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認賊做子

  一、捉賊成“賊”
  
  趙大明工作的鋼鐵公司搞改革,他55歲便提前退休瞭。退休後,身體硬朗的他不種花不養鳥,而是幹上瞭業餘警察,專門抓令人切齒痛恨的小偷。趙大明抓小偷的夙願由來已久,他到市場買東西,讓小偷偷過幾次。那時上班,無暇抓小偷,如今好瞭,可以專職抓小偷為民除害瞭。
  
  這天早晨,趙大明來到農貿市場。在人群中撒目,忽然發現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正在尾隨一位中年婦女。當這個婦女彎腰挑貨時,少年趁機用兩根手指從她的衣袋裡夾出錢包。趙大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小偷的手:“好小子,技術不賴呀!”
  
  小偷並未驚慌失措,更沒向他求饒,而是一松手將錢包丟在地上。與此同時,一下子圍上來三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其中一個揀起錢包對中年婦女說:“阿姨,我們可以作證,這錢包是他偷的!”說著指瞭指趙大明。
  
  趙大明愣瞭一下,懇切地對中年婦女說:“這位同志,你別聽他們的,他們是一夥的,我抓住這個小偷,他們想反咬一口。”
  
  中年婦女接過錢包,看看趙大明,再看看這幫少年,分不出誰是賊,誰是捉賊的英雄。
  
  這時,被捉的小偷甩開趙大明的手,對中年婦女說:“阿姨,我們是中學生,是專門來抓這個老賊的,請你相信我們。”
  
  聽他這麼一說,中年婦女終於相信瞭這幫“中學生”,錯把趙大明當成賊,悻悻地說:“都這麼大歲數瞭,還當賊,不怕給兒女丟臉呀?!”
  
  二、為賊求情
  
  趙大明做夢也沒想到,捉賊不成反被賊咬瞭一口,心裡十分窩火,但他並未氣餒,仍然天天到市場去,試圖再發現這幫小蟊賊,然而連賊的影子都沒見到。難道他們改邪歸正瞭?這怎麼可能呢,肯定是他們轉移行竊地點瞭。
  
  翌日,趙大明便來到熙熙攘攘的長途汽車站,他戴著墨鏡,穿著風衣,將衣領豎起來,遮住瞭半個臉,但鏡片後的眸子卻像鷹一般犀利地掃視著人流。忽然,他發現那個在農貿市場行竊過的小蟊賊正將“三隻手”伸向正在排隊買票的一位老漢,趙大明一個箭步沖上前,一把將小偷的手捉住瞭。這一次,趙大明將小偷的手連同錢包一同牢牢握住,小偷再也抵賴不瞭瞭。人們紛紛圍上來,有人要動拳腳教訓他。小偷嚇壞瞭,慌亂中向趙大明投來求救的目光。趙大明動瞭惻隱之心,護住小偷,對眾人說:“他還是個孩子,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吧,讓民警好好教育他。”說罷將小偷押到瞭派出所。
  
  趙大明懇切地對派出所張所長說:“你看他還隻是個十六七歲的孩子,你們是不是教育教育他,就把他放瞭,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
  
  小偷也流著淚說:“警察叔叔,你放瞭我吧,我再也不敢瞭。”
  
  張所長教訓瞭小偷一頓,就把他放瞭。
  
  這個小偷非但不感恩趙大明,反而對他多管閑事懷恨在心,一走出派出所大門,就冷冷地對趙大明一語雙關地說:“你等著,我會報答你的!”
  
  三、遭賊報復
  
  這天晚上,趙大明睡不著覺,就和妻子孫秀英講他如何抓小偷。孫秀英不滿地說:“你別瞎逞能,把小偷惹急瞭,不報復你才怪呢。我們都一大把歲數瞭,還是享幾天清福吧,我可不想過那種擔驚受怕的日子。”
  
  孫秀英剛說完,就聽“嘭”的一聲,玻璃窗被砸碎瞭,半塊磚頭落進屋裡。孫秀英嚇得渾身發抖:“看看你,遭報復瞭吧,這日子還有辦法過?”
  
  一股火猛地沖上趙大明的腦門,他外衣也沒穿,光著腳就追出去,卻連人影也沒見到。他隻得返回屋裡,安慰起妻子來。
  
  翌日,趙大明不顧老伴的勸阻,照樣到市場和車站轉悠,小偷卻沒有出現。看來那夥小偷是怕他瞭,躲起來瞭。趙大明在心裡罵道:“臭小子,有本事你就永遠別出來!”
  
  有一天,趙大明回傢走到傢門口,見門縫裡插著一封信,打開一看,隻見信裡寫著:老趙頭,如果你再和我們過不去,我們會以更加暴力的方式報復你,你小心著。常言說,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好好過你的日子……
  
  趙大明並沒有被小偷的恐嚇所嚇倒,仍舊到公共場所“溜達”。
  
  這天晚上,孫秀英又苦口婆心地勸他放棄抓小偷,閑著沒事幹,可以種花養鳥,何苦非要抓小偷呢?
  
  趙大明氣咻咻地說:“不把這幫小兔崽子抓住,我就一天不甘心!”
  
  稍頓,他安慰孫秀英說:“你別怕,我看這幫小偷是怕我瞭,半個多月都不敢露面瞭。”
  
  恰在這時,隻聽傢門“嘭”的一聲巨響,玻璃窗被震得“錚錚”作響。趙大明打開門一看,隻見門前落著一地紅紙屑。原來小偷把一個大紅爆竹用膠帶粘在鐵皮門上燃放。趙大明一看笑瞭,自語道:“小兔崽子,一個爆竹就想嚇住我?做夢去吧!”
  
  這回孫秀英是真嚇壞瞭,說什麼也不聽趙大明的解釋瞭,非要趙大明表態,不再抓小偷,不然她就到閨女傢去住。趙大明不想妥協,氣得孫秀英第二天就到女兒傢去瞭。
  
  四、認賊做子
  
  孫秀英離傢後,趙大明就沒瞭後顧之憂。他猜想小偷白天不敢出來,晚上肯定會出來行竊。果然不出所料,他夜裡在車站轉悠時,忽然發現那夥小偷中的一員在人群中徘徊,他忙跟過去,那小偷一見他的身影趕緊溜之大吉。
  
  夜深瞭,車站廣場沒有幾個人瞭,趙大明就往傢走,當他走到二樓傢門前時,忽然發現樓道裡有一條人影,手裡拿著一根木棒,揮舞著朝他打來。趙大明早有防備,一把抓住木棒,用力一拽,那人跌坐在地,束手就擒。趙大明認出他就是那個曾被自己兩次捉住的小偷。
  
  派出所張所長打算拘留這個小偷。趙大明又說:“他還是個孩子,還是以教育為主吧!”
  
  張所長對小偷作瞭一番教育,然後說:“寫個保證書,然後叫你父母來領你。”
  
  小偷說:“我沒有父母。”
  
  張所長說:“沒有父母,那你從哪裡來的?別在我面前耍滑頭。”
  
  小偷突然哭瞭:“父母早就離婚瞭,他們現在都有瞭新傢,嫌我是累贅,都不要我,我沒有辦法才當小偷的。”
  
  張所長沉吟片刻,對趙大明說:“趙師傅,你看這咋辦?這孩子也挺可憐的,要不你先把他領回傢,暫時當一回他的父親?說不定他得到傢庭的溫暖就會改邪歸正的。”
  
  趙大明感到為難,將小偷帶回傢教育教育這沒說的,但讓他當小偷的父親,還真有點不是滋味。
  
  這時,小偷抓住趙大明的手,懇求道:“老爸,你就認下我吧!”
  
  趙大明板著面孔說:“認我做老爸可以,但你不能一出瞭派出所的門就變臉,你必須向我保證,從今往後改邪歸正。”
  
  “老爸,我答應!”小偷一並腳後跟,大聲道。這回,他是真心實意的。他已經看出來,這個老跟他作對的老頭其實是個寬容、善良、有愛心的人。
  
  回到傢,這個叫王軍的小偷可憐巴巴地說:“老爸,不瞞您說,這些日子您看得太緊,我都不敢露頭兒,已經兩頓沒吃飯瞭。”
  
  趙大明一聽孩子兩頓沒吃飯瞭,心裡感到一陣酸楚,忙到廚房做飯。飯菜端上桌,王軍狼吞虎咽地吃起來。趙大明坐在一旁,端詳著王軍。這少年一頭卷發,長方臉,濃眉大眼,還別說,模樣兒和趙大明年少時還真有些像。趙大明沒有兒子,隻有一個女兒,沒想到老來得子。如果真能把這孩子教育好,走上正道,未必不是一件幸事。
  
  王軍風卷殘雲般地吃罷飯,抬手一抹嘴巴,愜意地說:“好些日子沒吃上這麼香的飯菜瞭,謝謝老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