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沒錢別掉河

  這天是農歷臘月十八,姚光明走過綠水河邊時,突然聽見“撲通”一聲,回頭一看,原來是一個女孩子掉進瞭河裡。看這掉河裡的女孩,那長頭發,那身段,那眉眼,還有身上穿的那衣服,都太眼熟瞭。姚光明又仔細一看:乖乖!這不是馮一倩嗎?
  
  馮一倩是誰?姚光明剛剛交上的女朋友啊!兩人是前不久在一次坐車時認識的。這馮一倩長得那個美,簡直就像是一朵會走路的花。而且姚光明相貌平平,可她偏偏就跟姚光明一見鐘情瞭。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含情脈脈,第二次見面握手,第三次見面就擁抱瞭。姚光明正思忖著什麼時候再跟她第四次見面,給她送點什麼定情物,沒想到這第四次見面竟然是這麼個見法!
  
  姚光明顧不得多想,脫瞭外衣就“撲通”一聲跳進瞭河裡。雖說這裡是南方,可時值寒冬,河水還是冷得刺骨。姚光明剛跳進水裡,就本能地往岸邊遊,等爬回岸上,冷風一吹,又把他吹醒瞭。他猛拍瞭一下大腿:大冷天的往河裡跳為的啥?不就是把心上人救上來嗎!就算死,也得跟心上人死在一起呀!這麼一想,姚光明的勇氣又來瞭,縱身一躍又跳進河裡,很快就把女孩救上來瞭。
  
  姚光明穿好衣服,把自己的大衣給女孩披上。女孩抬頭對姚光明連說謝謝。姚光明剛想說“謝什麼,救你是應該的”之類的話,可話到嘴邊卻卡住瞭。原來剛才沒看清楚,此時仔細一看才知道這女孩並不是馮一倩,隻是長相有些相似而已。
  
  姚光明心裡十分懊喪。假如這是馮一倩該多好啊!那樣的話,自己跳水救人就是送給她的最好的定情物,沒想到竟然不是她!姚光明見女孩恢復瞭正常起身要走,忽然靈機一動:“站住!”
  
  女孩回過頭來,不好意思地對姚光明笑笑:“對不起大哥!我被凍得忘瞭把大衣還您瞭!不好意思。”姚光明說:“不是大衣的問題。這年頭,什麼都講經濟效益,我手頭缺3000塊,你看……”
  
  原來,不久前,馮一倩跟他逛街,路過一間首飾店,馮一倩看上瞭一枚戒指。可那枚戒指足足3000塊錢,姚光明好不容易找個借口才把她從首飾店裡引瞭出來。姚光明此時想的是,雖然今天沒能救美人定情,但是假如能從女孩這裡拿到3000塊錢,買下那枚戒指送給馮一倩,也算是沒白折騰瞭。
  
  女孩聽瞭這話,翻遍濕漉漉的口袋,掏出500塊錢遞給姚光明:“大哥,您真爽快,可我身上就這麼點錢,您先拿著,剩下的您現在就跟我回傢去拿,怎麼樣?”
  
  姚光明一聽高興極瞭,就跟著女孩去她傢。女孩子的媽媽聽瞭女兒的話,二話不說就拿出2500元給姚光明,還說要請姚光明吃飯。
  
  口袋裡揣著3000塊錢,姚光明哪裡還有心思吃飯,向女孩和她媽說瞭幾句客套話,就轉身直奔首飾店。一看那枚戒指還在,他把錢往老板面前一拍,指著那枚戒指說:“我買下瞭,給我裝好。”
  
  出瞭首飾店,姚光明就給馮一倩打電話,說有重要的東西給她。馮一倩很快來到約會地點,姚光明拿出戒指就往她手指上套。馮一倩一看戒指愣住瞭:“這不是上次看的那枚戒指嗎?上次在那店裡,你說肚子疼,其實我知道你是心疼,就憑你那點工資,你買不起。說說,你今天怎麼有錢買下它瞭?”
  
  “嗨!這不是上天要給你戒指,才讓我碰上這樣的事嘛!”姚光明得意洋洋,把剛才救瞭一個女孩,得瞭3000元報酬的事說瞭。沒想到馮一倩聽到一半就不想聽下去瞭,臉一陣紅一陣白,不耐煩地說:“要我來這裡,就是要我聽你的英雄事跡啊?改天再說吧!”說完頭一扭,一陣風似的走瞭。
  
  姚光明傻瞭半天也沒回過神來。好在才半個鐘頭,馮一倩就給他打來電話,嘻嘻哈哈地笑說:“對不起,我剛才不是不想聽,實在是還沒吃飽飯,所以才沒心思聽下去!說真的,像你這樣弱不禁風的人,能從水裡救起人來,我還真不相信。這樣吧,明天下午4點你有沒有空?要是有,我想跟你去你救人的地方看看,看你說的話是真還是假。我的要求不過分吧?”
  
  馮一倩就是這麼個沒心沒肺的人,姚光明一聽也哈哈笑瞭起來,連說沒問題。第二天下午4點,兩人如約來到綠水河邊,遠遠地看到河邊有個衣衫襤褸的撿垃圾婦人,背著一個破麻袋,一手拿著一根棍子,正低著頭尋找能賣的垃圾。姚光明也不管她,指著河邊還隱約可見的腳印,告訴馮一倩哪裡是女孩的落水點,哪裡是他放衣服的地方。馮一倩一邊聽一邊點頭,最後終於笑靨如花地在他臉上“啵”地親瞭一口……
  
  這河邊實在太冷瞭,看到心上人相信瞭自己,姚光明不想再呆下去瞭,拉著馮一倩就走。沒想才走幾步,隻聽得“撲通”一聲,回頭一看,原來那撿垃圾的婦人掉河裡去瞭。
  
  看著那婦人在水裡撲騰,馮一倩傻瞭一般,盯著姚光明問怎麼辦?姚光明左顧右盼瞭一下,說:“還能怎麼辦,反正沒人看見,咱們快跑吧!”
  
  馮一倩不依:“不行,咱們這一走,不是見死不救嗎?這樣咱們會一輩子做噩夢的!你又不是救不瞭人,你昨天才剛救瞭人呢!”
  
  姚光明擰瞭一下馮一倩的腮幫,嗔道:“傻瓜!我不是以為是你才救的嘛!再說,那女孩後來給瞭我3000塊錢呢!這婦人是撿垃圾的,能有多少錢給咱們?有錢能救命,沒錢你就別掉河裡!你說是不是?”
  
  馮一倩這下瞪圓瞭杏眼,問:“你真不救?”姚光明不假思索地點瞭點頭。
  
  “既然這樣,咱們到此為止吧!”馮一倩說著轉頭朝河裡喊道:“媽,水裡冷,快上來吧!”
  
  話音剛落,那撿垃圾的婦人劃拉瞭幾下,就爬上岸來瞭。姚光明這時仔細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氣:這不是昨天被救的那個女孩的媽媽嗎?!
  
  馮一倩拉起那婦人就走,一邊走一邊對姚光明說:“你弄不明白是嗎?告訴你,這是我媽!昨天你救的人是我姐!你去我傢的時候我不在,要不就沒有今天這戲瞭。我媽知道我交的男朋友是你之後,擔心我交上不可靠的人,就逼著我演這戲的!我媽以前可是遊泳健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