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沒誰喝不倒

  嶽談的女兒大學畢業三年瞭,一直閑在傢裡。前不久州電信公司公開招聘員工,她以筆試第一名的成績進入瞭面試,接著以面試第三名、綜合第五名的總成績進入瞭考察范圍。一起被考察的有八名,最後隻錄取六名,按理說嶽談的女兒應該穩操勝券。可公司人事科的人說,前面的成績都沒有意義瞭,八個人現在處在同一水平線上,誰各方面表現好就錄取誰。嶽談跟老婆商量後,取出瞭全部的積蓄,也就3000元錢,兩次去總經理羅大奇傢,請他最後拍板時關照他的女兒。羅大奇每次都很客氣,說既然你求到我門上來瞭,我會酌情而定,但就是不能收他的錢。
  
  錢送不出去,嶽談自己急,老婆更急,說:“現在沒有貓不吃腥的,羅總不肯收你的錢,說明他已經答應人傢瞭,沒有咱女兒的份瞭。”女兒一聽就哭起來瞭,哭自己命不好,好不容易遇到一次機會,也沖到瞭前面,到最後還是泡湯瞭。嶽談心疼女兒,罵老婆不該講喪氣話,害得寶貝女兒傷心,然後拍胸脯保證:就是豁出老命,也要將女兒工作的事情搞定。
  
  在外面像個無頭蒼蠅瞎忙瞭三天後,嶽談終於弄清瞭羅總一年的年薪有幾十萬元,因為不缺錢,也就不愛錢,但他好喝一杯酒。於是他專門去瞭趟省城,找到瞭在大學任教的遠房侄子嶽峰,把情況跟他講清楚後說:“我滴酒不沾,請你無論如何抽時間回去幫我請次客。”
  
  礙於情面,嶽峰隻好向學校請瞭假,跟著嶽談回到瞭州裡。當天晚上,嶽談就帶著嶽峰去瞭羅總傢。羅總見嶽談又來瞭,而且還帶瞭個陌生人,一臉的不高興,說:“你女兒的事我已經答應關照瞭,你怎麼還往我傢裡跑?我這麼大一個公司,一天有多少事要處理,每天都累得夠嗆,回到傢裡就隻想休息,恕我不能接待,請你們馬上回去。”嶽談賠著笑臉說:“羅總,我們這次來,就是看你太辛苦瞭,想請你出去喝杯酒輕松一下。”這話出口後,嶽談見羅總已經沒瞭趕他走的意思,就把嶽峰介紹給他,說他這個侄子不但年紀輕輕就當上瞭副教授,而且頗有酒量,在學校是頭號種子選手,教育廳的領導去學校視察工作,校長都少不瞭要喊他作陪呢。
  
  羅總把目光投向嶽峰後,嶽峰說:“羅總,別聽我叔胡吹,我也就能喝個半斤八兩。聽說羅總喝酒千杯不醉,可得讓晚輩開開眼界,好好學習啊。”這小夥子既有才學,又懂禮貌,還跟自己臭味相投,羅總一下就喜歡上瞭,馬上讓坐,兩人侃瞭一通酒經後,敲定周末好好切磋切磋。
  
  有瞭羅總這句話,嶽談認為女兒的工作有八成的希望瞭。他把3000元全部交給瞭嶽峰,說:“你隻管揀好菜上,挑好酒喝。”嶽峰勉強接下瞭錢,皺著眉頭說:“叔,你如果真想一餐飯將堂妹的事搞定,就不要怕花錢。如果你手頭困難,我幫你先墊一點。”嶽談從未請過客,也沒被別人請過,自己一傢人一天的夥食費也就十幾元,想不明白一餐飯一頓酒3000元都還不夠,就老老實實地問他怎麼要這麼多?嶽峰說:“叔,你知道我的為人,我不會亂花你一個子兒的。”接著他告訴嶽談,據他的估計,羅總答應出來喝酒瞭,在心裡已經定下瞭他的女兒瞭,但現在畢竟是集體領導,羅總肯定會把班子成員、人事科長、辦公室主任都叫上一起來。現在當領導的,哪個都能喝上幾兩酒,把菜算上去,3000元怎麼夠?嶽談明白瞭,說自己真是老糊塗瞭,以為請羅總出來喝酒就你兩個對飲呢,答應明天銀行一開門就去再取3000元給他。
  
  把堂侄送回賓館住下後,嶽談就到處借錢瞭。可女兒上大學借的錢還未還呢,盡管他再三說女兒馬上就有工作瞭,她一上班就用工資還錢,可跑瞭幾戶人傢隻借瞭1200元回來。第二天天一亮,嶽談就去瞭血站,賣血賣瞭一千多元,湊齊3000元交到嶽峰手上。他緊緊拉著堂侄的手說:“女兒的事就全指望你瞭,你一定給我把羅總陪好。”嶽峰感動地說:“叔,你放心吧,還沒有我嶽峰陪不好的客人呢。”
  
  轉眼周末到瞭,嶽峰在州裡最豪華的酒店請羅總的客。不出嶽峰所料,羅總果然帶著全體班子成員,還有人事科長、辦公室主任都來瞭。他真是爽快,一進包廂就說:“小兄弟,我喝酒喜歡熱鬧,所以把大傢都叫來瞭。”嶽峰一一抱拳作揖,感謝他們賞光。酒菜很快上來瞭,嶽峰提議用大杯,羅總心想我這麼多人還怕你一個人不成,就說大杯好,大杯痛快。服務員便將已經擺上桌子的小酒杯都撤瞭下去,換上瞭足可以盛下三兩酒的大杯。
  
  酒倒上後,嶽峰一手端杯一手叉腰說:“認識羅總,認識諸位,是我今生的幸運。我先幹一杯,取得入席的資格,再跟大傢共飲。”說完仰脖喝下。嶽峰是今天請客的主人,卻說先喝一杯討取入席的資格,謙恭的品德、豪爽的性格坦露無遺。羅總就喜歡這號年輕人,他也站瞭起來,說:“我羅某參加過無數的飯局,還從沒碰到這麼對我胃口的年輕人。就沖這一點,我也先幹一杯,以示公平。”說完也將滿滿一杯酒倒進瞭喉嚨。
  
  酒席就這樣開始瞭,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都灌瞭幾杯下肚,酒量小的幾個副總經理因此提出他們要減半。這下顯示出瞭羅總的酒量,他手一揮就同意瞭,然後把頭偏向身邊的嶽峰,輕聲說:“你叔小孩子的事包在我身上瞭,你就放開跟我喝,咱們不喝盡興不罷休!”嶽峰吃瞭定心丸,誇羅總真是仁義之人後,提出敬他六杯,說六杯就是六位高升,這麼好的領導就該往上升遷。這話說得吉利,羅總打心眼裡高興,立即把桌子一拍,說:“好,我喝!”精彩場面來瞭,大傢都停瞭下來,望著他倆賽酒,每喝空一杯,就鼓掌祝賀。
  
  到第六杯瞭,嶽峰站瞭起來,詼諧地說:“我跟羅總喝的是高升酒,六位高升瞭,請羅總站起來喝。”按羅總的性格,嶽峰話音一落,他就會馬上站起來的,可他不但沒站起來,反而額頭重重地磕在瞭桌子上,接著頭一偏,就有人發現血從鼻孔裡汩汩冒出來瞭。不知是誰喊瞭一聲:“出人命瞭!”包廂裡頓時亂作一團。很快救護車來瞭,可隨車來的醫生翻起羅總眼皮一看,就搖頭說:“晚瞭,沒得救瞭。”隻是把嚇暈死過去的嶽峰拉到瞭醫院裡。
  
  一個小時後,嶽峰醒瞭過來。他還沒來得及弄清楚自己好端端的怎麼會到瞭醫院,羅總的老婆孩子就沖瞭進來,揪住他的衣領要他賠人。嶽峰總算明白怎麼回事瞭,頓時面如死灰,說:“人死瞭焉能復生,你叫我怎麼賠啊?”羅總的老婆緊逼一步說:“你賠不瞭人,那就賠我100萬元。”嶽峰叫瞭聲:“天啊!我哪來的100萬元!”羅總的兒子兒媳女兒女婿就動手要打他。嶽峰不得已隻好向他們下跪瞭,說自己是受別人之托,請羅總出來喝酒的,容他給委托他的人打個電話,一起來想辦法。
  
  他們應允後,嶽峰立即給嶽談打瞭電話,一直在等著消息的嶽談一聽是他的聲音,第一句話就問:“我女兒的事羅總是不是答應瞭?”嶽峰號啕大哭,說:“叔,你就別提女兒的事瞭,這頓酒喝出大麻煩瞭!我可是幫你的忙,你快來救救我啊!”嶽談問明情況後,氣得破口大罵道:“我把賣血的錢都給瞭你,是要你讓羅總喝好,誰叫你把他喝倒的啊!現在你不但把羅總喝沒瞭,還讓我女兒的事徹底泡瞭湯!你這個背時鬼,我不要你賠我的損失就算對你客氣的瞭,還想讓我跟你一起賠錢,沒門!”嶽談不理他的茬,羅總的老婆就逼嶽峰寫下欠她100萬元人命錢的條子。
  
  羅總老婆孩子走瞭後,嶽峰立即跑出醫院,到嶽談傢論理來瞭。可他來晚瞭一步,嶽談一傢人在幾分鐘前逃跑瞭。嶽峰邊哭邊笑,一路念叨著:“我這忙幫得好啊!”回到瞭學校。過瞭幾天,羅總的老婆孩子見他沒按約定付錢,就鬧到瞭他單位上。萬般無奈,他也就不怕丟醜瞭,向領導哭訴瞭他的遭遇,領導把他狠罵瞭一通,給他出瞭個主意,要他立即向省電信公司紀檢組反映情況。
  
  紀檢組長是個不茍言笑的人,一聽他說的情況臉就氣青瞭,立即打瞭州電信公司二把手的電話,罵他們不顧省公司下達的不得接受影響辦事公正的宴請的禁令,出事後還隱瞞實情,說羅總是因病死亡,要他們立即寫出深刻檢討,等候處理。然後他來到嶽峰單位,見瞭羅總妻子,他一點客氣都沒講,一見面就訓道:“省公司三令五申,不要酗酒滋事,特別是對你傢老羅,我個人就打過不下五次招呼。你身為電信公司職工,對這些一清二楚,居然還威逼人傢賠償100萬元的人命錢,笑話!我的處理意見是:你丈夫身為州公司一把手,帶頭違反禁令,喝酒過量致死,完全是咎由自取。不過,畢竟死瞭人,出於人道主義,出面相請的嶽峰,可以適當出幾萬元錢,算是花錢買個教訓吧,今後不要再不加節制喝酒瞭!這個意見,你如果不想在電信公司幹下去瞭,可以不聽!”在整個省電信公司,大傢可以不怕總經理,但沒有誰敢說不怕鐵面無私的紀檢組長,他亮出瞭這個意見,羅總的老婆自然不敢再鬧下去瞭。嶽峰想羅總畢竟是和自己喝酒死的,於心不忍,還是給瞭她5萬元錢。
  
  一年後,就在嶽峰將這件煩心事忘得差不多的時候,嶽談又找到他門上來瞭。他對突然冒出來的嶽談沒有一點好臉色,說瞭句“我不認識你”後就要關門。嶽談用腳抵住瞭門,然後拼命擠瞭進去,說:“我是來還你錢的。你好心給我幫忙,我不能讓你出那筆冤枉錢啊!”當他把五大疊1萬元的鈔票塞到他手上後,嶽峰不知道說什麼好瞭。嶽談告訴他,自己當時是嚇跑瞭,可在附近躲瞭一個星期,良心的折磨就弄得自己坐立不安瞭。他偷偷溜回去,得知遠房侄子花瞭5萬元才算平息瞭此事,就帶著一傢人去深圳打工,拼命幹瞭一年下來,總算將該還的錢掙齊瞭。現在還錢瞭,又可以輕松做人瞭。
  
  堂叔說得這麼誠懇,嶽峰沒有理由怪他瞭。他隻肯收2萬元,說羅總倒在酒桌上,自己難辭其咎,該承擔主要責任。然後他告訴嶽談,省裡給州電信公司派瞭新的老總,根據實際情況擇優錄取瞭堂妹,已過去一年瞭,位子還給她空著,前不久還給他來過電話,問他是不是有瞭堂妹的消息。真是喜從天降,嶽談激動得身體都戰栗瞭,脫口說瞭句:“他可是一滴酒都沒喝過我的啊!”就忍不住哭起來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