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當保姆的女大學生

  荷花大學畢業後,留在瞭城市裡。她死也不願意再回到那個落後又貧窮的傢鄉去生活。她想在城市裡總能找到機會賺大錢的,她太需要錢瞭。有瞭錢,許多美麗的願望都能實現。
  
  可在城市裡,像荷花這樣的大學畢業生滿大街都是,想找一份滿意的工作簡直就是讓寡婦生孩子,別提有多難瞭。荷花個頭適中,五官端正,長相不算難看,但也絕不屬於漂亮的類型。一年當中,她已換瞭好幾份工作,但都因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或辭職或被對方辭退瞭。
  
  荷花很聰明,她知道別人都看好的職位,她就不能去搶瞭。比如文員、接待員、總經理助理、人力資源部部長等,她是搶不過那些美麗又有工作經驗的女孩子的。普通的職員如業務員、勤雜工什麼的,她又不甘心去做。一時間,她還真捉摸不透找個什麼樣的工作既不很勞累又能有較高的收入。
  
  那天,她去人才市場。回來時,在街上遇到瞭同鄉喬敏。兩人從小就是多個腦袋差個姓的好朋友。幾年沒見,別提多親熱瞭,有著說不完的話題。當得知荷花為瞭尋不到合適的工作而苦惱時,喬敏當即拍著胸脯說:“這個還不容易,找冷門工種呀!”
  
  “啥是冷門工種呀?”荷花疑惑地看著喬敏。
  
  “當保姆唄。”喬敏認真地說,“現在最緊俏的職位就是保姆瞭。”
  
  “那可不行,那多沒面子呀,再說當保姆也掙不瞭幾個錢呀。”荷花搖著頭,一百八十個不情願。
  
  “我都幹得瞭,難道你能幹不瞭?”喬敏有些不滿意地看著荷花,“再說瞭,隻要機靈些,當保姆也可以有很多灰色收入,你都想不到那灰色收入有多豐厚。”
  
  荷花看著比自己漂亮許多的喬敏,心想,她說得對。她都能幹,我又差啥呀。同樣是大學畢業,同樣是從一個傢鄉走出來的,而且她又比自己漂亮得多。特別是一聽說有灰色收入,荷花的眼睛都瞪大瞭,她太想做個有錢人瞭。可一個當保姆的,能有什麼灰色收入呀?喬敏湊到她跟前,神情頗為詭秘地和她嘀咕瞭一大堆。荷花的眼睛再次瞪大瞭:“這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當然這也是有風險的,可想賺錢就得擔風險。你這麼聰明的人應該比我更明白這個道理。”荷花沒再說什麼,輕輕地點瞭點頭。
  
  幾天之後荷花就來到王輝傢當保姆瞭。王輝三十多歲,相貌堂堂,風度翩翩,屬於那種走到大街上,總有人回頭多瞧幾眼的美男子。他是一傢建築公司的項目經理,結婚還不到一年,妻子在一傢廣告公司當業務主管。
  
  王輝對妻子小玉百般疼愛,每天一早,他都吩咐荷花去街拐角的那傢小店給小玉買她愛吃的翡翠韭菜包子。每天下班前他都往傢打電話關照荷花去水果商店買最新鮮的荔枝和火龍果,那是小玉最喜歡吃的兩種水果。每天吃完晚飯,王輝都陪著妻子去小路上散步,說這樣有利於保持小玉的魔鬼體形。特別是到瞭深夜,荷花偶爾起來去衛生間方便時有好幾次都聽到瞭大臥室裡傳出小玉嬌嗔又幸福的呻吟聲。每逢這時,荷花都禁不住氣滿胸膛。這兩口子如此恩愛,她的發財計劃啥時才能實現呀。
  
  無奈,她去找喬敏。喬敏剛買瞭新衣服和新手機,高興得眉飛色舞:“灰色收入買的,太過癮瞭。那男人可真夠大方的,我隻不過看到他和情人在他老婆出差時回傢過夜,就賞瞭我幾千塊錢。他還對我說隻要不把看到的一切和母夜叉說,以後還會給我好處的。”
  
  “你就不怕穿幫,鬧得裡外都不是人?”荷花問。
  
  “怕啥呢?荷花,誰還能住誰傢一輩子?這又不是找婆傢,摟得差不多時就走人,再換另一傢。”喬敏滿臉嚴肅。
  
  得知荷花目前的狀況,喬敏笑瞭:“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自己的夢自己圓吧,我也沒那麼多現成的主意給你。”喬敏分明是在奚落她。
  
  回去後,荷花生瞭好幾天的氣。可她仔細一想,自己比她聰明多瞭,自己也可以用自己的辦法撈取灰色收入呀。拿定主意,荷花心裡不那麼煩躁瞭。她在等待機會,施行自己的計劃。
  
  機會很快就來瞭,男主人王輝這段時間得經常出差。公司有個工程在鄰市,這個工程的項目負責人就是王輝。
  
  那天早晨,小兩口戀戀不舍。“乖乖,三日五天的一晃就過瞭。好好上班,下瞭班就回傢,有荷花陪你呢!”王輝臨走前狠狠地親瞭一口小玉,這一幕恰巧被荷花看見,羞得她臉紅心熱。
  
  小玉是個美麗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比荷花大不瞭幾歲。待荷花就像親妹妹一樣。特別是王輝出差時,她居然拉著荷花和她睡到瞭一張床上,還找出幾套她穿過的衣裙送給荷花。荷花當時很感動,她差點想放棄自己的計劃。可經過瞭反復的思想鬥爭後,她還是狠下心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自己怎能因為受瞭人傢的一點小恩小惠而放棄自己已盤算好的賺錢計劃呢?
  
  早上小玉上班後,荷花開始收拾房間。她在整理床上的被褥時,發現枕頭下有四隻連在一起的避孕套。她匆忙拿起一隻,扔進瞭門後的垃圾筐裡。一上午,她都很不自在。有好幾次,她都想把那隻避孕套揀回來,重新放回王輝的枕頭下,可最終她還是沒有那麼做。
  
  王輝是在一個傍晚歸傢的。他給小玉帶回瞭很多她愛吃的零食,還有精致的胸罩和短褲。他可真是個細心的男人呀,荷花想,這樣最好。細心是男人的優點,但過分細心就成瞭缺點。這缺點可以成全她更快地實現計劃。
  
  一連多日,王輝的心裡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別扭,像不小心吞瞭蒼蠅一樣的難受。他明明記得自己上次出差時枕頭下面剩下四隻避孕套,可回來時,卻隻剩下三隻瞭。這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小玉把男人約到瞭傢裡做瞭見不得人的事?想到這,他的頭嗡的一聲就大瞭。他是那麼愛小玉,他把她當成自己的生命,他怎麼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呢!但僅憑一隻避孕套,就懷疑妻子不貞,似乎有些牽強。怎麼辦呢,王輝想到瞭保姆荷花,何不讓她留心妻子的行蹤呢。
  
  又要出差瞭,王輝悄悄塞給荷花一疊錢,叮囑她留意小玉的行蹤,發現有什麼異常情況向他如實匯報,他還會對她有所表示的。
  
  荷花沒說什麼,點點頭。她在拼命壓抑自己心裡的喜悅,一隻小小的避孕套竟能做出這麼大的文章。
  
  再見到喬敏時,荷花開始揚眉吐氣瞭。“需要幫忙的話,有時兩個人合起夥來,收獲會更大。”喬敏的眼神很怪異。
  
  “等需要你幫忙時,我再找你。我還能應付過來。”荷花輕描淡寫地說,她想起瞭上回喬敏對她的奚落:“我的法寶其實就是小小的避孕套。”
  
  “你太偉大瞭!”喬敏酸溜溜地說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