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偷雞賊的遭遇

  青年農民劉慶運與妻子在沿海特區辦瞭一個養雞場,雇瞭十幾名工人,經濟效益很不錯。這天,他收到兒子貝貝寫來的一封信,雖然字體有些歪斜,但是他看瞭卻十分高興。貝貝才讀三年級,能寫信瞭,他在信中告訴爸爸媽媽,爭取期末考出好成績,寒假去特區玩玩。劉慶運同妻子商量,決定滿足兒子的要求,正好年近七旬的母親也得去看看,給老人傢買些過年的物資。
  
  風馳電掣的特快列車把劉慶運送到衡陽時,已是凌晨4點瞭。他不想花錢去住旅社,便在候車廳打瞭一會兒盹,醒來天已大亮瞭。好在去傢鄉是一條新修的水泥公路,清早便有中巴客車,他到傢門口時,不過8點鐘。劉慶運伸手敲門,喊母親、叫兒子,都不見回音,他隻得掏出鑰匙,打開大門,進瞭堂屋,放下打工袋,直奔母親的臥室。他推開房門,母親睡得正香,大喊數聲,劉母睜開瞭眼睛。貝貝也被驚醒瞭,看到爸爸,小傢夥高興地從被窩裡鉆出來,剛站起身子,便一頭栽倒在床上。劉慶運一把抱住兒子,忙問:“貝貝,你怎麼啦?”
  
  “爸爸,我的腦殼好暈。”
  
  劉慶運把兒子塞進被窩裡,四下一瞧,隻見屋子中間放著一隻燃燒的煤球爐,上面坐著水壺,窗戶隻打開一扇玻璃窗,進屋時房門又虛掩著,忙說:“媽媽,你怎麼把煤球爐放在臥室過夜?室內空氣不流通,貝貝這是輕微煤氣中毒。”說著,他立即把窗戶全都打開。
  
  劉母說:“難怪我睡得好沉。昨夜天氣太冷,貝貝復習功課睡得晚,我忘瞭把煤火爐子提出去。”
  
  劉慶運挺嚴肅地說:“媽,以後千萬要註意,別把煤火爐子留在臥室過夜,太危險瞭!”他又對貝貝道:“你也要懂得這個最普通的知識,隨時提醒奶奶!”
  
  沒過多久,劉母和貝貝恢復瞭正常,吃過早點,貝貝蹦蹦跳跳上學去瞭。
  
  這時,劉母去喂雞食,驚叫道:“哎呀!籠子裡的雞沒有瞭,該死的惡賊,一隻也不留,過年也沒得雞吃瞭。”
  
  劉慶運一聽,走過來,見籠子裡隻有幾片雞毛,忙問:“媽,小偷捉雞,一聲雞叫您也沒有聽到嗎?”
  
  “這個小偷手段很高,在村裡偷瞭好幾戶人傢的雞,誰也沒有聽見雞叫聲和拍翅膀的聲音。”
  
  劉慶運忽然對這個小偷很感興趣,他像個偵探似的勘查作案現場,尋找蛛絲馬跡。大門是防盜的,鎖具完好無損,說明不是破門而入的,那麼隻有從窗口進來瞭。他仔細觀察,發現母親臥室那扇打開的玻璃窗的插閂有撬動過的痕跡。由於昨天下過一陣小雨,窗臺上留有兩個鞋的印子。顯然,可以這樣推測:小偷爬在緊靠窗戶的樹丫上,用小刀撬開一扇窗戶插閂,然後雙足蹬上窗臺,進入母親的臥室,輕輕地打開房門又輕輕地掩上後,再步入堂屋,得手後從大門溜走瞭。
  
  突然,劉慶運大驚失色,頭冒冷汗,問母親:“媽,昨晚您把臥室的房門和窗門都關上瞭?”
  
  “是啊,天氣很冷,我早就沒開過窗戶瞭,房門也是掩著的。”
  
  “呵!真是謝天謝地謝小偷!”劉慶運忽而又滿臉驚喜,笑容頓生。他前後大不相同的表情使劉母摸不著頭腦,如墜五裡霧中,愣愣地望著他。
  
  劉慶運興奮地說:“媽,真是萬幸!昨晚你們入睡後,要不是小偷撬開一扇窗戶,你們祖孫倆都會煤氣中毒。偷走幾隻雞,救瞭兩條命,這是天大的好事,你說能不感謝這小偷嗎?”
  
  劉母聽兒子這麼一說,不禁倒吸瞭一口涼氣,腳跟發麻,連聲說:“阿彌陀佛,救命恩人,該謝!該謝!”
  
  翌日,正逢趕集,劉慶運從農貿市場買回來五隻雞,三隻下蛋的母雞和兩隻蘆花公雞,把它們關在籠子裡。他囑咐母親,估計小偷有可能會再次“光臨”,如果聽到響動,千萬別作聲,隻管假裝熟睡,也別告訴貝貝,小孩子睡得沉,不會知道的。
  
  劉慶運估計得一點不錯。這天晚上,雞叫頭遍後,小偷輕車熟路,撬開劉母臥室一扇窗戶的插閂,敏捷地鉆進屋裡,進入堂屋。他萬萬沒有料到的是,剛剛把手伸到雞籠裡,碰響瞭籠子周圍放著的玩具鈴鐺。睡得警覺的劉慶運一骨碌爬起來,沖進堂屋裡,一按開關,立時隻見雪亮的燈光下,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偷嚇得手足無措,正欲打開大門逃走。劉慶運跨前一步,一隻鐵鉗似的大手緊緊抓住小偷的手臂。小偷渾身戰戰栗栗,縮成一團,他見這戶人傢忽地冒出一個牛高馬大的壯漢,自知不是對手。
  
  “小兄弟,你別走,坐下來聊聊,我不會傷害你的。”劉慶運面帶微笑地說。
  
  小偷根本不相信對方的話,當場被捉,不是一頓暴打便是扭送派出所,有好果子吃嗎?因此,他仍是誠惶誠恐,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劉慶運打開餐櫃,拿來一瓶酒、一碟油炸花生米和一盤鹵菜放在桌子上,又取來酒杯和筷子,對小偷說:“小兄弟,我們坐下來吧,喝喝酒,你受驚瞭。”
  
  小偷見劉慶運臉上毫無敵意,這才怯生生地在桌旁坐下。但主人為何如此善待自己呢?他猜不透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劉慶運見小偷一臉茫然,說:“我不知道怎樣感謝你才好,真的!前天晚上,我不在傢,我娘把煤球爐放在臥室取暖,門窗關得死,要不是你來偷雞,窗戶就不會打開,祖孫倆就會煤氣中毒,後果不堪設想,會使我夫妻一輩子傷心。你救瞭他們的命,我能不好好感謝你嗎?但我沒法子找到你,估計你有可能再次光顧,所以設下瞭圈套。”
  
  小偷聽罷,恍然大悟,他心裡不害怕瞭,喝下一口酒,說:“這是巧合。當時我路過你傢,見是單傢獨院,起瞭盜竊之心,立在窗外,踮起腳跟伸長脖子往裡一瞧,一間臥室裡空無一人,靠樹的這間僅一老一少。我想這傢的青年人肯定到外面打工去瞭,這很容易得手。果真,撬開窗門而入,幹得十分順利。”
  
  劉慶運勸酒夾菜,熱忱有加,二人談得甚是投機。小偷告訴劉慶運,他是鄰村胡傢莊的,叫做胡國強,去年讀高中三年級時,迷上瞭網吧,學習成績急劇下降,畢業時沒考上大學,便自暴自棄,身上沒錢,又一心念著去上網,於是走上瞭邪道,半夜溜出來偷雞賣,已作案多次瞭,今晚是第一次失手。
  
  一瓶老窖酒喝得快見底瞭,夜也很深瞭,兩人的臉上都泛著紅光。劉慶運拉開錢包,掏出五張“百元鈔”,遞給胡國強,說:“感謝你免除瞭我傢的大難,這點小意思,請你收下吧。”
  
  胡國強連連推辭,說:“我進臥室時並未發現煤球爐,慌慌張張的,雖然無意間做瞭一件好事,但我的目的是偷雞,這是見不得人的醜事。你沒有懲罰我,這就很不容易瞭,怎麼能收你的錢呢?”
  
  劉慶運又說:“小胡,如果你今晚不再來,我就沒法子見到你,既已相逢,我不感謝你不好啊!”
  
  胡國強說:“今晚我又照例出來幹壞事,沒有找到可以下手的人傢,路過你傢門口,聽到堂屋裡雞叫,知道又買回瞭雞準備過年的,我一錯再錯,說明我在泥坑裡越陷越深,應該痛改前非才是,怎麼好意思接你的酬金呀!要是遇見別人,不扭送派出所去罰款拘留那才怪呢。”
  
  劉慶運見胡國強言詞懇切,一片真心,也就不再勉強。他問瞭對方一個問題:“小胡,你捉雞時,它們不拍翅膀又不叫,這絕活是從哪裡學來的?”
  
  胡國強顯得有些得意道:“實不相瞞,我的父親原來是閹公雞的,技術很好,小時候我就跟他學會瞭捉雞這手絕活。後來閹雞這一行沒有生意瞭,要不,我也有個用武之地。”
  
  劉慶運嘆瞭一聲:“你這絕活,可惜用在邪路上。”這時,他雙眼一亮,盯著胡國強說:“我用計找到你,除瞭感謝外,現在還有一個目的,要挽救你。我在特區辦瞭一個養雞場,收入可觀,想聘請你到那兒,每月給你一千元的工資,你願意嗎?”
  
  “招聘我去養雞?”
  
  “不,我要發揮你的特長,給我養的雞註射防禽流感疫苗,每隻雞一個月要註射一至兩次,屬技術工。你捉雞時,它們不拍翅膀又不叫,可以提高下蛋率,這不好嗎?”
  
  “好,好!”胡國強高興得差點跳起來,真誠地說,“老板,我向你保證,一定在你的養雞場好好地幹,金盆洗手,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兩雙手緊緊地握在瞭一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