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元寶橋

  江南小鎮元寶鎮東頭,有一座年代久遠的元寶橋,三拱四跨,一式的青石砌就。鎮上的人都以這座橋為榮。
  
  秋霞、劉榮、陳力三人從小就生長在小鎮上,從小學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學。高二那年,劉榮和陳力幾乎同時都愛上瞭秋霞,而秋霞對他們兩人也都有同樣的好感,無法取舍其中之一。事情就這樣苦惱又無奈地拖著,一直到瞭秋霞必須作出選擇、不能再拖的年齡時,秋霞最終選擇瞭嫁給傢住橋那邊的陳力。她給自己一個唯一的理由是:嫁到橋的那一頭,她以後回娘傢時便可常常從這座橋上經過瞭;而嫁給同樣住在橋這一頭的劉榮,她就很少有機會從橋上走過瞭。
  
  接下來的日子,一如她當初想象的一樣。陽光燦爛的早晨或月色如水的夜晚,挽著英俊體貼的丈夫回娘傢,從元寶橋上來來回回,成瞭她平常生活裡最美好的插曲。特別是有瞭女兒以後,女兒在橋上小鹿般地撒歡,她和丈夫在後面開心地追,成瞭小鎮上一道最溫馨的風景。
  
  這樣的風景是在七年後的那個黃昏開始消失的。
  
  那個黃昏丈夫正在外地出差,秋霞接到瞭另一個同學的電話,說橋那邊的劉榮連續五天高燒不退,正在醫院搶救,她若不去看看他,今生恐怕再也沒有見他的機會瞭。剛接到電話的那會兒,秋霞不由一陣哆嗦。七年瞭,整整七年她一直刻意回避著有關劉榮的任何消息,似乎他的任何消息都是一根嗤嗤作響的導火索,隨時都會引爆。等趕到醫院後,秋霞才知道這五天無論昏迷還是醒著,劉榮一直都在叫著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別人不知道,但是秋霞知道,那是當年他給她寫情書時,特地給她起的一個愛稱。從同學那裡,她也知道瞭這七年劉榮一直在外面漂泊,始終未娶。望著劉榮燒得已不成人形的模樣,七年來,秋霞的眼淚第一次滴到瞭他的手上。
  
  或許是劉榮命大,或許是秋霞的到來產生瞭奇跡,第二天劉榮便慢慢地好瞭起來,一個星期後竟痊愈瞭。當然這一星期裡秋霞也沒少跑醫院,有時是煲一罐湯,有時是送幾件替他洗好的衣服。這七年中劉榮的父母已先後過世,他在小鎮上已沒有任何親人。好在秋霞的丈夫出差半個月,這樣秋霞在為劉榮做這些事時,少瞭一些不便和不安。
  
  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出院那天晚上,劉榮執意要請她吃的那頓飯。當然秋霞自己也明白,那頓飯隻是陪襯,隻是鋪墊,關鍵和實質是飯後接下來發生的事。當她既害怕又期待、既傷感又亢奮的那件事終於因為酒力勢不可擋地發生時,七年來,她才第一次明白肉體如導火索嗤嗤作響的燃燒是怎麼一回事,靈魂如炸藥轟然炸飛的迸裂是怎麼一回事。在跌入萬劫不復的地獄的同時,她也升入瞭羽化成仙的天堂。好一陣時間她陷入瞭迷惘,七年前的選擇,那座橋有那麼重要嗎?
  
  以後的幾天,她終於弄明白瞭這個問題。然而,當她下定決心準備向丈夫坦白一切,並告知丈夫那個不可更改的決定時,丈夫回答她的隻是永遠的沉默。她的丈夫在出差回來的那天,在縣城車站的廣場上,為追一個搶皮包的小偷被捅瞭幾刀,英勇犧牲瞭。
  
  一個月色昏暗的夜晚,秋霞又一次走過那座元寶橋,走向橋那邊的劉榮傢。對於她要告知的答案,劉榮似乎早已知曉,但他終究有點不甘:“都什麼年代瞭,還非得要守這個節嗎?”秋霞淒然一笑:“他走瞭我才知道,我應該怎麼做。”
  
  此後的歲月裡,夜深人靜的時候,常常會有一個孤單的身影站在橋那邊向橋這邊遙望,但從不走上橋半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