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好事難為

  振興社區一座公寓的6樓上住著王大魁和餘美玉小夫妻,小兩口新婚不久,日子過得和和美美,讓人羨慕極瞭。
  
  這兩天,王大魁出差去瞭,傢裡隻留下餘美玉一個人。誰知在這個夏天的上午,太陽剛出來,炎熱正開始襲擊著人們,餘美玉忽然肚子疼,疼得她渾身直冒冷汗。她隻好掛電話向公司請瞭假,咬著牙下瞭6樓,招瞭一輛的士,飛馳中山醫院掛瞭急診。
  
  醫生仔細一檢查,原來是急性闌尾炎,必須立即動手術。手術倒也進行得很順利,三下五除二,醫生就把她的闌尾切除瞭。醫生說切除闌尾是小手術,不必住院,當天就可以回傢休息,過兩天就可以上班瞭,不礙事的。
  
  餘美玉一步一步挪著身子走出醫院時,不料一不小心,在石階上一腳踩歪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她一瞧,不好瞭,腳脖子已經紅腫起來瞭,鉆心地疼,眼淚也掉瞭下來。這真是人倒黴的時候,喝涼水也塞牙。餘美玉隻好忍著疼,一跛一跛地重回醫院找外科大夫,經過醫生的一番診治,抹上藥膏,又包紮瞭一層層白紗佈,她這才一拐一拐地走出醫院的大門。這時候她難過極瞭,她叫瞭一輛的士,風馳電掣般回到振興社區,付瞭車費,下瞭的士,她的腳仍然疼得鉆心,再望望高高的6樓,她不禁不寒而栗。的士司機見她這個模樣,忙走過來關心地問:“你怎麼啦?腳受傷瞭走不動吧?”餘美玉默默地點點頭,司機又忙問道:“你住在幾樓?”
  
  餘美玉隻好擠出一絲苦笑,無奈地說:“住在6樓,沒事,我慢慢走能行。”
  
  司機看看那高高的樓梯,又瞅瞅餘美玉的腳,下決心似的說:“這樣吧,我背你上樓吧!”
  
  “這……行嗎?”餘美玉遲疑地說,臉上不覺飛起一陣紅雲,心口不禁怦怦跳個不停。她突然想起去年有一次肚子疼得好利害,也爬不上樓梯,是丈夫王大魁背著她上6樓的。她趴在丈夫的背上,丈夫的一雙大手緊緊地抱著她的大腿,一級一級地往上爬,她的前胸就那樣緊緊地貼著丈夫寬大的背,輕輕地在他的背上搓揉著,磨擦著,那種感覺真有點兒飄飄然……可是如今這司機卻是個陌生男子,讓他肉貼肉地背著上樓多麼不便……
  
  “你放心,我力氣大著哩!”司機朝她笑笑,緊緊地握著肌肉發達的胳膊,比劃著說。
  
  “不……”餘美玉也朝他笑笑,邊搖搖腦袋說著邊吃力地向前挪動著。可是,受傷的腳卻不聽使喚,疼得不敢沾地。
  
  “你看,腳疼得這麼利害,還怎麼爬上6層樓呢?”司機說罷,雙腿叉開,一擺架勢,半蹲在餘美玉的面前等著。
  
  “這……怕不行吧!”餘美玉還在猶豫著。
  
  “行,上來吧!又不另外收費的,你怕什麼?”司機歪著腦袋,依然笑嘻嘻地說。
  
  餘美玉心想,此時自己剛動完手術,腳脖子又受瞭傷,真是寸步難行瞭,今天算是遇上個好心人瞭。她稍稍遲疑瞭一會兒,還是趴在司機那寬厚的背上瞭。
  
  司機吃力地背著她,一個臺階一個臺階地往上走,她聽得見司機氣喘籲籲的聲音,她聞得到司機心跳加快的氣息,她看得到司機頭上冒熱氣的汗水……司機終於一口氣把她背上瞭6樓。
  
  總算到傢瞭。她忙掏出鑰匙打開房門,心想讓好心的司機進屋裡歇口氣,喝杯茶水。於是,她激動地對司機說:“真是太感謝您瞭,快請進屋裡喝杯茶吧!”
  
  “不用瞭!”司機喘著粗氣,擦著頭上的汗水說。
  
  “天氣這麼熱,看把你累得渾身冒汗,還是到屋裡歇會兒再走吧!”餘美玉心裡感動,依然熱情地說。
  
  “不用客氣,我還趕著開車哩。”司機說罷,正準備下樓,“誰?他是誰?”突然,從房間裡傳出一個聲音,讓餘美玉嚇瞭一跳,仔細一瞧,原來是她的丈夫王大魁站在她的面前。
  
  “哦!原來是你呀!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餘美玉見是王大魁出差回來,欣喜若狂地問道。
  
  “你先告訴我,他是誰?”王大魁用一種懷疑的眼光,狠狠地直逼著的士司機說。
  
  “他?他是的士司機呀!”餘美玉忙上前解釋。
  
  “哦,你們原來就認識的?”王大魁毫不放松,又急急地追問道。
  
  “我們不認識。”餘美玉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說。
  
  司機料想不到自己的好心,卻招惹來她丈夫莫明奇妙的懷疑和誤會,為瞭擺脫這種尷尬的場面,他忙抬腿往樓下走去。
  
  “什麼?你們不認識,那他怎麼會背你上6樓來?”王大魁氣勢洶洶地繼續逼問。
  
  “我……我腳疼!”餘美玉覺得委屈極瞭。
  
  “腳疼就得讓陌生人背你上樓嗎?還讓人傢到傢裡歇息?”王大魁蠻橫地大聲吼道。
  
  “你……你怎麼能冤枉好人?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呀!”餘美玉氣得胸脯一起一伏,眼淚也奪眶而出。
  
  這時,隻見已經下到5樓的的士司機忽然返轉身來,又爬上瞭6樓,還大大咧咧地來到王大魁面前。
  
  王大魁被司機的這一行動驚呆瞭,不知對方將要采取什麼激烈的舉動,忙提防地往後面退瞭退,小心翼翼地嚷道:“你、你想幹什麼?”
  
  司機不屑一顧地向他伸出一隻大手,說道:“先生,拿來!”
  
  “什麼拿來?”
  
  “錢呀!你太太腳受傷瞭,我背她上6樓的工錢呀!”
  
  “哦,你是說背她上樓要工錢呀?”王大魁這才恍然大悟,強擠出一絲笑意,問道,“你背她上樓要多少工錢呀?”
  
  “不多,一層5元,6層樓剛好30元,拿來吧!”司機仍然不客氣地伸著手。王大魁遲疑片刻,這才磨磨蹭蹭地從口袋裡掏出30元錢交給司機,還賠著笑臉說:“那就謝謝你瞭。”隻有在這時,他才緩解瞭心裡的疙瘩,原來,的士司機背他老婆上樓是要錢的,這一來,他的心情也因此而舒暢瞭許多。
  
  司機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如今是做好事也難,做瞭反而讓人傢丈夫起疑心,不如要瞭他的工錢,倒還順理成章地把矛盾給解決瞭。
  
  司機拿過錢,二話沒說,“咚咚咚”地就直往樓下奔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