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隻幫我致富的貓

  我不喜歡養寵物,今冬的一個早上,我剛晨練回來,就見一條渾身骯臟的白貓躺在傢門口。我飛起一腳,把那討厭的傢夥踢出去一米多遠,還沒等我進傢門,那可惡的傢夥竟跟著我硬擠進瞭傢。我更生氣瞭,又把它踢瞭出去,心想這下它總不會再跟來瞭吧?可我錯瞭,它不屈不撓地又悄悄跟進瞭門。
  
  看著它的可憐樣,我忽然動瞭惻隱之心,拿來一根香腸扔給它。它感激地望著我,又朝我深情地叫瞭兩聲,這才貪婪地吃掉瞭那根香腸。接著便順從地躺在我腳前,對我“咪咪”地哀叫著。
  
  妻子對我說:“誰這樣狠心扔瞭它,看著怪可憐的,咱把它養起來算瞭。”不等我同意,妻子就拎起它去衛生間幫它洗澡去瞭。不一會,一隻全身毛發如雪的漂亮“帥哥”大白貓站在我面前,確實讓我吃驚不小。
  
  我見它既白又帥,就給它起瞭個名字叫“白帥”。從此,我們傢又增加瞭一名新成員。
  
  我傢鄰居男主人是縣裡某局的一把手,雖說遠親不如近鄰,可人傢仗著有權有勢,根本不把我這近鄰放在眼裡,見面和他打招呼時,人傢鼻子隻要能哼一下,那就算給瞭我面子,所以,平時兩傢也就沒啥來往。突然一日,我聽見鄰居傢傳來陣陣大罵聲,開始還以為是人傢夫妻在拌嘴,也就沒當回事。可越聽越不對勁,女鄰居嘴裡噴出的話,矛頭明顯指著我們傢:“瞎瞭你狗眼!這東西也是你吃的嗎?養不起寵物就別裝大尾巴狼!”
  
  我覺得事態很嚴重,猜想一定是“白帥”偷吃瞭鄰居傢啥貴重的食物,不然咋會遭到如此惡毒的辱罵呢?
  
  我趕緊跑到鄰居傢查看情況。女主人見我造訪,卻不好意思瞭,對我說:“其實也沒啥,它也就吃瞭一個破饅頭。”
  
  我一想,不對呀!從她剛才如此惡毒的話語來看,絕不會隻因“白帥”吃瞭一個饅頭就讓她噴發出那麼大的怒火。但不管怎樣,我還是抱起“白帥”,在它身上狠狠打瞭幾下,教訓道:“以後再偷別人傢東西,看我咋收拾你!”然後對女主人又是道歉又是賠禮,這才平息瞭一場風波。
  
  剛把“白帥”抱回傢,一轉眼,它又不見瞭,我也沒當回事。不大工夫,卻見它急匆匆跑到我跟前,嘴裡還叼著一條“中華”煙,“突”地躍上瞭我的腿,然後放下香煙,笑瞇瞇地望著我。我一時呆瞭:這傢夥從哪弄來一條大“中華”呢?
  
  我想到鄰居傢女主人剛才怒氣沖天的叫罵聲,突然明白瞭:這煙一定是“白帥”從鄰居傢偷來的!我很生氣,正要狠狠教訓“白帥”,但轉念一想,自己長這麼大,還沒享受過“中華”煙是啥味道呢,既然“白帥”有如此孝心,自己何不品嘗一番呢?想到這裡,我趕緊關好大門,又驚又喜地拆開瞭大“中華”。這一拆,險些把我嚇暈過去:整條香煙的煙盒裡沒有一支煙,全是50元的人民幣!
  
  過瞭好久,我終於惡狠狠地想:興他們那些貪官大把大把地收受賄賂,就不興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半路打劫嗎?況且又不是我上他傢去搶的,而是那可愛的“白帥”在暗中幫我發財致富。即使他以後東窗事發,要追究刑事責任啥的,那就讓“白帥”上法庭和他對質好瞭,我啥事也不知道!再說瞭,即使鄰居知道是“白帥”劫瞭他的道,他敢打上門來討要嗎?想到這裡,我就心平氣和地數起瞭錢。嗬!不多不少,整整1萬元!頓時樂得我心花怒放,抱住“白帥”就是一陣狂吻,然後取瞭兩根香腸,對“白帥”予以重獎。
  
  第二天,我碰見鄰居傢的女主人。她嘴巴嚅動瞭幾下,苦笑著訕訕地對我說:“你傢那隻貓可真機靈啊,如果你舍得,我想出高價買下它,你看咋樣?”我登時愣住瞭,但我還是很快地清醒瞭過來,對她婉言拒絕道:“一隻野貓你要它幹啥?憑你們傢的經濟實力,啥名貴貓買不到呢?再說瞭,我也和它有瞭感情,真舍不得賣它呢,實在對不起啊!”她顯得很懊喪,嘴裡嘟囔瞭句什麼,悻悻地走瞭。看著她的背影,我狠狠地吐瞭口唾沫,心裡罵道:“媽媽的!還想來個釜底抽薪啊?美的你!”
  
  “白帥”確實是隻好貓,過瞭沒幾天,它又從鄰居傢叼來一隻鋥亮的黑皮鞋。當我的手伸進去時,感覺裡面有一卷用紙包著的東西,我急不可耐地掏出查看,好傢夥!又是一沓人民幣。不過收獲不是很大,也就5000元。我雖然對“白帥”的這次戰果不甚滿意,但一想,白來的錢,不管多少,拾到籃裡都是菜。
  
  於是我快速地收起瞭錢,正準備獎勵“白帥”時,鄰居傢的男主人卻突然來到我傢。他先是熱情地和我寒暄瞭幾句,接著話鋒一轉道:“我昨天剛買的新皮鞋丟瞭一隻,我清楚地看到是你傢那隻貓叼走瞭。今天我要參加一個很重要的會議,而且有外賓參加,現在去買鞋已來不及瞭,麻煩你把那隻鞋還給我吧。”
  
  我正要說沒見到啥皮鞋,可鄰居一眼就看見瞭還放在我腳底下的那隻鞋,他喜出望外地撲上去,一把撿起那隻皮鞋,手就伸進去急慌慌地摸起來,但很快他就失望瞭,臉也一下變成瞭紫醬色。但人傢不愧是局長,臉色很快就轉變過來,笑瞇瞇地問我:“我記得鞋裡有一卷鈔票,那是昨天我們單位發的半年獎金,我怕小偷偷瞭去,就把它藏在皮鞋裡瞭,咋就不見瞭呢?”我心裡一驚,既然是單位發給人傢的獎金,歸瞭自己總不大合適,便準備把錢還給他。但我突然腦筋一閃念:啥狗屁獎金,哄鬼去吧!於是便穩瞭穩神,不卑不亢地對他說:“我隻見貓叼回瞭一隻鞋,也沒去看裡面有啥東西。你如果不相信,就報警好瞭,這樣也可以把事情查個清楚。”
  
  我的話把鄰居一下子給鎮住瞭。他站在那裡,臉一陣紅一陣白,好一會才說道:“鄰裡鄰居的報啥警?我還不相信你嗎?隻是請以後務必管好你傢的貓,不要再往別人傢亂跑,否則出瞭啥問題,後果可就不好說瞭!”說完他拎著那隻鞋,氣急敗壞地離開瞭我傢。
  
  我心裡好不愜意,暗暗罵道:你嚇唬三歲小孩去吧!什麼後果自負,去你娘的!你以後如果還收受賄賂,我傢“白帥”照樣把它叼過來!
  
  我發財的好日子依然在繼續,“白帥”時不時地幫我叼回一筆人民幣來。我想,有瞭“白帥”相助,用不瞭多久,我就可以跨入富人的行列瞭。
  
  那一日,我剛下班回到傢,就見“白帥”躲在胡同角落裡貪婪地啃著一隻碩大的鯉魚。它見瞭我立即喜滋滋地跑到我跟前,像往常一樣準備向我邀功請賞。意外卻在這時突然發生瞭:隻見它趔趄瞭幾步,接著便口吐白沫,猛然一頭栽倒在我眼前。我頓時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給弄蒙瞭,趕緊抱起它,使勁呼喚著它。隻見它兩眼無神地朝我望著,然後似乎十分不甘心地頭一歪,倒在瞭我懷裡,永遠離開瞭這個令它十分留戀的美好世界。
  
  我立即想到,兇手一定是鄰居,決定馬上打上門去問個究竟。但一個意念卻在強烈地提醒著我:自己憑啥說是鄰居傢毒死瞭我的“白帥”呢?證據呢?再說,現在誰傢吃不起鯉魚呢?憑啥說那魚就一定是鄰居傢的呢?想到這裡,我決定還是先看看那鯉魚肚子裡藏有啥東西,然後再作打算。於是就急忙去翻看鯉魚肚子,隻見裡面依然藏著一卷紙,我趕忙打開看,紙卷裡竟全是廢報紙,我又仔細查看瞭一遍,意外地發現紙卷上面寫有幾行字:“我是誰並不重要,我隻能告訴你,毒藥是局長讓我放在鯉魚肚裡的。我為瞭當上科長,把1萬元裝在鯉魚肚裡送給局長,局長當場打開後對我說,想當科長不是1萬元就能辦成的。但鑒於我的經濟能力有限,局長對我說,你傢那隻貓對他威脅實在太大,隻要我幫他毒死它,就一定提升我當科長。我這才昧著良心下瞭黑手。我雖然十分不願意這樣做,但事已至此,也隻能對你說聲對不起瞭。”
  
  看著這些話,我心一橫,為瞭我那心愛的“白帥”,也為瞭幫國傢清除一個腐敗分子,我立即抱起身上還有餘溫的“白帥”,又拿上“白帥”以前從鄰居傢叼回的5萬元現金和紙卷上留下的字據,義無反顧地向反貪局走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