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情奴仆

  那年我從農村考入大學,就為自己設計好瞭今後的人生軌道:將來畢業後,找個理想的工作,然後再娶個漂亮的城裡姑娘相伴一生。
  
  工作的事情挺順利,我剛一畢業,就應聘到一傢外資企業搞技術開發。可愛情的事卻讓我屢屢受挫。一開始,我將愛神之箭射向周圍的白領麗人,可她們聽說我傢在農村,就以種種理由回絕我:“哦,我已經有戀人瞭。”“嗨,我不願意找同事。”
  
  阿萍姑娘最直率,她對我說:“你傢太遠瞭,我要是逢年過節跟你回去探望老人,都會很麻煩,又乘火車又坐船,我從小就有暈船嘔吐的毛病。”
  
  我心想,要是我傢在美國西海岸的舊金山,繞半個地球你也不會嫌遠,嘔出膽汁來你也樂意去。還不是因為我傢在貧困山區!
  
  我於是又考慮將愛神之箭射得再遠些。這時恰巧阿萍說要給我介紹個護士,是她的一位閨中密友,我欣然同意。
  
  一個夏日黃昏,我們在公園見瞭面。她長得小巧玲瓏很漂亮,讓我心中暗喜。
  
  但我很快發現,她有個“小辣椒”脾氣,因為我們剛約會兩次,她就對我約法三章瞭:“我聽阿萍說,你傢在農村。如果咱們將來真結婚瞭,你可不能招你傢鄉下的親戚來住。另外你給傢裡寄多少錢,都要跟我商量。第三點嘛,我還沒想好,等遇到新問題再補充吧。”
  
  我笑笑說:“男主外,女主內,傢裡的事將來還不都由你作主。咱們要是真能喜結連理,同甘共苦是沒說的。”
  
  她嘴一撅道:“誰跟你同甘共苦,我可是傢裡的獨生女,父母的心肝寶貝兒!不像你,弟弟、妹妹一大幫。我告訴你,將來臟活累活你可要搶著幹,別指望我侍候你!”
  
  我說:“那好辦,我原先在傢什麼活都幹。上大學四年,我的被褥都是自己拆洗,十分拿手。以後你啥都別管瞭。”我心裡想:你別驕傲太早,等生米煮成熟飯再說!
  
  她一聽又惱瞭:“什麼?你讓我啥都別管,你想造反嗎?”
  
  “不敢。你不是說,你以後不管傢務嗎?”
  
  “我不管傢務,但要管兩件事:一是錢,二是你。明白嗎?”
  
  “這還用說,我從小就喜歡被人管,在傢時父母管我;上大學後老師管我;這不,眼看我又要有你這位新領導瞭,真幸福!”
  
  她轉嗔為喜說:“這還差不多。”
  
  我一開始有點喜歡她的“小辣椒”脾氣,覺得漂亮女孩撒嬌使性挺有趣。但時間一長,我就有些煩瞭,因為她不分場合,在大庭廣眾之下也不給我留面子,讓我很難堪。
  
  一天,我們和阿萍以及她的男友相約同去逛街購物。在商場裡,“小辣椒”嘴一撅,就不理我瞭。我納悶地問她:“這好好的,怎麼就生氣瞭?”
  
  她說:“你知道,別裝糊塗。你看看人傢多殷勤。”
  
  我一看才明白,原來阿萍的男友給阿萍背著挎包。我笑笑說:“你看我懷裡抱著個新買的壓力鍋,哪還騰得出手來。”
  
  “可這反映瞭你心裡到底想沒想著我。”
  
  “我當然想著你。我想,你的挎包又不重,自己背著沒問題。”
  
  “好啊,你根本不愛我!”
  
  “我怎麼會不愛你呢?我又一想,你的挎包就是再輕,也應該由我背才對。”
  
  “你想背啊,晚瞭。我必須罰你!過來,讓我掐你三下。”
  
  “別掐瞭,上次被你掐的還沒消腫呢。”
  
  “你還敢犟嘴?六下!”
  
  說著,她就撲上來擰我胳膊。我用壓力鍋一擋,正撞在她的小手上。她痛得一捂手,蹲在地上哭瞭。
  
  阿萍對我說:“看你多冒失,還不快哄一哄她。”
  
  我急忙賠罪。但她不依不饒,對我又打又踢。眾目睽睽之下,我被她一番花拳繡腿“修理”得十分狼狽。我隻好強壓怒火,自我解嘲說:“你可真是我的野蠻女友。”
  
  這件事後,我真想跟她吹瞭。但又一想,要找個對象不容易,況且她長得蠻漂亮,隻是脾氣不好,吹掉有些可惜。也許婚後她會慢慢好轉。
  
  婚後,我因為沒房,暫時住在她傢裡。她父母對我都挺好,但我的野蠻女友又升級為野蠻妻子瞭,倒插門使我的地位更低,我不僅要承擔許多傢務,還要伺候她的起居。
  
  每天她上班,我要開車送她。她下班後,往床上一躺,懶洋洋地對我說:“去,打一盆熱水來,給我泡泡腳,我的腿像灌瞭鉛。這一天,我一會兒給病人打針,一會兒給病人喂藥,哪是護士,簡直是護工。隻有回到傢,我才覺得自己像個‘病人’。”
  
  就這樣,我又成瞭她的“護士”。
  
  她很愛美,總買高級化妝品和名牌時裝,我收入的一半都被她抹在臉上穿在身上瞭。
  
  一天下班前,我打電話向她請假:“親愛的,我今晚要參加一個老同學聚會,敘敘舊。”
  
  她毫不通融地說:“不行。告訴你,下班必須來接我,我要去買一身套裙。我的同事說,長安商場新到瞭一批名牌貨。”
  
  我據理力爭說:“你和朋友聚會,我可從來沒幹涉過,你不能不給我一點自由呀!”
  
  “我怎麼不給你自由瞭?今晚你就可以自由地陪我逛商場。”
  
  “我自由什麼,哪回我陪你逛商場都像個保鏢,寸步不離。”
  
  “好吧,今晚我保證給你當保鏢。”
  
  “別瞎扯瞭,你隻能保證把我的錢包花個精光!”
  
  “我花個精光也是為你好,你是從農村來的,我打扮得漂亮些,你臉上也光彩呀!”
  
  “你別總提城鄉差別好不好?我是大學畢業的白領,不比誰低一等。”
  
  “哼,咱們談戀愛時,你可對我低三下四呢。現在你把我搞到手瞭,想抗旨不遵嗎?”
  
  “別說得那麼難聽,婚姻自由,我沒強迫你。”
  
  “我不跟你廢話,今晚你必須聽我的,不然咱們就分手!”
  
  她“啪”地掛斷瞭電話,我無可奈何。唉,難道戀愛娶妻就不能有自尊瞭嗎?這個“小辣椒”,我早晚把她做成“辣椒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