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逃犯當紅娘

  自從女友李芳菲離開後,劉子修幹啥都提不起精神來。他把自己掛在網上,東遊西逛。眼看這口袋裡沒有一分錢瞭,他不急著去找工作。這天,他突發奇想,在網上搜搜李芳菲的照片,看看有沒有像她那樣的人。他找出自己精心保管的李芳菲的照片,你別說,還真是個美人胚子,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會說話兒。他一邊心裡感慨著,一邊把李芳菲的照片給掃瞭進去。然後他又輕巧地用“狗狗”給“狗”瞭下,嘿,還真讓他搜到瞭,他把屏幕往上一拉,仔細一看,大吃瞭一驚!
  
  原來他搜到的是網上追逃的公告!那上面有個叫楊娟的,河南南陽人,是個以色騙財的慣犯。劉子修細細地一看,她還真跟芳菲有幾分相像呢!看到這兒,劉子修長長地出瞭一口氣:幸虧分手瞭,真難想象要是和一個長得像逃犯的人生活在一起,是個什麼樣子!想到這兒,劉子修心裡坦然瞭,他抓過一件衣服套在瞭身上,沖出去透透氣兒。
  
  劉子修不自覺地來到瞭他常和李芳菲約會的地方——上島咖啡屋。他在外面邊兜著圈子,邊往裡面瞄著,突然他的眼就直瞭。他躡手躡腳地來到玻璃門外,定睛一看,一個女的和一個長得挺帥的男子正面對面喝咖啡呢!看著他們那親熱樣兒,劉子修的心裡怪不好受的。
  
  他一沖動,從口袋裡摸出瞭手機,撥通瞭110的號碼。他報告瞭具體的位置和舉報的對象,就閃身躲在瞭一邊。他要看一場好戲。其實呢,他剛才看到的是他的前女友李芳菲,從她頻頻舉起的胳膊上戴著他送的瑪瑙手鏈他就確定無疑。可他就是要給他們來個惡作劇。
  
  不大工夫,就聽見警笛長鳴,幾輛警車風馳電掣地駛瞭過來,“嘎”地一聲就停在瞭咖啡屋外邊。劉子修隔著玻璃,看到李芳菲有些驚慌,可她還沒來得及動身,就被一個警察給制住瞭。旁邊那個男的,倒是手腳麻利,他剛跳出窗戶,就被劉子修暗地裡使瞭個絆,一下子給他來瞭個嘴啃泥。他又狠狠地給那小子來瞭一腳,心裡暗暗罵道:“叫你小子跟我爭風吃醋!”沖裡面喊道:“這還有一個!”警察吆喝著把那小子也給銬上瞭。劉子修看到李芳菲的臉都嚇得變瞭色,心裡那個樂呀!可他的頭腦還清醒著,這亂打110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他趁亂鞋底抹油——溜瞭!
  
  劉子修一口氣就跑到瞭一個公園裡,被冷風一吹,他才感覺壞瞭。為啥?他剛才報警用的是自己的手機,這不是自投羅網嘛,嚇得他趕緊關掉瞭手機,讓警察查到瞭可不是鬧著玩的。
  
  劉子修嚇得連傢也不敢回,就在街上閑逛著,人多的地方他還不敢去,專挑暗點的地方走。走到鳳凰路口時,他眼見著兩個巡警遠遠地過來瞭,剛一扭頭要跑,就和一個戴著禮帽的女人撞瞭個滿懷。那女的“哎喲”一聲就靠在瞭他的肩上,劉子修連忙扶住瞭她,焦急問道:“你、你不要緊吧?”那女的呻吟著沒有吱聲。那巡警越來越近,劉子修忙攔瞭一輛的士,把那女的扶瞭進去。司機問他到哪裡,他隨口就說瞭自己的傢。他想在路上把那個女的給打發瞭算瞭,可那女的說啥也不下車,非要跟著他不可。劉子修沒辦法,隻好把她帶回瞭傢。
  
  等到瞭劉子修的傢裡,那女的把帽子給摘瞭下來。劉子修又是大吃一驚!那女的長得太像李芳菲瞭。可她一開口,卻又不是李芳菲。劉子修心裡一沉,該不是碰上那個叫楊娟的瞭?那女的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瞭沙發上,嚷嚷著說把她給撞壞瞭,讓劉子修給她按摩按摩。劉子修正遲疑著,那女的一把拉住瞭他,嗲聲嗲氣地讓他按她的前胸。劉子修的臉“騰”地就紅瞭,他想掙脫她,可那女的把臉一沉:“你要不答應,我可就喊瞭——”邊說邊要脫自己的衣服。這時,劉子修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說:“你別這樣,咱們說不定還是親戚呢!”
  
  這話把那女的給說愣瞭,她呆呆地看著劉子修,劉子修翻出瞭他女友李芳菲的照片遞過去說:“你看看,你們長得多像呀,該不是雙胞胎吧?”那女的接過來一看,就哭上瞭:“我的妹妹呀,可找到你瞭!”邊哭邊給劉子修說開瞭,什麼她和李芳菲是親姊妹瞭,小時候因為傢窮,被送人瞭等等。劉子修聽得心裡直笑,可又不敢笑出聲。鬧瞭一陣,劉子修猛地一問:“大姐,你是南陽的吧?”那女的聽瞭這句話,不由自主地點瞭點頭,然後很疑惑地問:“你咋知道呢?”劉子修抓瞭抓頭:“聽口音嘛!”那女的這時開始嚷嚷著說餓瞭,要弄點東西來吃。劉子修平時懶慣瞭,就把那女的領到瞭廚房裡。
  
  沒多大工夫,那女的就做好瞭湯,她端來瞭兩碗。劉子修留瞭個心眼,他怕那女的在湯裡做手腳,就一把端過瞭那女的手中的那一碗。他眼睜睜地看著那女的把湯喝完瞭,才勉強喝瞭兩口。可還沒等把碗放好,他就覺得眼皮沉沉的,一會兒,啥都不知道瞭。
  
  劉子修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嘴裡被堵著,已經被綁在窗戶上。那女的正蹺著二郎腿:“你個窮小子,我搜瞭半天,連個錢毛都沒找到,要不,老娘早就溜之大吉瞭!”說著走到他面前,“你還和我套近乎,你咋知道我是南陽的?看來你是知道我的大名瞭,我就是楊娟!隻可惜我跟瞭你半天,連一分錢也沒撈到——你要知道,老娘很生氣,後果很嚴重!”楊娟變戲法似的拿出瞭一把明晃晃的刀,在劉子修的臉上比劃著:“我要是有心情,就在你的臉上畫幅畫好瞭!”劉子修心裡那個悔呀,自己為什麼不早點把她給制服瞭呢?現在後悔也來不及瞭呀!
  
  眼看著刀就要劃到臉上瞭,劉子修傢的門突然被打開瞭,李芳菲領著警察站在瞭他傢門口。那楊娟一見,嚇壞瞭:“你們怎麼來瞭?”李芳菲也是一愣,怎麼有一個和自己長得那麼像的人呢?可警察到底是警察,一眼就看清瞭屋裡的形勢。一個警察順勢拿住瞭李芳菲:“看來,你們是一夥的!”那個楊娟一愣,誰和誰是一夥的呢?就在這電光閃爍的一瞬間,另一個警察一掌就打掉瞭楊娟手中的刀,“咔嚓”一聲把她給銬上瞭。
  
  等李芳菲手忙腳亂地把劉子修給解救下來,他的心還在“咚、咚”地跳個不停。李芳菲告訴他,警察都找他一天瞭,都找不到他,打他手機也關著,沒辦法她隻好領著警察來找他瞭。一聽到這兒,劉子修又緊張起來:“真的嗎?”李芳菲點瞭一下他的額頭說:“傻樣兒,你立功瞭,知道嗎?”劉子修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別逗瞭,我都成這樣瞭——”劉子修張張嘴剛想說自己搞惡作劇的事兒,可李芳菲一把把他給拉到瞭警察跟前:“喏,這就是舉報那個詐騙犯的劉子修!”那警察一把抓住瞭他的手說:“謝謝你呀,正是你的舉報,我們抓住瞭那個詐騙犯!”劉子修一頭霧水,李芳菲捅瞭他一下:“別不好意思瞭,那天和我在一起的是個詐騙犯,要不是你用手機舉報,我就差點上瞭當呢!”
  
  劉子修明白瞭,他歪打正著,抓瞭個逃犯!他紅著臉對李芳菲說:“我還要謝謝你呀,要不是你怎麼能抓住她呢!”說到這兒,劉子修用手指瞭指楊娟說:“你看,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做人的差距咋就那麼大呢!”李芳菲羞紅瞭臉,她怎麼也想不到,他們重歸於好是逃犯牽的線,劉子修也下決心到瞭結婚那天他就同李芳菲坦白這一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