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忍拒絕

  尹小吟大學畢業後,急於找一份工作,掙錢為傢裡還債。
  
  尹小吟的傢在郊縣農村,本來經濟條件還算不錯,可是,一場意外的車禍險些奪去母親的生命,傢裡的積蓄很快花個精光。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時,尹小吟臉上沒有一點笑容,她想放棄上大學的機會,留在傢裡照顧癱瘓在床的母親。父親不答應,借遍親戚朋友湊足學費,硬把她“趕”出瞭傢門。現在總算熬到瞭大學畢業,尹小吟松瞭口氣,馬上就能掙錢為傢裡還債瞭。
  
  但是這個夏天,到處是求職的大學生,往往一個崗位,有幾十個人應聘,競爭非常激烈。尹小吟讀的是酒店管理,可是,她幾乎跑遍瞭這個城市的所有酒店酒樓,卻沒找到一傢招聘管理人員的。最後她隻得降低條件,在藍天大酒店做瞭一名服務員。
  
  有瞭工作,還債看到瞭希望。於是,尹小吟給父親打瞭個報喜電話:“爸,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做瞭藍天大酒店客房部的經理,和我所學的專業正好對口。隻是,當經理實在是辛苦啊。”電話那端父親顯然一愣,繼而又興奮地說:“丫頭,爸真為你高興。做經理辛苦,總比當服務員強多瞭,好好幹吧。不用著急往傢裡寄錢,現在咱傢條件比以前好多瞭,爸承包瞭村裡的魚塘,收入可不錯呢。”尹小吟稍微放寬瞭心,父親養魚賺錢,不要她寄錢還債,自己的謊言就不會露餡瞭。
  
  其實,尹小吟撒謊是迫不得已。父親為瞭供她上大學,省吃儉用,沒黑沒白地幹活,累得腰都彎瞭。總算熬到女兒大學畢業,如果聽說女兒找不到好工作,在酒店做瞭服務員,父親得有多傷心啊。
  
  每天端盤子倒酒,還得看客人臉色,尹小吟委屈得眼淚都快掉下來瞭:自己這大學算是白讀瞭。尹小吟覺得做服務員委屈,但這個崗位她也未必保得住。和她一同應聘的還有一個叫何梅的女孩,何梅聲音甜美幹活麻利,各方面都優於尹小吟。酒店老板姓陳,陳老板明確表示過,一個月的試用期結束,她們兩人隻能留下一個做服務員。於是,兩個女孩暗中較勁,展開瞭一場激烈的競爭。
  
  在這場競爭中,尹小吟明顯處於劣勢。她戴著個瓶子底似的眼鏡,做什麼都顯得笨手笨腳。而那個何梅,卻處處得心應手。眼看一個月的試用期就要結束瞭,誰去誰留,結果不言而喻。
  
  這天晚上,尹小吟負責的那桌客人,有幾個人喝多瞭,爭吵起來。其中一個高個兒說,算瞭,不喝瞭,讓尹小吟去拿賬單。等她從前廳拿著賬單趕回來時,有三個人已趔趄著下瞭樓梯。尹小吟攔住他們結賬。他們往後面指瞭指,說買單找後面的人。尹小吟一看沒有那個高個兒,於是拿著賬單上樓去找。結果,那個單間裡一個人也沒有。她急忙下樓去追趕先前那夥人,追到酒店門外,那夥人卻早已不見瞭蹤影。
  
  看著手裡1300元的賬單,尹小吟傻瞭眼。酒店裡有規定,遇到客人逃單,由該桌服務員自己墊付。可是,尹小吟哪裡有這麼多錢啊!
  
  出瞭這樣的事,陳老板非常生氣,他鐵青著臉把尹小吟訓斥瞭一頓,讓她把1300元錢墊上,立即卷鋪蓋走人。
  
  尹小吟說:“陳老板,讓我承擔責任我毫無怨言,可是,我真的拿不出這麼多錢啊。”
  
  陳老板一皺眉:“拿不出錢,難道這事就算瞭嗎?”
  
  尹小吟說:”當然不能算瞭。你看這樣行不行,讓我留下來,以工抵債。”陳老板想瞭想,也沒有別的辦法,隻得答應瞭。尹小吟試用期工資是300元,試用期過後每月500元,照這樣計算,她再幹滿兩個月,才能把1300元飯費抵銷。尹小吟留下來還債,那個何梅隻得選擇瞭離開。臨走時,尹小吟把她送到大門口,何梅卻悻悻地說:“尹小吟,算你厲害!”
  
  看著何梅遠去的背影,尹小吟臉上露出瞭笑容:自己導演的這次“逃單事件”,取得瞭初步成功!原來,那幾個食客都是她找來幫忙的同學。其實,尹小吟也是被逼無奈,她知道憑自己的實力,遠不是何梅的對手,而她又不想失去這次難得的就業機會,所以,才想出這樣一個並不光彩的法子。逃單事件以後,尹小吟徹底轉變瞭工作態度。她在虛心向其他服務員學習的同時,結合自己在大學裡所學的知識,對工作中的許多細節做瞭改進,收到瞭不錯的效果。不但得到一些老客戶的稱贊,一些新客戶也都慕名前來,點名讓她服務。
  
  酒店的生意好瞭,陳老板對尹小吟的態度也來瞭個一百八十度轉彎,見瞭她不再板著個面孔,而是樂呵呵的,還不時給她發個紅包。起初尹小吟不敢要,她說:“我是‘戴罪立功’的人,剛剛做出這麼一點成績,怎麼還能要紅包呢?”陳老板說:“拿著吧,這錢本來就是你的。”這話讓尹小吟百思不解。
  
  這天,尹小吟去酒店的後院找東西,忽然看見一個人的背影很熟悉,那人歪著身子,吃力地扛著一筐魚往灶間送。她走過去一看,居然是父親。尹小吟做夢也不會想到,父親把魚賣到瞭城裡,而且巧的是,還賣到瞭她上班的酒店。想起當初自己跟父親吹牛的事,尹小吟臉上有些掛不住瞭,就問:“爸,你知道女兒在這裡幹什麼工作嗎?”父親憨厚地笑瞭笑,說:“丫頭,能在這麼氣派的大酒店裡上班,就是刷盤子拖地也是令人羨慕的事啊。”尹小吟笑瞭:“爸,你真是有眼光呀。我們酒店確實夠氣派的,我領你到裡面轉轉吧。”父親連連搖頭:“你看爸這身打扮,這麼高級的地方可不敢去。我要回去瞭,你快去工作吧。”說完,父親拎著魚筐走瞭。看著父親那日漸佝僂的背影,尹小吟眼裡湧出瞭淚水。
  
  送走父親,尹小吟找到陳老板,告訴他送魚的是自己父親,讓陳老板關照一下。陳老板笑著說:“我早就知道他是你父親,要不,當初我也不會留下你呀。”尹小吟一愣:“當初你留下我,不是為瞭以工抵債嗎?”陳老板說:“小吟,雖然你導演的‘逃單事件’瞞過瞭很多人,你那些同學的演技也非常高明,但是巧的是,我侄子就在你的那些同學當中。我在答應他保守秘密後,他把一切都告訴瞭我,並要求我不能炒你的魷魚。”“所以你就留下瞭我?”“不是的。最終決定把你留下來,全是因為你的父親。他說你剛剛畢業,心氣高,經不起失敗與挫折,讓我無論如何也不要辭退你。並答應我,酒店的所有用魚都由他提供,並且全部是免費的。”說著,陳老板從抽屜裡拿出一個賬本:“你父親每次送來的魚,都在這裡記著呢。一共是十七筐,八百多斤。而魚錢,我都以紅包的方式發給你瞭。”尹小吟這才明白,陳老板發給她的紅包,居然是折合父親送來的魚錢!難怪他說錢本來就是自己的呢。尹小吟忽然又想起什麼,問陳老板:“既然你不想白吃父親的魚,為什麼不當面把錢給他呢?”陳老板鄭重地說:“我要是直接把錢給他,就是拒絕他。你知道嗎?你父親每次來送魚都是坐班車進城,可是從車站到酒店這段五百多米的路程,他卻是扛著魚走過來的。要知道,一筐魚五十多斤呢。面對這份沉甸甸的父愛,我怎麼忍心拒絕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