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將破爛送回傢

  看見兒子回來時,王嬸激動得淚光閃閃。兒子名叫王金寶,在省城上大學,由於傢裡窮,來往的車費又貴,他平時很少回傢。
  
  接下兒子的背包,王嬸偷偷擦拭下眼角的眼淚,問道:“不是說沒事兒不回來嗎?這往返要花一百多元的路費呢!”
  
  王金寶一邊喝著白開水,一邊抬頭說道:“鄰村老張傢新買瞭車,來回都搭乘便車,不花錢!”金寶爹問:“是不是學校又在催交學費瞭?現在傢裡可沒有錢,要等年底,豬賣瞭才能湊齊!”王金寶點點頭,說:“學費倒可以再等等,可後勤處讓交400元的冬季供暖費,宿舍就剩下我一個人沒交瞭,所以回來看看!”
  
  “唉!又是要錢!那我這就出門,先給你借去,總不能讓你一個人老拉後腿。”話未說完,金寶爹便出門給兒子借錢去瞭。
  
  父親剛走,金寶又對王嬸說道:“媽,我包裡還帶回來瞭兩件臟衣服,你喂完豬給洗一下!”說完,跑到地裡看莊稼去瞭。
  
  王嬸拉開旅行包的拉鏈,從裡邊拿出兩本書與兩件臟衣服。臟衣服一抖開,又掉出瞭一包臟襪子。王嬸撿起來數瞭數,一共有6雙,這些襪子,看上去也隻穿瞭一兩天的樣子,算不得很臟。這孩子,連自己的臟襪子都不洗,真是的!王嬸嘆瞭一口氣,將這些襪子一起泡在盆子裡洗瞭。
  
  天黑的時候,父親借回瞭400元。給錢時,王嬸在一旁提醒金寶,說傢裡掙錢不容易,借錢也很難,在學校可要省著點花。金寶接瞭錢,一邊往包裡塞地瓜幹,一邊心不在焉地“唔”瞭一聲。
  
  突然,王金寶在行李包中翻出一包衣服,那是母親給他清洗幹凈的舊衣服、舊襪子。他眉頭一皺,生氣地對王嬸說道:“哎呀,媽,這些舊衣服、舊襪子我都不穿瞭,你還給我裝進包裡做什麼?”
  
  王嬸聽瞭一愣:“舊瞭又沒破,咋就不能穿瞭呢?”
  
  王金寶說:“這些破爛,我早就不穿瞭,在學校就想扔呢!”說完,他氣呼呼地將那些洗幹凈的舊衣服、舊襪子全都掏瞭出來,放在一邊的凳子上,這才進屋睡覺去瞭。
  
  王嬸怔怔地望著兒子,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她感覺兒子變瞭。兒子進屋後,王嬸拾起凳子上的舊衣服、舊襪子,又悄悄給兒子塞進瞭包裡。誰知第二天一早,王嬸起來一看,兒子金寶已經走瞭,那兩件舊衣服、幾雙舊襪子,又原封不動地放在凳子上。王嬸抱起那些舊衣服,難過得流下瞭眼淚。
  
  事隔不久,鄰村老張跑車回來,又給王嬸帶回來瞭一包東西,說是王金寶讓給帶回來的。王嬸打開一看,還是兩件舊衣服與兩雙舊鞋子,像是不久才買的,有八成新。王嬸不解地問道:“咱傢金寶衣服、鞋子都不多,這都拿回來瞭,他自個穿些啥?”
  
  老張瞅瞭瞅這些帶回來的舊衣服、舊鞋子說道:“這衣服鞋子都舊瞭,大學生哪能穿這破玩意兒啊!”
  
  王嬸聽罷,又重重地嘆瞭一口氣,飽經風霜的臉上寫滿瞭憂鬱。
  
  快到年底時,王嬸喂養的五頭肥豬全部出欄瞭,賣瞭四千多元。王嬸讓男人帶著這錢,直接進城去給兒子交學費,臨走時還反復交待說:“到學校要多留點心,該說的要說,該勸的要勸,‘養兒不教父之過’,可不能讓他跟別人傢的孩子們一樣,胡亂花錢比吃穿。咱們傢窮,可供養不起這樣的公子哥!”
  
  天空飄著雪花,金寶爹進城後,按地址找到瞭金寶所在的那所大學。
  
  敲開宿舍門,金寶爹感覺像進瞭天堂一樣舒服,宿舍裡暖烘烘的,與外面恍如兩個世界。再一打量,見屋裡有幾名大學生,有的坐在床上看書,還有幾個正圍在一起上網、玩遊戲,卻沒見自己的兒子金寶。
  
  開門的大學生問他找誰?他說找王金寶。對方說王金寶出去瞭,讓他在這兒先等一會兒。金寶爹焦急地說:“我找王金寶有點急事兒,請你帶我去找找他,好嗎!?”開門的大學生遲疑瞭一下,他搓搓手,從鋪上拿起一件羽絨服穿上,然後縮著脖子對他說道:“走吧,我帶你找他去!”
  
  出瞭學校大門,向左拐瞭兩個彎,兩人走到一個洗車場的院內,一起出來的大學生站在那裡高聲喊道:“王金寶,有人找你!”
  
  很快,從洗車場跑出來一個穿工作服的年輕小夥子,他出來後驚喜地叫瞭一聲:“爹,你怎麼來瞭?”
  
  金寶爹笑笑,說自己進城來辦點事兒,順便給他送學費來瞭。
  
  王金寶讓父親在旁邊再等一會兒,說他洗完這輛車就可以下班瞭,說著,便又折回工作現場,拿起水管、抹佈,麻利地沖水、灑洗滌劑、再沖水、再用抹佈抹幹凈。洗完這輛車之後,王金寶帶父親走進旁邊的一個更衣室,脫掉瞭他洗車用的工作服、手套、雨鞋,換上瞭自己那單薄的校服、襪子、鞋子。
  
  這時,一邊的父親才發現,兒子所穿襪子上竟打瞭兩個小補丁,鞋子也比自己腳上穿的那雙還要舊,便抬起自己的腳,不解地問道:“瞧你拿回傢的這些鞋子、襪子都還那麼好,你為啥都不想穿瞭呢?”
  
  王金寶望著父親這一身的衣著打扮笑瞭笑,說道:“沒啥,我在這兒洗車,有工作服、雨鞋、手套,回學校裡有暖氣,不冷,就把多餘的衣服都給捎回去瞭!”
  
  看著兒子那單薄的身子上往外透著絲絲熱氣,父親仿佛明白瞭什麼,他對兒子說:“我來時,你媽還在生氣呢,說你在學校跟別人比吃穿、亂花錢,將大半新的衣服、鞋子、襪子,都當破爛給送回傢瞭呢!”
  
  兒子笑得更得意瞭:“我是故意這麼做的!誰讓我去年給你們買的新衣服、新襪子你們都舍不得穿,又偷偷拿到商店去換錢瞭呢?傢裡那麼冷,可你們卻連襪子都舍不得穿,每次回去,看見你們腳上盡是那凍裂的傷口,我心裡就直想哭!”
  
  父親胸口一熱,眼睛酸酸地說道:“孩子,都是當爹的沒本事,讓你在學校受苦瞭!”
  
  兒子挽著父親的胳膊,安慰說:“沒事兒,辦法總比困難多。以前我在一傢超市打工,原來想用打工的錢,支付學校的供暖費,可誰知超市經營不善,用服裝、襪子、牙膏來抵工資……我就又找瞭這傢洗車場的工作,現在每周來兩天,可以掙回80元錢,一月下來,自己的生活費、日常開銷全夠瞭,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越來越好……”金寶爹淚眼矇矓,喃喃地應瞭一句。
  
  雪還在下,父子倆心中卻不冷。因為,春天已經不遠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