的人,誰不想念自己的故土啊,誰不想回鄉給自己的祖宗、親人掃掃墓、上上墳啊!”王義安在一旁說:“是啊!爹最近幾年就是做夢都想回大陸去,可現在身體這個樣子,回鄉已經不現實瞭。我雖然是在臺灣生的,可是老祖宗在東北,我也想回傢看看哪!”
  
  三
  
  王大柱終於打開瞭那個包袱,一邊打開一邊又掉起瞭眼淚。他說,這可是俺娘一生最稀罕的東西瞭。王鐵蛋看到兒子打開包袱心裡頓時緊張瞭起來,待完全打開一看竟是自己傢的傢譜和一大堆的鞋子和棉衣。厚棉衣、薄坎肩、棉鞋、佈涼鞋都有。一旁的人看到這些全傻瞭,心想,這麼遠的道,拿衣服和鞋子做什麼啊?高雄又不是買不到。隻有王鐵蛋能理解其中的故事。王大柱說:“俺娘在‘文化大革命’時可遭瞭不少罪,‘破四舊’的時候,娘為瞭保住傢譜和紅衛兵捉迷藏。有一回,娘領著我拿著傢譜躲進山洞裡,躲瞭三天三夜隻能吃野菜,娘當時差點沒死在山洞裡,當時洞外還有虎狼出沒,我真佩服娘在那個時候保護傢譜的勇氣,用娘的話說就是等你爹死後也能把名字刻到傢譜上,她就對得起老王傢瞭!”王鐵蛋在一旁連連嘆氣地說:“苦瞭她瞭!苦瞭她瞭!”王大柱說:“再說棉鞋、棉衣吧!我小的時候,見別人都有爹,可我沒有,那些小玩伴嘲笑我是個野種。我哭著去找娘,娘攏住我嗚嗚地哭,哭完安慰我,說我有爹的,我爹打仗沒回來,以後會回來接我們的。要不我怎麼能給你爹做棉衣、棉鞋?娘活著的時候我問過她好多回,她就是不說,後來死問活問,娘才告訴我說,等你見到你爹,你爹會告訴你的。爹,你告訴我吧!為什麼娘這樣傻地做活?”
  
  王鐵蛋早已泣不成聲,拿起鞋子,摸著棉衣,才開始講起瞭故事的原由。原來王鐵蛋在娘年輕時給地主放牛做苦工,不管冬夏,始終穿著破舊的一件單衣和一雙草鞋。每當冬天的時候,東北那個冷啊,就在牛拉屎還熱的時候,王鐵蛋就把腳放進去取會暖。由於他生性剛強,大夥就給起瞭王鐵蛋這個名字。當時地主傢的二姑娘也就是王大柱死去的娘,不知怎的就看上瞭這個窮得不能再窮的放牛娃。就在以死相逼都不管用的情況下,大柱的母親在一天夜裡偷走傢裡的一些首飾和王鐵蛋私奔瞭。可結婚之後才知道,由於王鐵蛋常年受冷著涼,每當冬天的時候都會發病,全身抽搐。後來大柱他娘給他做瞭很厚實的棉鞋棉衣,病就不怎麼犯瞭。可好景不長,大柱還沒出生時,鐵蛋就被國民黨抓去當兵瞭,以後再無消息。可是大柱他娘依舊不停地做著棉衣、棉鞋,在她心裡,王鐵蛋一定會回來的,回來後就可以穿上她做的棉衣瞭。可日子過瞭一年又一年,也沒等回王鐵蛋。那些棉衣和鞋子,就像過去的日歷一樣,一雙雙、一件件地壓在櫃子裡,有的早被耗子啃碎瞭,直到後來聽說鐵蛋在臺灣早已娶妻生子,才停止瞭針線,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是個老太婆瞭,都做瞭奶奶瞭。就在臨終的前一夜她還念叨著王鐵蛋的名字,就是這樣的一個重托,使王大柱抓住瞭第一批赴臺的機會,背著傢譜和棉衣、棉鞋赴臺探親,因為這是母親一生中等待的最後願望……
  
  王大柱講完這些,屋子裡的人早已哭聲一片。
  
  四
  
  王大柱終於完成瞭母親交給的任務,算是給九泉下的母親一個交待。就在王大柱提出回東北的時候,王鐵蛋和王義安都提出幫他辦個戶口,給他一份傢產把兒媳和孫子都接到高雄來生活。王大柱拒絕瞭,他跪在鐵蛋面前說:“爹,兄弟,你們的好意我心領瞭,我是個種地的農民,我舍不得生我養我的故鄉啊!爹,我知道你會理解兒子的心思的,現在東北老傢可好瞭,如今種地上學都不要錢瞭,我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爹,兄弟,你們保重吧!但願你們能有回東北老傢的機會,到那時我們一起祭奠俺娘。”
  
  王鐵蛋知道兒子的心願,就不再勉強。臨走那天,王鐵蛋和王義安拿出瞭許多高雄植物的種子,希望大柱能將這些種子撒到故鄉的土地上。王鐵蛋知道,撒下的不僅是種子,更是思念故鄉的那顆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