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電腦征婚

  瑪瑙縣林業局局長張德子的兒子張大虎今年32歲瞭,仍是光棍一條。你也許會納悶,局長的兒子還能說不上媳婦?要說張大虎的條件,那可是隔著窗戶吹喇叭,名聲在外。兩百多平方米的住宅,傢私一應俱全,還有幾十萬元的存款,加上張大虎的模樣長得也不賴,應該說條件優越。可正是這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使張大虎養成瞭遊手好閑、驕奢淫逸的惡習。麻將桌上一年四季少不瞭他的影子,打架鬥毆他更是主角,嫖娼被抓,哪一回也落不下他。因此,他的名聲很不好。知根知底的熟人都不敢把姑娘嫁給他。
  
  張大虎眼見著好姑娘一個個都出嫁瞭,氣就不打一處來:“有什麼瞭不起的,老子還相不中你們呢!”
  
  近一段時間,張大虎的情緒明顯不佳,經常梗著脖子同他媽犟嘴。把兒子當成命根子的張德子可急壞瞭,他語重心長地開導張大虎:“好飯不怕晚,就看咱想啥時吃。”
  
  張大虎聽瞭老爹的話,很不高興,說:“什麼好飯不怕晚,我都32歲瞭。別說好飯,照這樣下去,剩飯都沒有我的份瞭。”
  
  張德子笑著拍拍張大虎的頭說:“兒子,辦法爹已經為你想出來瞭。近處找不著,咱不會找遠處的嗎?咱不會也發個征婚啟事?”
  
  一聽這話,張大虎笑著對張德子說:“爹,那咱們怎麼個征婚法,是在電視上征呀,還是在報紙上征呀?”
  
  張德子頗為神秘地對兒子說:“電視、報紙征婚都太落俗套,可信度也差。咱來個創新,電腦征婚。”
  
  “怎麼個征法?”張大虎親熱地扳過老爹的肩頭。
  
  “上網,用QQ征婚唄。再裝上個攝像頭視頻相親,天南海北的小姑娘你想見誰,就見誰。有相中的,爹就給你娶回來。就這麼說定瞭,爹明天就給你買臺筆記本。”
  
  張大虎經常在網吧上網聊天和打遊戲,可就是沒想到這一招,還是老爹厲害呀。
  
  於是,張德子買回的新電腦派上瞭用場。在張大虎的QQ資料裡寫著這樣一段話:張大虎,俊男,32歲。瑪瑙縣人,傢境富裕,本人體健貌佳,性功能正常。願在茫茫人海中尋覓有緣的你。覓20~35歲的女士為伴。有意者請加我為好友。
  
  這一下,張大虎可忙壞瞭,白天晚上常在電腦旁,他的QQ都快擠爆瞭。應征的女子還挺多,有的甚至表示,隻要張大虎同意,就過來結婚;有個女人竟然當著張大虎的面脫掉衣服,要他看她的腰多細,乳房多飽滿,把張大虎饞得眼睛差點掉進攝像頭裡面。他二話沒說就邀那位名叫野玫瑰的女子來傢面談。那女子說她傢離瑪瑙縣很遠,坐火車也得一整天才能到。
  
  在張大虎的好說歹說之下,野玫瑰最後答應來。父子倆商量,等野玫瑰來瞭,就留她住下來,先把生米煮成熟飯,等到日後,她知道張大虎是個什麼貨色時,後悔也沒用瞭。過個一年半載,再養個一男半女的出來,也就去瞭後顧之憂瞭。
  
  第二天晚上,野玫瑰還真來瞭。她走起路來風擺楊柳一般,穿著打扮也特別時髦,看上去也就25歲左右。她一見到張大虎就像見到久違的好朋友一樣特親熱。張德子和老伴也特滿意,屋裡屋外地張羅著給野玫瑰做好吃的。
  
  到瞭晚上睡覺的時候,張德子假裝要兒子領著野玫瑰去賓館住,眼睛卻一個勁地沖張大虎眨巴。張大虎就假裝生氣地說:“咱傢這麼大房子,哪有趕客人出去住的道理,那多見外呀。”野玫瑰呵呵笑著:“就聽大虎的吧。”當晚,兩人幾番雲雨,累得張大虎早晨差點起不瞭床。
  
  張德子老兩口看在眼裡,喜在心上:煮熟的鴨子一定飛不瞭。張德子沖著老伴說:“給他們籌備婚禮用的東西吧。”
  
  過瞭幾天,張大虎對張德子說:“爹,野玫瑰說她以前做生意時借過人傢5萬元錢。這幾天,就得還給人傢。”張德子當時並不想給野玫瑰拿錢。他覺得他們一傢還不是很瞭解這個女人。可張大虎說如果不拿這錢,野玫瑰就要走瞭,不會跟他結婚瞭。張德子一聽,就有點上火,他已經在親友間散播兒子要結婚這件事瞭,要是因為這點錢,兒子的婚結不成瞭,他的老臉可往哪擱!想到這,他拿出一張銀行卡交給張大虎說:“兒子,這裡是10萬元錢,拿出5萬給野玫瑰還債,其餘的5萬,你們買東西結婚用。記住瞭,錢你拿著,可別都交到她手上啊。”
  
  張大虎拿到銀行卡,心裡別提多高興瞭,哪還顧得上他爹的嘮叨。野玫瑰見張大虎從老頭子那裡要來瞭銀行卡,從心裡往外樂呵。她左一聲“老公”,右一聲“親愛的”,將擦得香噴噴的小臉蛋貼在張大虎的大臉上。張大虎便什麼都不顧瞭,一把抱起野玫瑰朝臥室奔去。
  
  還差兩天舉行婚禮的時候,新娘子野玫瑰突然失蹤瞭。一同失蹤的還有那10萬元錢和張大虎價值數千元的手表和手機。
  
  直到這時,他們才發現自己受騙瞭。想去公安機關報案,可除瞭知道她的QQ名叫野玫瑰外,她的真名叫啥,哪裡人士,父母親是誰,均一無所知。
  
  這下,張德子和張大虎都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