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懶女嫁夫

  小芹高中畢業,大學沒考上,要文憑沒文憑,要技術沒技術,找工作非常困難。她爹媽都是近郊農民,女兒沒工作,他們並不著急,女孩子總要嫁人的,嫁個好男人,比拿個大學文憑還實惠,所以他們一再叮囑她:談朋友時眼睛睜大點,要揀龍門跳,不要鉆狗洞。
  
  小芹娘發現女兒的眼光很不錯,和她保持著頻繁接觸的年輕人都不賴:一個是搞農村保險的理賠員,你別小看理賠員,誰能賠,賠多少,全在他的嘴上,所以,巴結他的,送東西的,絡繹不絕。另一個是鎮政府的辦事員,大學畢業,公務員,每月工資四千多,旱澇保收。再說,這兩位的傢長都是鎮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女兒嫁到這種人傢,那才叫跳龍門呢。
  
  誰知,小芹偏偏看不中他倆,她喜歡第三個青年,叫富瑞仁。富瑞仁雖說姓富,傢中卻並不富裕,他的父母和小芹的爹媽平起平坐,也是農民。他自己在村東頭開瞭爿小飯店,名義上是老板,實際上他親自掌勺,是個燒菜的。論文化程度,比小芹還低,才初中畢業;論年齡,又大小芹五歲。這可把小芹娘急壞瞭,放著龍門不跳,找個小老板能有什麼出息?她把女兒的身份證及戶口簿統統都藏瞭起來。
  
  小芹不慌不忙地對老娘說:“我二十三歲瞭,飯不會做,菜不會燒,進瞭婆傢門,人傢父母有頭有臉的,誰會瞧得起我?倒不如嫁個開飯店的,我一日三餐不愁。你們別以為他是個燒菜的,大小也是個老板,我嫁瞭過去,就是現成的老板娘。你們不給我身份證,不讓我辦理結婚手續,沒關系,我先舉行婚禮,等你們做瞭外公外婆,我們再補辦登記手續也不遲。”
  
  小芹娘見女兒吞瞭秤砣鐵瞭心,隻好把身份證及戶口簿統統給瞭她,然後仰天長嘆:“唉!都怪我們把她寵壞瞭。”
  
  花開一朵,枝分兩頭。
  
  小芹的父母軟下來瞭,答應女兒嫁過去,誰知男方傢長也反對這樁婚事,原因很簡單:小芹是十裡八鄉出瞭名的懶女,傢務事她樣樣不會,那張嘴倒是一刻不停,凡是商店能買到的零食,她都愛嘗一嘗。單說那瓜子,從“炒”的吃到“煮”的,從“醬油”的吃到“奶油”的,如果炒貨行業要評比瓜子的優劣,請她當評委,倒是最理想的人選。這樣的懶女進瞭門,到底是她來侍奉公婆,還是公婆來服侍她呢?
  
  富瑞仁拍著胸脯向父母保證:“她會改好的,決不給二老添麻煩。”
  
  二老搖搖頭說:“她在娘傢也沒學好,到瞭婆傢還指望她能改好?”
  
  富瑞仁特地在北墻開瞭扇小門,和父母分門進出,他對父母說:“小芹哪一天變好瞭,你們願意接受她瞭,我們再走同一扇門。”
  
  富瑞仁和小芹就這樣在雙方父母的反對之下結瞭婚。
  
  新婚燕爾,一對新人當然是甜甜蜜蜜,和和美美。富瑞仁是飯店掌勺的師傅,雖然他帶的徒弟已經出師,但他還是放心不下。結婚的第二天早上,他為新娘準備好早點,說:“小芹,按理說這幾天我應該陪你去蘇州、杭州玩玩,度蜜月嘛,可是蘇州、杭州我們都去過瞭,想不想去美洲、歐洲?”
  
  聽說要去美洲、歐洲,小芹從床上彈瞭起來,伸出玉臂勾住瞭老公的脖子,給瞭他一個甜蜜的吻,緊接著問:“什麼時候動身?”
  
  “這是我給你開的一張支票,能不能兌現,就得看我們的小飯店經營得如何,如果飯店經營得好,美洲、歐洲肯定能去;如果飯店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差,別說去美洲、歐洲,就連吃飯都成問題瞭。”
  
  小芹嫁過來之前,早把自己的命運和小飯店的興衰結合在一起瞭,又經丈夫這麼一激將,她哪裡還坐得住?她匆匆起床,對老公說:“你想去飯店是嗎?我陪你一起去。”
  
  “你是新娘子,在傢裡看看電視,我把零食都給你準備好瞭。”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嫁瞭個開飯店的小老板,就要去領略當飯店老板娘的滋味。”
  
  富瑞仁見她執意要去,心想也好,免得她一個人在傢,惹老爸老媽生氣。所以等她吃完早點,就牽著她的手出瞭門。臨出門時,小芹抓瞭把瓜子放在口袋裡,邊走邊吃。來到飯店門口,朝裡一看,員工們正圍著桌子忙著揀菜,頭也不抬,沒人招呼他倆。小芹把手中的瓜子朝嘴裡一塞,來到他們中間,坐下來和他們一起揀菜,這讓員工們十分吃驚,誰說她懶,人傢新婚第二天就來上班瞭!
  
  富瑞仁的徒弟外號“小精怪”,馬上遞上飯店的工作服,說:“師娘,你穿瞭結婚的行頭來揀菜,派頭太大瞭,弄臟瞭新衣裳不合算,把工作服套一套吧。”
  
  小芹聽他叫“師娘”,臉一紅,心想:員工認我這個老板娘瞭。她換上工作服,找瞭個角落,把嘴裡的瓜子殼吐掉。“小精怪”見她吃瓜子,就不讓她坐下揀菜,硬要她把工作服脫下來。小芹回頭望望老公,意思是:一會兒要我穿,一會兒要我脫,這不存心耍我嗎?
  
  “小精怪”指著小芹吐出來的瓜子殼對師傅說:“師傅,我們有過教訓的,上次菜葉上粘瞭粒瓜子殼,結果被客人吃到瞭,我們除瞭向他道歉,還免瞭他的飯錢,損失不小呢。師娘她真想揀菜,就不能吃零食;她要吃零食,就把工作服脫下來,一邊閑著去,不要壞瞭我們飯店的規矩。”
  
  富瑞仁朝“小精怪”翹翹大拇指,轉身對小芹說:“你是老板娘,來店裡看看,熟悉熟悉情況就可以瞭,把工作服脫下來吧。”
  
  小芹是個要面子的姑娘,心想,我第一次來飯店,就給我下馬威,好你個“小精怪”!心頭的火一下子躥瞭上來,想叫老公治治他,可話到嘴邊又咽瞭下去,如果老公幫瞭自己,把“小精怪”PK瞭,自己和飯店裡其他人的關系也就弄僵瞭,老板娘的身份雖然維護瞭,可實際上是名存實亡。再說,“小精怪”是老公的左膀右臂,飯店要興旺,老公的支票要兌現,還要仰仗“小精怪”幫忙,真把“小精怪”PK瞭,對飯店的發展沒好處。想到這裡,小芹咬咬牙對老公說:“這工作服我穿上後就不脫瞭,至於我吐出來的那粒瓜子殼,是最後一粒,我保證以後不再吃零食。”她見地上有一捆萵苣,隨手拖隻板凳獨自坐下,把心頭之火全部發泄在萵苣上,氣呼呼地把葉子一片片撕下,扔進垃圾筒裡。
  
  富瑞仁見她把萵苣的葉子扔掉瞭,急忙奔過來,從垃圾筒裡把萵苣的葉子一片片撿出來,他告訴小芹:“我們飯店的飯菜為什麼比別人的香,靠的就是它!你別小看這不起眼的萵苣葉子,洗幹凈,用鹽醃一醃,和在青菜裡一起燒,香死人!”
  
  “看來,這飯店裡的一招一式,還真有點兒學問。老公,你要像帶徒弟那樣教我。”
  
  富瑞仁見她真心想學瞭,心頭像塗瞭四兩蜜——甜滋滋的,從此以後,富瑞仁讓她掌管采購。小芹為瞭掌握雞鴨魚肉的價格,便去菜市場摸行情,有時天剛蒙蒙亮,小芹就出門瞭,她要走好幾傢菜市場,貨比三傢嘛,沒多久,小芹就非常稱職地擔當起采購任務。當她熟悉瞭菜市場的行情後,富瑞仁又讓她坐上瞭賬臺,這就更像個老板娘瞭。
  
  但是好景不長,富瑞仁得瞭尿毒癥,住進瞭醫院。小芹見鄰床的傢屬又送菜,又送湯,自己卻不會燒,隻好去熟食店買現成的。誰知富瑞仁不愛吃熟食,嘆息道:“廚師天天為別人燒好吃的,卻沒人給病中的廚師送可口的。老婆啊,你能不能親手為我炒盆炒素來嘗嘗,我死也瞑目瞭。”
  
  小芹鼻尖酸酸的,她點點頭,哭瞭。
  
  第二天,小芹真的送來一盆她自己炒的炒素,誰知,富瑞仁嘗瞭一口就吐瞭出來,這菜全是豆腥味。
  
  小芹見他吐瞭,很委屈地說:“我好不容易把它燒出來,你也用不著這麼誇張,把它吐瞭。”
  
  富瑞仁也發起火來:“我病成這樣瞭,想吃個炒素,你還氣我?”
  
  小芹從沒見老公發過這麼大的脾氣,有點受不瞭,一扭頭走瞭。她耷拉個腦袋來到飯店,“小精怪”見師娘眼圈紅紅的,忙問:“怎麼啦?”
  
  小芹把他師傅發火的經過告訴瞭他。
  
  “小精怪”出師時,師傅考他的就是炒素這道菜,能不能燒好這道菜,最能掂量出掌勺師傅的基本功。眼下,師傅萬一有啥意外,師娘不懂燒菜的訣竅,就無法掌管這爿店。師傅要師娘學燒炒素,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在安排後事瞭!
  
  小芹聽“小精怪”這麼一解釋,眼睛一下濕瞭。老公想吃炒素是假,為自己鋪平後路是真!她真想馬上燒個炒素給老公送去。可是,她即使馬上拜“小精怪”為師,也燒不出能合老公口味的炒素來。為瞭安慰丈夫,小芹求“小精怪”代她燒一盆炒素。“小精怪”點點頭,拿出渾身本領,精心配料,把炒素燒好瞭。小芹親自送去,雙手捧到丈夫面前,說:“趁熱吃吧。”
  
  富瑞仁一看配菜,就知道這盆炒素出自徒弟之手,他把菜往垃圾桶裡一倒,狠狠地說:“我病瞭,想吃一碗由你親手燒的炒素,你咋就這麼懶?哎,真是懶女,懶得無藥可救瞭!”
  
  “我明白瞭你的用意,我怕燒不好,你不吃,又要吐掉。”
  
  “你走吧,我要吃你燒的炒素,你啥時候燒出炒素來瞭,啥時候再來。”
  
  小芹沒想到老公會下逐客令。鄰床的傢屬見她滿臉的委屈,便勸她:“你老公有病,你就讓著他一點。”
  
  小芹點點頭表示理解。
  
  從醫院出來,她來到娘傢,哭著對父母說:“我不學會燒炒素,他就不讓我去看他,在我學燒菜期間,請二老代我去看看他,他是你們的好女婿!”
  
  “小精怪”當上瞭師娘的師傅,他教小芹配菜、燒菜,小芹自己掌勺,終於燒出瞭有生以來色香味俱佳的第一道菜,送到病房,富瑞仁嘗瞭嘗,點瞭點頭,然後掏出一份離婚協議書來:“小芹,我和你的緣分到頭瞭,離婚吧。我在世的時間不長瞭,還是各走各的路為好。”
  
  小芹一看離婚協議書,第一條就寫著:小飯店歸女方所有。她淚珠成串,喊道:“我不離,我不離!”
  
  富瑞仁露出一絲微笑:“小芹,我已經給父母留下瞭一筆養老款。把小飯店給你,你要好好經營,這是我能盡的最後的責任瞭。”
  
  小芹失聲痛哭:“我不要飯店,我要你的人!”說著,把那張離婚協議書撕成瞭碎片……
  
  這對夫妻至今沒有離婚,富瑞仁還住在醫院裡,小芹天天飯店、醫院兩頭跑,成瞭一個勤快、忙碌、能幹的女人,再也沒有人稱她“懶女”瞭。她傢的北門被公婆封掉瞭,她和公婆合走一扇門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