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李頭分傢

  老李頭老伴死得早,撇下瞭三個兒子。老李頭又當爹又當媽,辛辛苦苦把三個兒子拉扯大,蓋瞭房子又托人給兒子說上瞭媳婦。老李頭心想這下可以安度晚年瞭,可沒想到自己好不容易養成人的兒子個個是白眼狼,自打結瞭婚,三個兒子被兒媳教唆得連爹都不認瞭,整天在老李頭傢裡吵個不停。老李頭沒辦法,就叫來三個兒子要分傢單過。
  
  三個兒媳一個比一個精,一個比一個摳。一聽說要分傢,這三人就打起瞭算盤,都想自己拿大份。就這樣,沒多少東西的老李頭分傢分瞭三四天,吵得雞飛狗跳,把老李頭吵得精神都有些恍惚。好不容易分完傢,老李頭終於松瞭口氣。
  
  這天,三兒媳小娜無意間看到老李頭裡屋的桌子上放著一個精美的瓷器,走近細細一瞅,發現是一個漂亮的小煙灰缸。小娜看瞭一眼正在抽旱煙的老李頭,咳嗽瞭一聲說:“喲,爸呀,這個煙灰缸還真好看呢!我們傢那口子整天抽煙,正缺個煙灰缸呢。平時來我們傢串門的多,要是把這個擺在客廳裡,也給咱們撐面子不是?您就送給我吧!”
  
  老李頭有些不情願:“這是外甥送給我的禮物,我還挺稀罕呢!”三兒媳沒好氣地說:“你看看,這煙灰缸擺在桌子上你也沒舍得用,這不浪費嗎?我是看著光擺著不用怪可惜!”說著,三兒媳就要拿這煙灰缸。不巧,這一幕正被大兒媳荷葉看在眼裡,荷葉也狠狠咳嗽瞭一聲:“怎麼著?剛分瞭傢又來這裡掃蕩瞭?”
  
  三兒媳幹笑瞭幾聲說:“嫂子,哪能這麼說話呢!我是看咱爸的這個煙灰缸他不用怪可惜,我們傢正缺一個呢!”大兒媳沒好氣地說:“我們那口子也愛抽煙,我們傢也缺一個呢!”
  
  老李頭一看分傢戰爭剛結束,這又要開打,腦袋都要炸瞭。他一閉眼:“你們拿去吧!”
  
  可一個煙灰缸兩傢要,怎麼個分法?總不能把煙灰缸砸瞭平分吧?老李頭的心是傷透瞭,皺瞭皺眉說:“我把它賣瞭換成錢,平分給你們三傢總成瞭吧?”
  
  三個兒媳生怕公爹偏向另一方,各自都派出瞭“代表”,一塊和老李頭到禮品回收店裡去賣。老李頭就領著三個不孝兒子到瞭店裡,禮品店老板仔細端詳瞭一陣,給瞭個整數:100元。
  
  可老李頭拿到這100塊錢卻犯瞭難:100塊怎麼平分給三傢?哪傢少拿1分錢也不幹啊!老李頭想瞭想,就到一傢商店把錢兌成瞭零錢,又花1塊錢買瞭盒便宜的固體清新劑。回到院,老李頭把三個兒媳叫到跟前,說:“這煙灰缸賣瞭100塊,你們每傢33塊,這剩下的1塊錢,我買瞭一盒清新劑,挺香的,大夥都聞一聞,這樣咱們就一碗水端平瞭,哪傢也不吃虧。”說著,老李頭就叫三個兒媳聞。
  
  沒想到二兒媳不幹瞭,她生氣地說:“什麼一碗水端平?這分明就是欺負人!我有鼻炎,聞不到味兒,不公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