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許望閹豬

  青石垸村有個名叫許望的年輕人,聰明伶俐,學什麼東西看過一兩次後就能掌握到百分之八十左右。就憑著這一先天條件,他便通過在縣獸醫站當站長的姐夫,給他弄一張獸醫證。本來姐夫不同意,他說:“你一點獸醫知識都不懂,怎麼能行醫呢?還是幹點別的吧!”可許望的姐姐不高興地說:“我就這一個弟弟,你不幫誰幫?幹什麼不是學出來的?他腦子轉得快,是個人才呢!”姐夫鬥不過“枕頭風”,但為慎重起見,先安排內弟在站裡培訓瞭三個月,接著又讓他跟著一位師傅實習瞭一個月,這才給他發瞭行醫證,許望於是堂而皇之地開起瞭獸醫診所。
  
  村裡的一些父老鄉親們,對他的醫術半信半疑,他卻大吹大擂地說:“我有培訓證和行醫證,要是看不好誰傢的豬、牛、羊、雞的病,誰就搧我的嘴巴砸我的牌子,要是治死瞭,該賠多少賠多少!”
  
  他話說得這麼硬,由不得你不信。也該這小子走運,張傢的豬不吃食,他打瞭一針,那豬吃得香甜可口;李傢的牛站不起來,他開瞭幾劑藥,給牛服下後,那牛就奔跑如飛。這下鄉親們都誇許望有兩下子,許望更是仙人放屁,神氣飄飄,都認不得自己是誰瞭。
  
  許望談瞭一個對象,叫秀姑,秀姑傢裡養瞭一頭老母豬,已下瞭幾年仔豬,現在想劁瞭養養膘,拿去賣錢。但大凡下過仔的母豬都性子烈,脾氣壞,這頭老母豬更是兇猛,令好幾個獸醫都望而生畏,不敢靠近。
  
  許望心想:未來嶽父傢的母豬別人不敢劁,自己劁瞭,不但能在二老面前顯示才能,讓婚事更加鞏固,還能在眾人面前做一個活廣告,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他主動找上門請劁(即結紮)。秀姑他爸爸問:“你行嗎?”許望回答:“我行,保準行!”秀姑爸爸又問:“不怕豬性子兇?”許望一笑,說:“沒有金鋼鉆,決不上門來!”秀姑爸爸見他話說到這分上,自己這頭豬又愁無人劁,便同意瞭。為瞭安全,他還特意找來兩個年輕力壯的鄰居小夥幫忙,把老母豬按倒在地上。許望本來還有個好吹牛的毛病,這下又犯瞭,對未來嶽父說:“不用這麼多人,一頭豬都對付不瞭,還算什麼獸醫?”正巧有個小夥子有事兒,趁機告辭瞭。這時,許望已經握刀在手,就在那手術刀割開皮毛之時,老母豬負痛,忽地四肢一蹬,掙脫按住它的手,“嘩”地站立起來。許望猛吃一驚,暗叫一聲:“不好!”趕緊立好八字腳,伸雙手去抓豬的兩隻耳朵,想把豬按住。哪知他快,老母豬更快,張開長嘴巴,對著許望襠部就咬瞭一口。“哎喲!”頓時痛得許望一聲慘叫,隻見他的下身血流不止,他很快痛昏在地。
  
  秀姑和他爸爸可嚇壞瞭,立即找人,大傢七手八腳地把許望送到村衛生所。醫生脫下他的褲子一看,老天爺,老母豬這一口好毒,許望的兩個被咬碎的蛋蛋,已從破皮袋袋裡掉瞭出來。於是醫生趕緊打瞭止血針,叫人迅速送往縣醫院治療。這一去,許望躺瞭半個月才出來,命是揀著瞭,但從此成瞭一個被閹割的公公!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消息像長瞭翅膀,在四鄉八村飛傳,人們都說:“許望獸醫被老母豬閹瞭。”
  
  從此,許望不僅那玩意兒蔫瞭,人也徹底蔫瞭,再也不敢吹牛逞強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