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兇宅

  年輕的工程師劉爾厚最近貸款買瞭一套二手房,二室一廳,面積不大不小,設施一應俱全,地段也好,雖然在鬧市中,可這個小區卻鬧中取靜。最重要的是,這套房子便宜。劉爾厚付瞭首付後,月月還款也沒有太大的壓力。他就把已經處瞭兩年的女友梅麗叫瞭來。梅麗一看,高興得抱住爾厚,賞瞭他一個深深的吻。當天,梅麗就住在瞭這套新居裡,並主動獻出瞭自己的身子。劉爾厚第二天醒來時,看著身邊的梅麗,看著雖空空蕩蕩卻洋溢著溫馨的愛巢,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心中那個美勁兒就甭提瞭。
  
  但是,沒過幾天,怪事兒就來瞭。這天,劉爾厚剛進傢門,就接到瞭一個陌生的電話,對方是個女的,開口就說能不能把這套房子轉賣給她?劉爾厚樂瞭,說你我素不相識,我憑什麼要賣給你?那女的說我多給你錢,你不是每平米3000塊錢買的嗎,我現在給你4000塊錢,你一個月不到就足足賺瞭百分之三十多,可以吧?劉爾厚聽瞭,開始是心中一喜,可馬上他就覺得不對瞭,這天上真能掉餡餅啊?呸!肯定是外面有瞭風聲,這個地段、這套房子升值瞭。我現在賣瞭,雖然賺瞭,可我再去買同樣的房子,還不得多掏錢?沒準還不夠再買房的錢呢。這麼一琢磨,他就一口回絕瞭。
  
  梅麗回傢後,爾厚就對她說瞭這件事兒。梅麗聽瞭,“咯咯咯”地笑個不停,然後在爾厚的腦門兒上親瞭一口,說:“就你這個大腦袋,多有才呀,誰能騙瞭你?除瞭我這個傻瓜。”
  
  第二天,那個女人又打來電話,仍是想買房,並把房價提到瞭每平米4500元。劉爾厚一聽,越發堅定瞭不賣的決心。那女人感到沒希望瞭,收線前惡狠狠地說瞭一句:“你知道你這套房子出過什麼事嗎?這是套兇宅!”
  
  劉爾厚“哈哈”一樂,說你當我是3歲小孩兒呀,去你媽的吧!
  
  但是接下來的事兒就讓劉爾厚越來越迷糊瞭。平時,他下班晚,沒遇到過什麼鄰居。周末的上午,他和梅麗下樓買東西,就感到在樓下聊天的那些老頭兒老太太看他倆的眼神怪怪的,好像他倆是天外來客。有個老太太還主動湊上來搭訕:“你們是新搬來的,住三門502?”劉爾厚點點頭,問:“有事兒嗎,大媽?”那老太太歪著頭看看他,又看看梅麗,然後搖搖頭,什麼也沒說就走開瞭。
  
  這天,有人摁門鈴。爾厚開門一看,是個壯實的小夥子。一問,是物業搞維修的,要查一查屋裡的水管、電路。爾厚就客氣地讓他進來瞭。那小夥子這兒敲敲,那兒看看,緊瞭緊螺絲,正瞭正天然氣管子,臨走時說瞭一句:“有事兒,就找我們!”說罷就要走。爾厚靈機一動,笑著遞上一支煙,問:“師傅,這套房子以前住的是什麼人呀?”小夥子看瞭看爾厚,欲言又止。爾厚緊追不放,小夥子才說這房子以前住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單身女子,有一天突然跳樓自殺瞭。說著,他往臥屋裡一扇窗戶一指,說:“喏,就是從那扇窗戶跳下去的,死得好慘!”
  
  爾厚聽瞭,身上就一陣陣發冷,心說,還真的是處兇宅呀!怪不得賣得便宜呢。這時,梅麗回傢瞭,物業的小夥子一看,馬上告辭。梅麗看他們二人神神秘秘的樣子,問:“怎麼瞭?”
  
  那小夥子對爾厚眨眨眼,說:“別怕啊!”
  
  小夥子走後,梅麗非要爾厚解釋為什麼小夥子說出那樣的話來。爾厚想說又不敢說,怕說出來,梅麗不敢再住瞭。他的大腦急急地轉瞭幾個圈,這才說:“他呀,也是個炒股的,看今天的行情不好,讓我別擔心。”梅麗半信半疑,撇撇嘴做飯去瞭。
  
  可是,讓人捉摸不透的事兒開始發生瞭。半夜時,爾厚上衛生間,迷迷怔怔之間,他感到有點不對。一想,咦,這衛生間的燈什麼時候開瞭?自己明明在睡覺前關瞭呀!但旋即他又笑瞭,拍拍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唉,犯老年癡呆癥瞭!”爾厚上完衛生間,關瞭燈,又認真地看瞭看,確實是關瞭,才回臥室。可是,清晨他走出臥室一看,傻瞭!怎麼呢?那衛生間的燈又是亮的。他問梅麗:“你半夜上衛生間,怎麼忘瞭關燈?”
  
  梅麗一瞪眼,說:“我從來不起夜。發什麼神經?”
  
  爾厚愣愣地站在那兒,看著衛生間,一動也不敢動,好像有個幽靈就藏在那兒似的。
  
  傍晚下班時,爾厚回傢走到樓下,下意識地抬頭往5樓自己傢看瞭一眼。但是,一進屋他就愣瞭。怎麼呢?他看到衛生間的燈是亮的。剛才,他在樓下明明看到衛生間沒亮燈呀!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鬼,在和我玩捉迷藏?
  
  沒過幾天,梅麗也聽到瞭一些傳聞,覺察出瞭這套房子的“秘密”。她感到害怕,說這屋子裡陰氣太重,好像無形之中有一雙眼睛在時時盯著他們似的。爾厚也十分困惑,他從來不相信世上真有鬼神,可現在這些事兒怎麼解釋?而且這幽靈似乎越來越放肆,有時爾厚起夜,他關瞭衛生間的燈,還沒有回到臥室,就感到身後一亮,天!衛生間的燈又亮瞭。那一刻,爾厚的冷汗就“刷刷”地往外冒。前後左右,別說人,連個影子也沒有啊,可怎麼燈就亮瞭呢?好半天,他才戰戰兢兢轉過身關瞭燈,然後閉上眼原地不動。但隻幾秒鐘,“刷”的燈又亮瞭。“啊!”爾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再也不敢去關燈瞭。
  
  這樣的房子誰還敢住呀?爾厚開始考慮怎麼把它轉出去,可是該怎麼對梅麗解釋呢?說這屋裡鬧鬼?那梅麗還不得嚇出毛病來!
  
  正在爾厚無奈之際,那個神秘女人的電話又打來瞭,她仍是希望爾厚把這套房子轉賣給她。這時,爾厚不再反感這女人瞭,他冷靜地問:“半個月過去瞭,你是不是又提價瞭啊?”電話那邊的女人“嘿嘿”一笑,說:“先生你真會算賬呀!好,我給你6000塊錢1平方米,你總該滿意瞭吧?一個多月,你就賺瞭一倍的錢!”
  
  爾厚說:“如你所說,這房子是不‘幹凈’,可我不理解的是,既然是兇宅,你幹嗎非要買?”
  
  電話那邊沉默瞭,好一會兒,傳來“嚶嚶”的哭泣聲,那女人說:“我也不瞞你,那個冤鬼就是我的親妹妹!我們姐妹倆從小一起長大,感情好得不得瞭。她去世瞭,我就像是沒瞭魂兒。我要住進來,就是想和妹妹朝夕相處,她不會害我的。求求你,成全瞭我們吧!”
  
  爾厚“嗯”瞭一聲說:“容我幾天時間找處新房子。”那女人立即說:“我可以幫你找,包你滿意。”爾厚說:“謝謝瞭,我還是自己來吧。”
  
  這房子裡的冤魂似乎能聽到爾厚和她姐姐的電話,從那以後,衛生間的電燈竟恢復正常瞭,那鬼魂似乎對爾厚表明:隻要你搬出去,讓我們姐妹團聚,我就不嚇你瞭。
  
  爾厚向單位請瞭幾天假,又花錢請來房管局的人對房子進行丈量,這一量就量出瞭蹊蹺。什麼蹊蹺呢?賣房子的騙瞭爾厚,室內面積明明隻有79平方米,可是賣給爾厚的卻是83平方米,多收瞭爾厚1萬多塊錢。
  
  爾厚心中有瞭底,不過他沒有上法院打官司,而是直接走進瞭公安局。公安局很重視,派警察悄悄檢查瞭這套房子,發現瞭一個天大的秘密:這套房子被人動過手腳,有一面墻被改成瞭夾層的,打開一看,裡面除瞭有大量的金銀玉器外,還有1500萬元的現金贓款。
  
  原來,這套房子是一個貪官“金屋藏嬌”的地方,貪官被“雙規”後,那個二奶畏罪跳樓自殺瞭,房子作為贓物被拍賣。那個貪官的老婆知道真情後,千方百計要買到這套房子,以便把那些沒被查出的不義之財據為己有。可是這時房子已被不知情的劉爾厚買走瞭,為此,她讓人裝扮成物業維修人員進到這套房子中,悄悄在衛生間裝瞭一個遙控器,暗中操縱衛生間的燈忽明忽暗,想以此嚇走劉爾厚。沒想到劉爾厚不信鬼神,她隻是做瞭一場黃粱夢。
  
  梅麗知道這一切後,摸瞭摸爾厚的大腦袋,笑道:“親愛的,你太有才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