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租個小姐辦婚事

  高曉明高考落榜後,進瞭一傢企業單位,當時企業效益尚可,每月能領個千兒八百工資。上班沒幾年,企業效益滑坡,工資都沒著落,正值談婚論嫁年齡的他,連女朋友都難以找到,給他留下一塊心病。由於企業嚴重虧損,面臨破產,上級決定企業進行改制,買斷工齡。常言道:樹倒猢猻散。眼看著大傢再過一個月就要各奔東西瞭,高曉明心頭的“難言之隱”一天比一天嚴重,一連十來天茶不飲飯不思,身體日漸消瘦。
  
  朋友們以為他怕下崗後找不到工作才心情如此沉重,紛紛開導他“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山不轉路轉,水不轉人轉”,“車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生活路”。然而,朋友們的苦口婆心沒有起到半點作用,高曉明依舊天天唉聲嘆氣愁眉不展。高曉明到底有什麼“難言之隱”不願傾訴出來呢?
  
  原來,高曉明所在的單位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誰傢有生老病死、婚喪嫁娶之類的事,大夥兒都要“趕人情”。俗話說,人情大似債,沒錢砸鍋賣。高曉明雖然上班時間不太長,碰到的紅白喜事卻不少,這個幾十百把的,那個一百二百的,送出去的人情已達兩萬餘元,但他沒有一件值得慶賀的事。
  
  高曉明想:眼看企業即將倒閉,原來的同事也面臨散夥,各謀生計,說不定今後見上一面都很難,更別說還“人情債”瞭,那原來送出去的人情豈不白白打瞭水漂?高曉明的心裡像打翻瞭五味瓶似的,很不是滋味,腦袋裡時刻思考著如何將“人情債”收回。
  
  過瞭一個星期,高曉明突然像換瞭個人似的,成天樂得合不攏嘴,像個彌勒佛。更令人驚奇的是,兩天後單位裡人人都收到瞭他送來的印著紅雙喜的結婚請柬。一時間,同事們有些回不過神來,人人皆嘆:這小子向來都是煢煢孑立,形影相吊,從沒聽說過他有女朋友,怎麼突然說結婚就結婚瞭?
  
  同事們在吃驚之餘,轉念一想: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別看他平時不吭不哈的,沒想到還瞞得這麼嚴!再說,快30歲瞭還沒有找到對象,早已進入大齡青年行列,這喜事也早該辦瞭。原先自己傢裡有什麼值得慶賀的喜事時,這小子總是慷慨解囊,如今他辦婚事,禮尚往來也應趕人情的。
  
  高曉明婚禮那天,賓客盈門,盛況空前。有人粗略估算瞭一下,宴席不下30桌,心想這小子撈回成本還有賺的呢!高曉明攜著新娘逐桌給賓客們敬酒,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笑得那麼開心,那麼甜蜜!來賓們發現他的新娘既年輕又漂亮,紛紛贊嘆他有“艷福”,並祝他們二人“白頭偕老”。
  
  接下來更讓同事們大惑不解的是,從婚禮的第二天起新娘便從人們的視野裡消失瞭。有人關切地問高曉明:“你老婆哪去瞭?”他總是回答:“我老婆工作忙,回單位上班瞭。”人傢再問:“工作再忙,不是也有婚假嗎?”他便這樣跟人傢解釋:“人傢單位是保密單位,哪能隨隨便便請假呢?”有人問他愛人在哪上班,高曉明要麼以“保密”搪塞,要麼幹脆三緘其口。時間一久,大夥兒也懶得問瞭。一天,和高曉明關系較好的一位名叫黃大炮的同事到市裡一傢名叫“勿忘我”的發廊按摩,恰巧遇上一個酷似高曉明妻子的“小姐”,黃大炮一見此女顯得有些尷尬。
  
  那“小姐”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職業性地給黃大炮按摩。黃大炮以為她認不出他,便試探性地搭訕道:“嫂子,新婚燕爾怎麼舍得拋下老公一個人跑到這裡來?”那女子聽瞭莫名其妙地反問:“先生,我哪來的老公?我是按摩女,不在這裡還能在哪裡?”黃大炮聽瞭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黃大炮有點奇怪:難道我認錯瞭人?不會的,於是傻傻地追問:“難道你不是高曉明的新婚妻子?”這女人聽瞭笑得前俯後仰:“是啊!我是當瞭他一夜妻子,但那是他花200元錢租我的呀!前些日子他找到我,叫我幫他一個忙,他說單位要買斷工齡,他擔心以前送出去的人情打水漂,便想出這一招。”
  
  黃大炮越聽越蒙:天下竟有這樣的奇事?想不到平常傻乎乎的高曉明變得這麼聰明,真是小覷瞭他,自己咋沒想到這招呢?看來自己也得想出一個招式,將送出去的人情給撈回來。正當黃大炮想入非非之際,那女人在他耳邊問:“先生,在想什麼呢?是不是也想花錢租我搞一個突擊結婚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