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神奇的藏獒

  臧向南從農業大學畢業後,就回到瞭傢鄉,用他在大學裡所學的知識,創建瞭綠色山菜種植基地,接著又建瞭個山菜加工廠。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生意竟一天比一天紅火。
  
  人要是走運,就如決堤的水,擋都擋不住。去年春天,有個叫趙小梅的女大學生,竟從繁華的大都市來他這裡找工作。說實話,臧向南見過美女無數,而像趙小梅長得如此漂亮的還是第一個見到。這趙小梅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還才華橫溢。半年後,臧向南便向趙小梅發起瞭猛烈的愛情攻勢,真是天遂人願,趙小梅欣然同意瞭。
  
  “五一”這天,臧向南領著趙小梅去黃山湖遊玩。剛走近黃山湖,臧向南便發現湖邊圍瞭好多人。他走上前一看,原來湖裡有個老人正在掙紮,他的身邊有隻大藏獒,正叼著老人的衣領,奮力地往岸邊拽。救人心切的臧向南連衣服都沒脫,一下子就跳下湖去。他很快就遊到老人的身邊,大藏獒在前邊拽,臧向南在後邊推,很快就把老人救上瞭岸。
  
  可讓臧向南沒有想到的是,他爬上岸還沒來得及喘口氣,老人竟“撲通”一聲又跳進瞭湖裡。臧向南這才明白過來,原來老人是想自殺啊!臧向南別無選擇,正準備再次跳進湖裡救老人,卻被趙小梅死死地拽住瞭:“水這麼涼,再下去太危險瞭,這回我死也不會讓你再下去瞭!”臧向南急瞭:“可我不能見死不救啊!”就在臧向南跟趙小梅拉扯時,大藏獒竟“嗚”的一聲大叫,沖趙小梅撲來。就在趙小梅嚇得一愣神的工夫,臧向南趁機跳進瞭湖裡。由於水特別涼,再加上沒有脫衣服,當臧向南遊到老人身邊時,已經沒有多少力氣瞭。臧向南心裡明白,他現在要是放棄老人,自己還能遊回岸邊,可他又不忍心讓老人就這麼死去,要是再堅持一下,或許就會有人下來幫忙。臧向南於是咬緊牙關,抓住老人的衣服,使出渾身的力氣把老人往岸邊推。可是,雖然岸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卻沒有一個人肯下來幫忙的。就在臧向南用盡瞭最後的力氣,同老人一起往下沉時,大藏獒飛快地遊瞭過來,咬住老人的衣服就往岸邊拽。真讓人想不到,這藏獒竟會有如此大的力氣,把老人和臧向南一起拽上瞭岸。
  
  上岸後,老人竟“嗚嗚”地大哭起來,他一邊哭,一邊埋怨臧向南:“我承認你是個好人,是個心善之人,可你不該救我啊!”臧向南一邊喘著粗氣,一邊看著老人:“我為什麼不該救你?你幹嗎非得死呢?”
  
  聽瞭臧向南的問話,老人哭得越發厲害瞭:“這次發大水,把我的傢沖沒瞭,要不是這狗舍命救我,我也早被大水沖走瞭。我什麼都沒有瞭,你讓我怎麼活啊?”
  
  臧向南這才知道老人自殺的原因,於是,他說道:“大伯,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到我傢去住。”
  
  老人的眼睛一亮:“真的?”
  
  臧向南點瞭點頭。
  
  老人便沖藏獒說道:“大黃,替我向這位好心人道謝!”
  
  這條叫“大黃”的藏獒真是靈性,它兩條前腿一屈,跪在地上就給臧向南磕起頭來。
  
  高老伯和大黃就這樣住進瞭臧向南的傢裡。
  
  這天中午,臧向南帶趙小梅回傢吃午飯,誰知大黃竟沖趙小梅“嗚嗚”直叫,要不是拴著它,看那架式非把趙小梅一口吃掉不可。臧向南驚呆瞭:我的天哪!這大黃還知道記仇啊。那天小梅阻止他,不讓他去救高老伯的那一幕,還留在它的腦海裡!臧向南便沖大黃喊道:“這是你未來的主人,你還敢跟她記仇?”誰知大黃壓根就不買他的賬,隻要趙小梅一來,大黃就狂吠不止。
  
  三個月後,高老伯竟病得起不來床瞭。臧向南急著要送高老伯去醫院,高老伯卻堅決拒絕:“孩子,別白花這錢瞭,別說咱這醫院,就是世界上最好的醫院,也治不瞭我這病啊!”臧向南一驚:“你得的是什麼病?”高老伯說:“今年上半年,我去醫院檢查過瞭,我得的是癌癥。孩子,你坐下,我把實情告訴你!”
  
  原來,高老伯無兒無女,他見自己老瞭,就用5萬塊積蓄買瞭一隻純種小藏獒,取名大黃,讓它陪伴自己度過晚年。四年前的那個冬天,高老伯上山用爬犁拉柴禾時,因為腿腳不便,被壓在瞭爬犁底下,當時高老伯斷定自己必死無疑瞭。可是沒想到,大黃在無法拽出他的情況下,扭頭跑下山,見著人就往山上攆,竟把十多個人攆上瞭山。高老伯就這樣被大黃攆上山的人給救瞭。大黃忠心救主的事跡一下子傳揚開來,電視裡、報紙上、網上到處都在議論,不光是中國人,就連外國人都趕來一睹這隻神奇藏獒的風采,有不少人還願出高價買它。有的買主竟跟高老伯說,隻要有價就行。可高老伯說什麼也不賣。得知自己得瞭癌癥後,高老伯首先想到的是要給大黃找一個好心的人傢,能把它當自己的親人一樣看待。高老伯想來想去,便想出瞭這麼個招——跳湖。誰要肯下水救他,誰就是好人、善人,待他死後,就把大黃送給他。
  
  高老伯臨終前,眼含淚水問臧向南:“向南,我要走瞭,你能向我保證,今後會對大黃好嗎?”
  
  臧向南用力地握著高老伯的手,眼含淚水對他說道:“高老伯,你就放心地去吧。我就是將來萬一破瞭產,哪怕我吃不上飯,我也不會讓大黃餓著。”
  
  高老伯聽瞭點點頭,安詳地走瞭。
  
  國慶節這天,趙小梅要臧向南陪她去天華山登山,臧向南欣然同意瞭。
  
  天華山是這地方有名的高山,男人能登上頂峰的都寥寥無幾,更何況是女流之輩。臧向南想看看趙小梅到底有多大的毅力,敢去登天華山。
  
  登到半山腰時,前面突然闖出三個陌生的持刀男子,高個男子一把將趙小梅摟進懷裡:“這女子長得好漂亮啊,你小子艷福還真不淺呢,還是讓我們先快活快活吧!”臧向南怕趙小梅受傷害,連忙沖歹徒說:“你們要是肯把她放瞭,我可以給你們10萬元。”高個歹徒哈哈笑道:“什麼?10萬?你打發叫花子呀?”臧向南看著高個歹徒:“我傢裡隻能拿出10萬塊錢,多一分也拿不出啊!”高個歹徒冷冷一笑:“你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那我就當著你的面,先奸瞭她再說!”“別別別,”臧向南趕緊說道,“我再想辦法給你們借10萬行不行?”高個歹徒把刀架在趙小梅的脖子上:“你給我說實話,他到底有多少錢?”臧向南萬萬沒有想到,趙小梅竟對歹徒說:“他傢產有1000萬元。”
  
  臧向南火瞭,沖趙小梅吼道:“你瘋啦?我們都是平民百姓,上哪兒去弄1000萬元?”
  
  這時,趙小梅竟從高個歹徒的懷裡走瞭出來,沖著臧向南滿臉是笑地說道:“向南啊,我不想再跟你演戲瞭,實話告訴你吧:我來到你身邊,就是沖你的錢來的。你隻要把銀行卡交給我們,或許我會看在我們過去的情分上,饒你不死。”臧向南先是一驚,接著便憤怒地說道:“趙小梅,我真是瞎瞭眼,沒看出你這條人面獸心的毒蛇!你就做夢吧,休想從我身上拿走一分錢!”趙小梅哈哈一笑:“我就不信,你為瞭這1000萬,寧肯不要性命!”臧向南冷冷一笑:“殺瞭我,你們也別想活,公安局肯定會抓住你們!”趙小梅一下子大笑起來:“我們作的案,甭說是公安局,就是神仙也破不瞭啊!在你沒死之前,還是先讓你開開眼界吧。”趙小梅說完,便向高個歹徒示意。高個歹徒彎下腰,將一叢小樹用力一拔,那樹就被拔瞭出來,臧向南一下子驚呆瞭:下邊居然是一個洞穴。趙小梅沖驚魂未定的臧向南說道:“我們跟其他的犯罪團夥不一樣,我們都是高智商,我們四人都是大學畢業的。我們要對一個人下手,最短的時間都要在一年以上。就像這個洞穴,我們在一年前就挖好瞭,現在上面已經長出瞭草,栽活瞭樹,我們把你埋在這裡,誰能找到?不瞞你說,我們已經作瞭五起案子瞭,從來沒露出一丁點破綻。實話跟你說吧,你今天是必死無疑瞭。你要想不遭罪的話,就痛痛快快地把銀行卡和密碼交給我們;你要是不說,我們會把你身上的肉一點一點往下割,直到剩下一副骨架為止。你選擇怎麼死?”
  
  臧向南毫無懼色,冷冷一笑道:“要殺要剮隨你的便,要錢一分也沒有!”
  
  趙小梅一揮手,三個歹徒一擁而上,把臧向南按倒在地。
  
  就在這時,山道上突然沖出好幾個人來,他們的手裡都有槍:“別動,誰動就打死誰!”趙小梅和三個歹徒被嚇蒙瞭,還沒緩過神來,就被戴上瞭手銬。
  
  趙小梅怔怔地看著這些人:“你們是什麼人?”
  
  站在面前的英俊男子說道:“我們是公安局的。”
  
  趙小梅一下子驚呆瞭:“這怎麼可能呢?我們的行動天衣無縫,怎麼會把你們引來呢?”
  
  臧向南走到趙小梅跟前,又是冷冷一笑道:“你幹的事確實詭秘之極,我一點也沒有察覺到。讓你露出原形的,是一見你就要一口把你咬死的大黃!”
  
  原來,從大黃到臧向南傢那天起,趙小梅一來,大黃就狂叫不止,臧向南怎麼也阻止不住。臧向南便對高老伯說:“這大黃太神奇瞭,它竟知道記仇。”想不到高老伯竟對他說:“大黃這麼對她,也許另有原因。”接著便給臧向南講瞭這樣一件事:三年前,高老伯在山上挖到一棵大山參,賣瞭3萬多元。一天晚上,一個遠房親戚來到他傢,一進他傢院子,大黃就狂叫不止。高老伯當時就起瞭疑心,難道他是沖這3萬塊錢來的?晚上睡覺時,高老伯便讓遠房親戚睡西屋,他睡東屋。為瞭防止發生意外,他把大黃的繩子偷偷解開瞭。半夜時,高老伯的房門被悄悄推開瞭,大黃一下子就撲瞭上去,緊接著聽到一聲慘叫。他開燈一看,那個遠房親戚被大黃咬得皮開肉綻,地上還掉著一把刀。高老伯提醒臧向南,這個趙小梅或許也是沖他的錢來的,一定要對她多加小心。這次趙小梅提出來要去天華山,臧向南心中有些預感,就把這事告訴瞭他在派出所任所長的老同學,老同學便領著人在後面悄悄跟蹤他們。
  
  趙小梅聽瞭臧向南的講述,一下子癱倒在地。她做夢也沒有想到,他們這幫高智商的人,竟會栽在一隻藏獒的身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