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商業間諜的情人

  一
  
  谷雲龍是被枕頭下的手機震醒的,他開燈一看,正是午夜一點。誰會在這個時候打他的手機呢?除瞭公司老板不會有別人。他看瞭一眼熟睡的林莉,拿起手機悄悄走到客廳。他一接聽,果然是老板胡利民的聲音,要他火速趕到公司去。這個時候老板要他去,一定是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大事。他不敢怠慢,立即穿好衣服,見林莉睡得正香,不想叫醒她,就給她留瞭一張字條,便匆匆出門。他開出私傢車習慣性地回頭看看,見窗簾有點異樣,卻又想不出“異”在何處,沉思片刻就上路瞭。
  
  他哪裡知道,其實林莉並沒有睡著,他一走,林莉就拿出手機打瞭一個電話。
  
  谷雲龍供職的是誠信商業調查公司,所謂商業調查,說穿瞭就是商業間諜。他曾當過偵察兵,現在是公司的高級調查人員,有較高的偵探技巧,且有跟蹤、格鬥和搏擊技術。這傢在皖南南江市註冊的公司,地址卻在寧陽市。兩個小時不到,谷雲龍的車就停在瞭寧陽市錦園廣場附近的一條小巷外。他剛下車,便見一個黑影靜悄悄地靠近他低聲吩咐:“谷先生,請跟我來。”然後就帶著他七彎八拐地進入瞭公司總部。
  
  董事長胡利民見谷雲龍進來,快步迎上來。胡利民60歲左右,兩隻鷹眼咄咄逼人,是一個神秘人物。他把谷雲龍引到一個中年男子面前介紹說:“這是我們公司近年來遇到的最大客戶——臺商趙龍升先生。你就根據他說的情況前去調查,報酬是所需辦案費用的十倍。”
  
  谷雲龍面色凝重地與趙龍升握瞭握手,坐下來聽他介紹情況。
  
  趙龍升也是個幹練之人,開門見山地說:“你要調查的對象是一個金礦的礦主。這個金礦位於秦嶺南部的微縣,礦主叫操開山,是西安市人,年齡和我相仿。他在上海經人介紹認識瞭我,想叫我投資與他合開金礦。可我對他的情況並不瞭解,你的任務就是調查他們是不是合法經營?有沒有國傢頒發的開采許可證?”
  
  谷雲龍感到這件事非同尋常,更何況要去的地方是甘肅與陜西、四川接壤的隴南,地處窮山僻壤,民風剽悍好鬥,實在是兇多吉少。於是就婉言推辭說:“西北的情況我是一點不知,恐怕難以勝任你的委托,還是另請高明吧。”
  
  趙龍升略顯驚訝,目光轉向胡利民。胡利民冷冷地說:“我是知人善任,全公司也隻有你能接受這項委托,要不幹嗎半夜把你叫來?再說本公司沒有拒絕執行委托的先例,否則公司為何要花巨大的財力、人力來保證你們這些高級調查人員的安全?”
  
  這番話既有要挾又有命令,谷雲龍還有什麼話好說呢?商業調查這碗飯不好吃啊!谷雲龍隻得接下委托。辦好一切手續,趙龍升就先走瞭。胡利民把筆記本電腦、數碼相機和全球衛星定位通信設備交給谷雲龍說:“你帶去吧,深山老林中用得著。”
  
  二
  
  第二天,谷雲龍就找到與他搭檔瞭十多年的鐵哥們汪明和於得水,把去大西南的任務簡明扼要地告訴瞭他們。他們本來是不想去的,但抹不開情面,也就同意瞭。
  
  臨行前,谷雲龍給林莉打瞭電話,告訴她要出差一個月,回來再見面。林莉是他剛認識不久的情人,是他在上海城隍廟大酒店偶然碰上的。雖然他對那次艷遇有懷疑,但是林莉實在是難得的女人,浪漫瀟灑又懂事明理。要不是新婚不久的妻子死於車禍,他真想和林莉結婚。幹他這一行就像在大海上行船,時刻都有被風浪吞沒的危險,不知道哪一天會遭到仇傢的暗算。所以他現在隻找情人,不娶妻子。
  
  他們一行三人在上海乘上開往烏魯木齊的特快,包瞭一間軟臥。在包廂裡沒什麼事,於得水就和谷雲龍開玩笑:“谷老兄,你與那個紅顏知己‘漿糊’得怎麼樣瞭?”
  
  谷雲龍知道他問的是林莉,但是很反感他說話的語氣。盡管開始他和林莉親近是因為男歡女悅,可是三個月後,他已對林莉動瞭真情,怎麼能用搗漿糊來褻瀆呢?於是就說:“你說的是林莉……”
  
  正在這時,有人敲門。谷雲龍開門,頓時驚得睜大瞭眼睛——門外站著的正是林莉。隻見她微笑著說:“我可以進來嗎?”谷雲龍把她讓進房間,然後對汪明和於得水說:“你們先出去一會吧。”他倆走後,谷雲龍審視著林莉說:“你跟蹤我?不要說是因為想我才跟來的吧!”林莉似乎換瞭一個人,以往的熱烈和奔放變成一種沉穩。她反問:“不想知道我是幹什麼的嗎?”
  
  谷雲龍說:“盡管你是一個神秘的女人,可我不想知道。你就直說跟著我要做什麼?”
  
  林莉哈哈一笑說:“我要和你一起去金礦,助你一臂之力。”
  
  谷雲龍搖搖頭說:“我們不是去遊山玩水,時刻都有掉腦袋的可能,你去幹什麼?”
  
  林莉說:“我既然來瞭,當然明白,你不用說瞭,我一切聽你的。”
  
  谷雲龍把汪明和於得水叫進來,告訴他們林莉來的目的。他倆都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林莉,看得出心中都有很大的懷疑,隻是礙於谷雲龍的面子不說出來罷瞭。
  
  傍晚時分,火車駛進嘉陵鎮站,他們在這裡下瞭車。出站後一打聽,才知道微縣金礦在鎮東面的深山老林中,那裡是個原始森林無人區,除瞭步行翻山越嶺外沒有任何交通工具。由於開礦走的人較多,形成瞭一條山間小道。登高望去,連綿不斷的山峰跌宕起伏,一峰更比一峰巍峨,不能不叫人膽寒心驚。
  
  要摸清礦主操開山的底細,就必須深入礦區,也就是說必須穿過這片深山老林。三個男人倒無所謂,可是林莉怎麼辦呢?谷雲龍反復考慮後,最後決定讓她自己選擇,去還是不去?林莉洗好澡後問他們:“怎麼走商量好瞭嗎?不會因為我有什麼為難之處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